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好汉不吃眼前亏/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城主府的囚室中。

作为收监犯人的牢狱,却似乎并没有对外实施,而是完全为了白展飞打造出来的,从年幼时开始,他就无数次来到这个地方。

如今再次住了进来,似乎对于潮湿的墙壁,没有半点的厌恶感觉,似乎还是满脸的开心的,毕竟他是在坚持自己的立场。

对于白万财的决定,确实也是没有忤逆的意思,可是若那样做的话,不免会让他们城主府,在将来的日子里,都失去了生存的自信。

若是真是这样的话,怕是就没有什么生存的价值了,起码白展飞的或者,就是要的虚名,若是没有名义可言的话,就算是做城主,也没有啥意思。

然而,那白展飞不过是没有弄清楚自己的处境,其实他的处境完全都是没有道理的,毕竟坐上什么地位,并非是用来证明什么的。

而是要像封云修那样,无论是对待任何人,都要有自己的责任,那样的城主,才能够做的更加久远。

目前的白万财,虽然处事的风格,已经远远超出了旁人,可是他的内心却很明白,完全都没有什么可以躲避的道理。

只是对方的本意,却并非是要祸害城主府,而是有封云修的出现,城主府的地位严重受到了影响,甚至数十年中,都如此的情况发生了。

倒是对于白万财来讲的话,要巩固城主府的地位是重要的,不过逼不得已的时候,牺牲他个人的利益,也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毕竟等他百年之后,白展飞就会相继坐上城主的位子,到了那时候无论是什么问题,都不会有任何的情况发生了。

所以他的内心,仍然是能够让白展飞明白,其实人最大的敌人,并非是来源于外界无干扰,而是本人的内心。

如果是只注重名义,而忽视了那些受苦的百姓,到时候没有了责任在双肩上, 必然是不会有长久的道路,没准那天就会被灭掉的。

奈何这么肤浅的道理,白展飞都始终没有明白过来,心中就像是着魔似得,完全没有要为天下办事的道理,还是要坐上自己想做的地位。

这样就算是给予他城主的位子,怕是将来都会被人给灭掉的,即便是封云修不来理会,换作旁人也是会有看不下去的时候。

不免就令白万财焦急起来,便将其给关进了曾经的囚室中,至于对方的心思,那就更加的明白了,对方肯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此刻都已经度过了两天的时间,可是那白展飞仍然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他的内心最为着急的,便是不能见到上官云了。

要知道封云修对于上官云,其实也是有他自己的企图呢,若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制止,怕是同样没有方法去解决了。

到时候没准就会令对方有了伤心的时候,不免开始令人有心慌的地步了,所以满脸的担忧,还是应该会有的。

“想不到我堂堂的少城主,会落得今天的地步。”白展飞怒斥道。

奈何整个囚室中,只有他自己盘膝而卧,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是来听他说话的,自然就不会有什么情况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那白展飞也是要骂上几声的,特别是对于白万财的决定,不过却不敢直呼其名,毕竟那是他的父亲。

但是即便是轻声的父亲,也不能够作势如此的莽撞吧,只顾着别人的感受,到时候有谁来管他白万财是谁了。

就在焦急万分的时候,忽然走道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不过听来人的脚步声轻盈缓慢,似乎并非是寻常的弟子,于是那白展飞就来了兴趣。

难道是父亲想通了……!

白展飞顿时满脸惊喜,因为他到了今天的时候,都始终认为自己的决定,似乎是没有半点的错误,不然对方也不会来到这里了。

因此就认为,都是白万财想明白了情况,故意来到这里,不过就是要放他离开的,毕竟城主府仍是有事情需要他去做的。

事实果不其然,那脚步声果然停顿在了囚室的外面,跟着拿钥匙开锁的声音,随即传来一阵沉重的开门声,巨大的铁门惊人开了。

一束强光从外面照射了进来,白展飞呆在黑暗的房间久了,果然是有些受不了,于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来人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属下给少城主请安了……”来人抱拳施礼。

此人便是那从城主府来到这里的李成功,犹豫他在白万财的面前夸下海口,自然是会全心全意的来帮是的。

说着,便双手抱拳,微微弯腰实力,不敢有半点的轻视对方,若是换做平时的话,也就算是嘴上客气就好了。

尽管此人是城主府的少城主,不过他也是统领府的统领,两者的职位自然就会抵消了,何况白展飞此刻有不是城主。

不过那李成功的头脑精明,知道对方的情况,乃是喜欢他们的,所以才不免会有了这样的做法。

“是你……”白展飞不解的问道。

期初认为是他的父亲,想通了之前自己的事情,所以才来放他出去,若是那样的话,将来的白展飞肯定是能够只手遮天。

奈何眼前的人并非是白万财,不免就有些令人失望了,可是那白展飞却对对方的来意,深深的感到了不解,毕竟他的身份是少城主。

而那李成功虽然以前是寻常侍卫,不过也是走了狗屎运,此刻平步青云,成为西城统领府的统领大人了。

而且就自带对付封云修的时候,此人出力可是不小的,到时候肯定是会有好处的,不免就令人眼红了。

特别是对于白展飞而言的话,自己摆明了也是有足够能力的,只是认为那白万财没有听从他的,不然此人不可能会受到重用的。

如此相像的话,反倒是认为,对方有了提升的机会,都是由他让给对方的,心中不免就鄙夷了起来,若是自己才能彰显出来,哪里有他的分了。

不过来人见到对方的表情,倒也没有什么在意的,如果是换个表情的话,反倒会令人感到好奇了,那本身可能就不是白展飞独有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