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 居然是他/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忽然抬头望天,这时候才发现,原来封云修的内心,积压着这么多无法处理的事情,当然那墨无痕不过是其中之一。

如果不是还有很多难做的事情,恐怕封云修也不会成长的这么神速,或许这个就是人生的原动力吧。

平时没有压力的生活,才会令人无休止的堕落下去的,甚至到了最后,能够用自己的思想,走向到了一个灭亡的地步。

当然了,若是有些可能的情况,肯定那墨流滔也不会轻视的,毕竟能够被封云修说出来的,自然都是非常严重的结果了。

倒是封云修就淡然了很多,好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胁似得,不经意的对着墨流滔笑了笑。

“我指的是白万财,此人别有用心,你也不能够不防备着点。”封云修提醒道。

曾经的时候,白万财就有要对付墨家的决心,此次对付墨无痕,更加是显露无疑了,如果将来有可能的话,肯定会如此的去做的。

而此刻的墨家,算是群龙无首的时候,要对付墨家的话,肯定也是绝佳的时机,没准那白万财会选择明天的时间呢。

既然是个隐患,那么就会有可能成长的时候,到时候肯定会有些危险的,所以没有人能够料定了下一秒的事情。

不过封云修与常人不同,甚至在对方的内心中,也同样是这个想法,所以墨流滔甘愿相信对方的说法,不然恐怕到时候危险的就是他本人了。

“难道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了不成……”墨流滔惊骇不已。

堂堂城主府的城主,自然不是他能够抗衡的,不过可以明白的是,既然封云修能够讲出来这些,肯定有是会伸以援手的。

莫说曾经墨无痕在的时候,他们就有过许多的协议,即便是看在墨流滔如此信赖他的份上,也同样是应该能够得到对方的帮助。

况且,先前听说了统领府的事情,那墨流滔立即便通知给了封云修,这便是他们能够合作的必要了,不然就算是换做旁人清楚整件事情,也不会冒着危险通知给他的。

当然了,封云修肯定是会帮助他的,不然也就失去了来到这里的价值,所以在封云修的内心,还是同样会与对方共进退的。

“区区的白万财,充其量不过就是跳梁小丑而已,无需如此的畏惧。”封云修轻描淡写的表示。

的确在他的内心,是不会将白万财看的太重要的,毕竟此人不过是个拥有实力的倒霉者。

只要是那墨家的事情能够妥善的处理,立即便有可能会调转了枪头过来,重新的对付起来白万财。

那封云修的实力自然是不用多讲了,到时候就算是白万财的势力雄厚,恐怕都不会是对方的对手,届时要取而代之,并非是艰难的事情。

何况身边还有墨流滔的支持,对上城主府的势力,也不会差到了哪里了,因此可以明白的是,封云修决然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对了封家主,不知道统领府那边,会不会跟白万财一路的。”墨流滔蛮有顾虑的表示。

如果是统领府都搅合了进来,到时候恐怕事情更加就不好解决了,毕竟那上官正德实力,也是挺不错的。

对于墨流滔而言,白万财就已经够厉害的了,若是那上官正德在走进来的话,到时候恐怕就是他们奔溃的时候了,毕竟人家的实力,都远远在他之上。

“统领府?放心吧,上官正德永远都不会与白万财为伍的。”封云修笑着表示道。

上次见过上官云的时候,对方就已经表态了,恐怕就算是为了上官云,统领府也非得站在封云修的这边。

否则,等到白万财的宏愿大成,到时候统领府再要反抗,几乎便会成为不可能的事情,因此可以断定那上官正德想法了,不然便是对方头脑的问题了。

“封家主如此断定……”墨流滔满脸好奇道。

随即想到了封云修与统领府的关系,怕是早就联合了起来,奈何只是连日来墨家太忙,他没有去真的了解才是。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急匆匆的,自前院赶来了一名墨家弟子,见到了墨流滔就在此地,立即便上前抱拳施礼。

“启禀家主,大殿有人过客。”那弟子恭敬地表示。

不过却令墨流滔感到了不爽,特别是听见对方的话,竟然声称他为家主,要知道此刻的墨流滔,仍然当做自己是长老呢。

“我还不是家主,等到过了明天再这般称呼吧。”墨流滔微皱起眉头。

或许是那弟子感觉到了对方语气的不爽,吓得立即便垂下了脑袋,不敢抬头再来看他,担心会受到家规的处置不可。

不过墨流滔的态度,却令在旁的封云修感到不妥,毕竟只是个昼夜的时间,过去了今天他就是墨家实至名归的家主了。

所以那弟子如此的称呼,也并不是过份,何故墨流滔要如此的在意呢,难道是他根本就不想做家主,或者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呢。

“暂且不予追究了,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墨流滔不耐烦的说道。

其实早在开始的时候,他就叮嘱了那些弟子,告诉他们再没有度过明天的时候,大家还是原来的称呼相称。

可是对于那些亲信弟子而言,反正早晚墨流滔都是家主,若是过些天再那么称呼,跟现在就干脆喊着,并没有什么区别。

特别是每天都伴随他左右的弟子,为了避免这样的尴尬,任谁都不愿意来见他,也就是此人无法避开,所以每次出现都是面露惊慌。

“是……是统领府的上官统领,来……来求见长老的。”那弟子惊恐的回答道。

特别是叫墨流滔长老的时候,表情更加是为难至极,因为让墨流滔做家主,乃是众望所归才是,却不曾想到,居然会遇见反抗的结果。

当然了,大家表面上没有任何的态度,不过暗地里可是人人议论,最后的结论也是非常简单,既然对方不想承认自己的身份,那就干脆不要称呼与他,有事情能避过也就避过吧。

对于平时的墨家的弟子而言,要避过墨流滔自然简单了,可是对于此人而言,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

无论墨家遇见什么问题,他总得找到墨流滔通知才对的,不然如何的跟他交代了,所以称呼自然也就成了他最为可怕的结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