第770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精明的上官云而言,对于他父亲的提议,简直就是举一反三的主,不可能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要成功的隐瞒过白万财,是个谈何容易的事情,毕竟没有人会不注意道他们的行踪,就看当初的封云修便是了。

既然城主府的人都已经盯住了他们,无论是有半点的问题,恐怕都会传到了白万财的耳朵里了,到时候肯定会疯狂的报复统领府。

尽管白万财跟人家墨无痕相比的话,并不是真的对手,不过却对于大家来看的话,并非是如此简单的问题。

何况人家还是城主府的身份,要想对于统领府的话,只需要自己捏造个借口,到时候恐怕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帮助统领府了。

目前他们所作的事情,无疑不是要保护统领府的举动,可是这样的话,肯定会令对方升起怀疑之心的,到时候必然有口难辨了。

“父亲,此事要慎重的考虑啊。”上官云紧张道。

严重性已经是有目共睹,不会有人看不出来问题的存在,所以大家的内心还是十分在意这件事情的。

不过那上官正德,既然能够生存下来,除了是绝好的运气外,剩下的自然是有很多成分在里面了,并非是只有别人的施舍。

作为是堂堂的统领大人,肯定也是有他自己的选择,不然怎么能够统领这么大的统领府的,所以心中早就有了对策了。

的确那白万财的势力庞大,可能道出都有他们城主府的人,不过上官正德却也深深的明白,既然是墨家的地方,肯定就不会被城主府给玩弄于鼓掌的。

到时候只要是能够进入了墨家,就算是城主府的人,也同样是没有任何的办法,总不能够直接跟人家墨家冲突才是。

至于将来要怎么样的解释,不还得靠他自己的意愿吗?只要是能够先斩后奏的话,相信对方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放心吧,为父既然坐镇统领府多年,自然是有自己方法的,尽管白万财野心勃勃,可是却也不是难对付的主。”上官正德若有所思的表示。

说着,忽然抬头凝视前方,透过大殿的门口看出去,外面苍天白云,似乎已经开始有烟火蔓延了。

上官正德心里明白,对方恐怕就已经有了要对付他们的可能,无论是结果到底怎么样,都未必是他能够承受的。

可以说此次墨家之行,乃是志在必得的事情,如果不去的话,没准将来得罪的,可就是全城的势力了。

说完,便不再理会上官云,因为这些事情,对于上官正德来讲的话,还是让他少知道点微妙,不然到时候她又自作主张了。

而那上官云也同样是十分的识趣,虽然想要上前劝解,不过最后动了动嘴巴,还是坚持没有讲出话来。

此刻与墨家的家主府内。

由于墨流滔的决定,已经算是迫在眉睫了,所以上下的弟子,全部都开始忙着打理卫生了,毕竟将要迎来的,可都是苏城的大佬级别人物。

加上本来墨无痕的事情,就令人感到了十分的难看,到时候墨家能不能够重整旗鼓,就要看在大家眼里的表现了。

无论是墨流滔自己而言的,或者是墨家的弟子心里,都没有道理马马虎虎,反倒是满脸认真的对待每件事情。

当然了,正是因为大家的认真,所以令墨流滔轻松了不少,起码表面上就没有那么惊慌的样子,不过内心却并非是常人看见的结果了。

要询问为什么的话,肯定就是那墨无痕的情况了,大家的内心墨无痕是已经成为了废人,可是事实却远远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

非但墨无痕不是什么废人,而且换在用急速的恢复方式,正在墨家的囚室中暗自疗养,如果时间过于太晚的话,恐怕对方仍然会冲破了难关。

当然了,对方的能力他是看见的,如果不是破除了墨家的组训,恐怕也不是好对付的,所以那墨流滔才是心思最为沉重的人呢。

“已经两天过去了,也不知道墨无痕恢复的如何了,倘若此人逃出生天的话,将来肯定不敢想象了。”墨流滔忍不住的惊骇道。

此刻的墨家家主府内,就只有他一个人,默默的坐在旁坐的座位上,尽管马上就是墨家的家主了,可是他却没有要坐在家主座位上的意思。

无疑不是遵守了自己心中的原则,若是随意的坐上那个位子的话,恐怕将来还会引来非议的,毕竟墨无痕能够被擒住,都是靠着封云修的功劳。

本来就有很多的绯言绯语,到时候没准就会有人捉住这个小辫子,回头来对付墨流滔了,他的内心哪里能够承受呢。

何况本来就是没有要做家主的意思,毕竟先前都是自由惯了,倘若是有人能够自荐的话,加上能力说的过去,肯定就会得到他的认可。

不过目前的局势恐怕大家都是非常清楚了,莫说是什么自荐了,就是海选的方式,恐怕都未必有几个是元魂修为的弟子。

毕竟那些比较出色的弟子,当初都已经死在了墨无痕的手里,此乃也是墨流滔最为伤心的结果,不然他们肯定是能够帮助自己的。

事实到了如今的地步,完全都已经成型的计划了,哪里还能够有半点的闪失可言了,所以墨流滔就主动的提议,自己来担当家主的位子。

当然了,自墨无痕之下,确实没有人会比他更加的厉害了,如果是要他来做的话,将来肯定也是没有人能够反对的。

可以说要墨流滔做家主,其实也是大家的决定,毕竟先前就有人这么提议,特别是他被墨无痕给囚困了起来之后。

那些胆子比较大的弟子,不断的给封云修示意,更加给他准备的饭食,保护墨流滔的人身安全,不就是因为这个结果不成。

因此可以断定的是,在对方的内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早就已经表现的无疑了,只是大家都没有明白的讲出来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