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推卸责任/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场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事先奚云晓就表示过,乃是死于了李昭宗的手里,心想对方未必会追问到底的,毕竟她是山云宗的副宗主。

无论说什么,都是因为城主府的失职,才会造成了今天的恶果,就算是杀死了他们的侍卫,那慕容恒肯定是会明白的。

奈何就看目前的情况,对方似乎是没有准备放弃的意思,而且还要进一步的逼问到底,不禁开始令她为难起来了。

自己好歹也是山云宗的副宗主,如今对付不了封云修,便就够令人恼火的,可是慕容恒却也来找麻烦,不是小看了自己不成。

可是她回来城主府的目的,不过就是要带走了封云烟,好让此人的消息,传给封云修知道,跟他们山云宗做对,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到时候封云修为了自己的妹妹,肯定是会来到山云宗的,那时候山云宗的高手如云,就不会害怕封云修逃走了。

不免开始为难起来,眼前的慕容恒是不能够得罪了,倘若是激怒了对方的话,到时候必然是会有麻烦的,搞不好连封云烟她都无法带走了。

脸色顿时就阴沉下来,不过仔细的衡量对错,立即便就明白了事情的结果,于是缓缓的抬头看向对方,无论是怎么样,还是得有个结果才是。

“小女子不是告诉大人了,那侍卫已经被李昭宗给杀死了,不过小女子也为他报仇了,我们也算是两清了。”奚云晓满脸妩媚的表示。

似乎完全都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这样看来的话,才算是最为可恶的情况,毕竟他是知道自己的用意了,所以才会是今天的这个样子了。

可是这样子看进了慕容恒的眼睛里,却不禁暗骂无耻,明明就是萧战天的夫人,今天却摇身成为了山云宗的副宗主。

何况那萧天战英雄了得,今天死的如此的窝囊,她作为夫人的,却半点伤心的样子都没有,而且还不顾身份,直接就去坐上了副宗主的位子。

令人实在有些不敢妄想,到底是萧战天死在旁人的手里,还是死在了此人的手里,怕是就没有人知道了,因此内心算是清楚对方的为人了。

不过既然人家已经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他也是不能够太为难人家,毕竟奚云晓的背后,还有个奚云落做靠山。

此人能够成立起来山云宗,势必就有很强悍的实力,这点乃是旁人不能够误解的,所以内心还是非常明白城主府的处境。

如今对方再次说出了那侍卫的死因,声称是被那李昭宗杀死的,可是说到底也是死无对症的问题,就算是有很多的怀疑,最后都未必有用。

“如此来讲的话,老夫还要感激副宗主了伸以援手了……”慕容恒半眯起来眼睛。

既然那侍卫是跟他前去的,必然就要保证对方的安全才是,而那山云宗的叛徒,已经是身受重伤,完全没有在他手底下杀人的意思。

这样看来的话,未免就有些令人怀疑了,就损失被李昭宗杀害的,当初的奚云晓去哪里了,不还是有很多问题没有解释不成。

内心固然非常的着急了,那奚云晓仗着自己是女人的身份,居然做事情的手段如此卑鄙,也算是武林中的不幸了。

目前慕容恒怒如火烧,可是考虑到多方面的原因,最后还是无法与对方撕破脸面的,不然怕是会更加的糟糕了,于是便就忍受了这件事情。

咯咯……!

那奚云晓顿时就掩面笑了出来,对方的身份固然厉害,却未必就敢得罪山云宗,这才算是他预料中的问题了,所以就暗吁了口气。

“若是感激的话,那就不要多说了,不如城主大人,就将那我带回来的人交还于小女子,我也好回去交产了不是。”奚云晓说道。

所致的那个人,不过就是封云烟,此刻封云修没有被杀掉,此人绝对是不能够放过的, 何况她也是知情者之一了。

按照他们山云宗的作风, 必然就是斩草要除根的,不然将来肯定会殃及池鱼,没准会连累了他们山云宗才是。

必定这次的失败,已经彻底的得罪了人家城主府,等到封云修等人回来的话,她哪里还能够走的掉了,这也是他选择离开万兽山的目的了。

倒是令那慕容恒为难起来,封云烟完全就是个无辜的人,虽然是因为封云修,被牵连过来的,可是落入了他们山云宗的手里,哪里还有什么活路了。

何况封云修目前不知道,人就在他们城主府内,倘若是知道慕容恒放过了此人,到时候肯定会来找麻烦的。

连同奚云晓都不是封云修的对手,想必对方的实力也非常之高,他还是不敢有半点小觑的,毕竟城主府不能够树立那么多强敌。

不过今天看来的话,情况就颇为不同了,对方完全是要会自己的人,跟城主府算是没有半点的关系,所以那慕容恒为难就在于此。

倘若是不交人的话,势必没有说过去的理由,可是将人给交出去的话,势必会有很大的麻烦,到时候不免就会有无辜的伤亡了。

内心如何能够不惊讶了,于是缓缓的点了点头,并且询问封云修将来要怎么办,总不能够交给他们城主府去对付才是吧,毕竟没有他们的责任。

可是若非是那样的话,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即便是人家说出来的话,他们也未必会有能力对抗的,因为城主府此刻腹背受敌了。

不要说是那山云宗令人为难,就算是目前的万剑宗,所坐下的决定有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能够将事情给摆平的,必定他们都是懂得道理的人。

对方既然声称,要对山云宗动手,无论是说的如何的大义炳然,其目的也是要提醒对方,说到底还是要为了自己的势力,去铲除掉威胁自己的人。

城主府被夹在中央,自然是左右逢难,无论是双方那边胜出,最后对于他们城主府,都是没有半点的用处,甚至还会连累到他们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