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6章 可疑的身份/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期初怀疑封云修的身份,并非是什么泛泛之辈,毕竟整个九州城,都没有出现过如此厉害的对手。

何况就看对方的年纪,完全不应该是拥有这份力道的,不过却有封云修的出现,不禁令人就怀疑起来了,必定封云修的身份扑朔迷离。

几乎连同慕容恒都有过怀疑,最后同样是无可奈何之下,也就只能够放弃了,可是此刻看来的话,奚云晓同样是不会相信对方就是常人的身份。

毕竟在那封云修衣衫偻烂的外表下,拥有着常人不可能拥有的力量,而那满脸污秽的表情,却同样是看见了闪闪发光的眼神。

若是说封云修没有任何的身份,此刻怕是有些说不过却了,唯一能够解释的那边是,封云修跟山云宗有些关系,可是却没有任何的证据。

因此看来的话,奚云晓要对付封云修,怕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因为过了今晚之后,城主府怕是同样会掺和进来的,都时候追悔莫及。

不过目前的局势,也并非是他能够改变的,倘若是这样下去的话,将来没准会有什么问题,反倒是不如交给日后的时间处理了。

目光横视在场所有的人,今晚山云宗败给了他们几个臭皮匠,奚云晓的内心必然是无法容忍的,可是逼不得已,只好就有了放弃的念头。

“哼!我们青山不改,细水长流……”奚云晓愤然道。

说着,忽然便化作了一道清风,跟着顺势就向着来时的路上飞驰而去,似乎是没有半点的征兆,令人开始有些为难了。

见状,萧鸿飞顿时大惊,竟然没有想到的是,对方说逃走就轻易的逃走了,哪里患有半点追上去的机会,不免就有些无奈了。

可是在旁的慕容雪,却满脸的惊异了,对方摆明了就是要逃走,而且方才看的情况,他根本就不是封云修等人的对手了。

倘若是能够拦截住对方的话,那么他们必然是会打败对方的,心中不免就开始苦恼起来,居然没有想到的是,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了。

“太便宜这个妖妇了……”慕容雪满脸鄙夷道。

适才杀害了城主府的四名侍卫,却没有想到最后还是给他逃走了,这样的话岂不是会有麻烦的,于是内心便开始惊慌起来。

倘若是将来此人再继续的与城主府为难,那慕容恒如果没有反驳的意思,岂不是还是会受制于人,所以目光就回到封云修的身上。

此人的实力自然是不用多说了,如果是他可以帮助的话,将来势必能够对付山云宗,毕竟慕容恒的实力,也不是泛泛之辈。

何况城主府坐拥整个九州城,哪里是旁人能够取代的位置,所以还是想要封云修跟他回去,起码相互间也算是有个照应。

“封大哥,您不如就跟我回去城主府吧……”慕容雪满脸娇羞的表示。

事先莽撞的性格,似乎随着跟对方相处的时间,已经开始便的消失无存了,目前剩下的也就是这个样子了,毕竟对方还是救过他的人。

不过封云修却没有想过去城主府,毕竟先前还是有些误会的,何况封云烟没有下落,必然是会要他亲自去寻找才是。

因此期初的目标,就是那山云宗的方向了,既然他们都与自己为敌了,那么封云修倒是想要看看,他们就惊有什么本领。

“多谢小姐的美意了,在下还有要事呢……”封云修歉然道。

说完,回头看了眼面前的萧鸿飞,因为无论是什么时候,他都感觉此人身上有些秘密,只是没有说出来,所以内心还是非常顾忌的。

可是由于事情比较要紧,也就没有继续的留下来,说完就开始准备离开了,不过这个时候的萧鸿飞,却忽然上前叫住了封云修。

毕竟那封云烟此刻身在城主府,如果是封云修浪费了时间的话,必然会被奚云晓得逞的,毕竟慕容恒不知道这里发身的事情。

若是真的有什么情况的话,对方肯定是会有自己的选择了,可是封云修却不知道这些,猛然听见对方叫喊自己,不免就好奇的停下了脚步。

“难道萧大哥有什么指教不成……”封云修好奇道。

不过也不会相信,对方就是要来为难自己的,所以便才满脸的好奇,毕竟眼下是非常的时期,倘若是有些问题,也是情有可原的。

包括是那在旁的慕容雪,同时也是满脸好奇的看了过来,因为她不知道那萧鸿飞的意思,不过却明白他们是交过手的。

倘若是因为萧鸿飞记恨在心的话,结果可就可想而知了,毕竟萧鸿飞不是封云修的对手,如果交手必然是会惨败收场的。

“封……封少侠的妹妹,就在城主府内。”萧鸿飞满脸无奈的表示。

适才当那奚云晓说起来的时候,他没有回答的意思,不过就是担心封云修会多想,可是此刻对方离开了,自然也就能够解释了。

不然等到日后有了麻烦的时候,再提及此事怕是会殃及池鱼了,到时候封云修怎么会相信,他们是为了封云修好的。

什么……!

在场的所有人同时愕然起来,居然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是在城主府内,事先不就是声明,跟他们城主府没有关系吗。

霎时间,封云修的目光就落在了慕容雪的身上,此人乃是城主府的千金,绝对是不会不清楚城主府内的情况呢,既然是她说没有的,何必此刻又说有了。

“怎……怎么可能!此事完全没有城主府的关系啊。”慕容雪满脸惊讶。

毕竟她离开了城主府的时候,都是有奚云晓去寻找封云修的,可是却也没有说明,城主府帮助了对方,那样岂不是陷害了自己不成。

倒是此刻有些不明白那萧鸿飞的意思了,他此刻居然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不是要陷害自己不成,于是满脸惊讶的就看了过去。

无论怎么说,对方也是城主府的人,怎么会有了陷害城主府的意思,那样不是等于给自己为难不成,倒还不如是个旁人好了。

起码这样的情况,无论是对于任何人而言的话,都会有要帮助自己的意思,可是对方却完全是个例外的情况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