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造反的罪名/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显然,墨流滔要做好家主,必然就要先*了墨家的弟子,不然等到时候有了什么情况,不等旁人来陷害他,就会将自己给陷害了。

倒是这样的想法是好,不过做起来的话,就不是那么轻易的了,毕竟他没有处罚过弟子,如今面对他们真的有些下不了手。

可以说他们的罪责,早就有了要废掉修为,赶出家们的意思了,可是墨家正是用人之际,如何的能够那样做了。

若是如此的话,恐怕就不是惩罚他们了,没准搞不好的话,到了最后就是惩罚自己的,因此他的内心还是充满了疑惑的。

要知道墨无痕掌管墨家的时候,无论他们任何人,都是不敢有半点违抗的,哪怕是要他们去死,恐怕他们都不敢有半点的怨言。

不过此刻看来的话,情况并非是他们所想的那样,因为对昂的情况,的确是令人有些为难,对付墨无痕,摆明了就是要去死的。

严格来讲的话,他们能够活在今天,其实都是因为当初墨流滔的缘故,再者就是他们的运气了,既然是没有死在墨无痕的手里,肯定感觉很幸运。

可是那墨流滔却让他们进入山洞,要知道墨无痕就是躲在里面的,到时候若是有些什么问题,肯定会丧生在哪里的。

何况当时被墨无痕吓坏的侍卫,就在他们的面前,那样子就告诉给了他们,完全进去就是危险的情况。

如今看见墨流滔不是闹着玩的,众人纷纷开始但却起来,对着墨流滔开始求饶了,希望对方可以放过他们这次。

奈何的是,墨流滔已经看清楚了,若是放过了他们的话,将来恐怕还是有问题的,所以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够放过他们的。

“若是放过你们的话,叫本家主的颜面何存。”墨流滔无奈的表示。

也就是还做了墨流滔,如果是墨无痕的话,他们哪里患有性命的存在,恐怕当场就给他们击毙了,哪里会等到现在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了不对,自己违抗了墨流滔的命令,乃是当着白万财等人的,封云修就算是不说什么,恐怕内心也是如此。

毕竟那死在封云修手里的人,他们都是看的清楚,只要对方是稍微有些不听话,便会对其大下杀手,简直是没有人性的。

连同那墨流滔在场都没有说话,无疑不是说明他同意了对方的做法,此刻在反观己方的下场,搞不好也会是那样的结果了。

这些人都是先前不被重用的弟子,就是因为到了墨流滔的手下,才会拿出来做事情的,毕竟墨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作事的弟子了。

谁曾想到的是,他们竟然出面就给对方丢了脸,那可是堂堂墨家家主的脸面了,哪里能够轻易的放过呢。

“家主,您总不会是要那我们开刀吧。”其中一名弟子起身娇笑道。

在他的眼里看来,对方完全就是要杀鸡给猴看,新官上任就是三把火,可是却不能够闹出人命了不是。

毕竟他们也是为了墨家做事情,要说有什么抱怨的话,恐怕也都是他们对于墨家了,毕竟墨家的人,拖欠他们的太多了。

先前说到底,还是墨无痕的缘故,因为他们的实力较弱,就直接给冷藏了起来,从此半点好处都没有他们的。

可是到了墨流滔的手里,就算是不用他们,如今也没有什么人可以用了,反倒是不如就如此的用了他们了。

反过来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还满员了起来,似乎都是因为墨流滔的原因不好了,不禁开始令墨流滔为难起来。

好好的事情,怎么会如此的复杂话,摆明了就是要造反的意思,那些弟子就是看在他新官上任的问题,才会如此的对待呢。

若是换做旁人的话,或许并不会怎么样,不过今天看来的话,就不是轻易的能够饶恕了,他们竟然是顶撞了墨流滔,还是当面顶撞的。

如果是将来传了出去的话,肯定会引发不必要麻烦,到时候没准就会有什么后果了,因此内心就开始焦急起来。

不过其余的弟子,却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么莽撞,若是如此下去,岂不是要迁怒道了对方。

他们不过就是寻常的弟子,虽然心里也有不服,不过却没有想要正面顶撞墨流滔的,无论如何人家都是家主呢。

如果是到了最后的话,岂不是会有更大的麻烦的,到时候没准会有什么情况了,所以他才会满脸的无奈了。

“你居然胆敢放肆!”墨流滔愤然怒吼道。

看的出来,那弟子的态度,已经彻底激怒了对方,不然那墨流滔也不会是如此的表情了,毕竟他着急的时候,几乎是大家都没有见到的。

可是其余的弟子都是无辜的,纷纷就赶紧垂下了脑袋,不敢正面的对视墨流滔了,毕竟人家也是家主,有了什么情况的话,肯定会出问题的。

“哼!大不了一死,反正你也是没有给我们活路。”那弟子满脸正色道。

似乎早就聊到了墨流滔的想法,此刻不过是将问题,都给摆到了明面上而已,导致众人都开始有些惊讶起来了。

听完了他的话,墨流滔简直都要喷血的意思了,怒目交替的横视众人,那些无辜的弟子,此刻完全不敢说话,只有此人当面对质的。

如此说来的话,那造反的弟子也就是这么一个了,在墨流滔的内心,也算是明白了这个情况,于是满脸欣慰的点了点头。

“好!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是你要造反了。”墨流滔点头道。

无论是任何家族的势力,对于造反的人,肯定是认真对待的,不然其余的人都纷纷效仿的话,到时候无论是任何人,都会不好处理的。

那墨流滔面前就是个例子,本来还没有办法定罪呢,可是此人却按耐不住性子,正好就可以枪打出头鸟,到时候旁人看了也会长点记性的。

于是目光就凝视在了那人的身上,等待的他给与自己的回答,毕竟到底是什么事情,还是由他自己亲*代的为准,免得日后落下口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