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感激不尽/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绝神脉……”墨流滔满脸疑惑。

尽管他是修炼阵法与炼丹为主的,不过既然是炼丹,对于人体的经脉,自然十分的了解了。

可是面前封云修所讲的这些,他却始终都没有听说过,不禁就有些好奇,难道人体真的有什么三绝神脉不成了。

如果是对方唬骗自己的话,倒也是有这个可能的,不过看见那墨无痕痛苦的表情,却突然感觉又不是那么回事了。

心中不禁好奇了起来,可是此处竟然是墨家的囚室,不然他定然会向封云修讨教的,到时候也算是他自己长了见识吧。

“没错,此乃是人体的主要经络,只要被人给封住了之后,纵然是有天大的本领,恐怕也无法发挥出来了。”封云修认真的点头道。

说着,看向了倒在石床上的墨无痕,其实也并非是单单的给墨流滔讲解的,甚至还是讲给了那墨无痕听的。

毕竟那墨无痕到了今天,仍然都没有要放弃自己想法的打算,对方的内心如何的能够不生气了,难免会有些冲动的情况作出来了。

如今听说了封云修的解释,顿时怒火中烧起来,要他不能够在运转真气,岂不是就没有恢复的可能了。

待等到了明天的时候,难免天下群雄云集,会要求墨流滔杀害了自己,何况墨流滔先前也解释过,他的目的就是要等这天的到来。

“封……封云修……”墨无痕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

如果不是身体被控制,导致他的真气无法运转,恐怕早就飞扑了上去,找到封云修开始拼命了,毕竟对方的做法,乃是要灭绝人心的。

不过没有等到封云修上前说话,忽然从外面就冲进来了一群墨家弟子,想必是方才的打斗声,惊动了外面的弟子。

如今来到了这个幽暗的囚室中,突然发现地上的骸骨,及满脸狼狈的墨流滔,众人纷纷上前将他给保护了起来,深怕会有什么危险似得。

看在了封云修的眼里,不禁开始暗叹无力了,想不到墨流滔会身受众人的爱戴,甚至远远的超乎了他的想象。

若是这般下去的话,将来此人要统领了墨家,绝对就是很有可能的事情,毕竟他的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只是看在了墨无痕的眼睛里,眼神顿时就变的凶狠了起来,并非是他不能够听对方的安排,而是对于此人没有半点的情义可言了。

“待等老夫出去,必然会将你们统统杀死,统统杀死,哈哈……”墨无痕仰面惨笑了起来。

其实在他的内心也十分清楚,此刻既然被封云修给做了手脚,必然也是无法办到的事情了,要真的能够出去的话,除非是奇迹的出现。

不过目测所有的奇迹,目前都已经出现在了墨流滔等人的身上,至于墨无痕本人,恐怕等待的也就只有绝望了。

众人肃然起敬,面对这个曾经的家主,任谁看见都心有不忍的感觉了,不过对方狰狞的表情,却令人不敢上前恭维。

倒是封云修表现的十分轻松,因为他明白自己的能力,如果不是借助外力的帮助,即便是换做任何人,都未必能够破解了他的三绝神脉。

“我们离开吧。”封云修淡淡的说道。

然后没有理会任何人,便回头走出了囚室当中,剩下满脸无奈的墨流滔,此刻总算是明白了墨无痕的厉害,更加清楚封云修为什么坚持杀掉对方。

可是事情都到了今天的地步,再要杀死的话,到时候拿不出任何的交代,他做家主的事情,自然也会被人反对的。

当然了,其中最为反对的人,肯定有就是白万财了,因为那白万财所要做的,不过就是将墨家给占为己有。

就算是对方没有表现出来,通过他们的言行举止,也同样能够看得清楚,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不是。

于是连忙就给追了出去,可是整个空档的走廊里,哪里还是封云修的影子,连忙回头匆匆的交代了几句,便向着走廊外跑了出去。

等到走出囚室走廊的时候,方才发现了封云修的身影,原来此人已经站在外面多时,就是等着他追赶而来。

“墨长老想要说什么。”封云修回头问道。

说着,忍不住的叹息了起来,因为就算是对方不来问他,其实他的内心,也早就猜到了结果,故才会有了这样的疑问。

毕竟先前帮助他的人是封云修,或许那时候的墨流滔,会感觉保留下来墨无痕,不会有任何的闪失。

不过方才若是没有封云修的话,恐怕他早就已经丧命在对方的手里了,哪里还会有站在这里的机会。

“封家主,先前您的确是作对了。”墨流滔无奈表示。

对方能够生存下来的原因很简单,可是却给他们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甚至连同封云修都亲自出马了,足见对此事的重要性。

而那墨流滔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做出错了,不然哪里会有这么麻烦的事情,所以心中不免就有些失望的样子。

可是因此让他更加的感激封云修,所以在两者之间的关系上,又凭空增添了许多的感情,起码没有了先前的那么多隔膜。

“对错不重要,而是我们如何的应付明天的事情才是。”封云修微皱起来眉头。

然而,在他面前的墨流滔,却不解的看了过来,因为封云修的言外之意,令人着实摸不到头脑。

难不成墨无痕还会有情况……

可是既然得到过了封云修的保证,他的内心便就已经明白了,决然是不会有任何情况发生的,所以很快就排除了这个可能。

“不知道封家主的意思是……”墨流滔不解的问道。

尽管马上就要做墨家的家主了,可是在封云修的面前,对于墨流滔而言,仍然是个依赖的对象,起码就不会有半点的猜疑。

毕竟此人说中许多为发生的可能,无论是有没有发生的可能性,只要是从他的口中讲出来,肯定就是有了他的道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