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猜疑心起/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逢月圆之夜。

万剑宗的府邸内,却都忙的不亦说乎,犹如是面临大敌般,纷纷都出来巡防岗哨,没有半个侍卫敢于偷懒的。

倒是那坐在大殿内的司徒文德,却开始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特别是今天见到了老司徒,感觉此人已经与从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目前就看情况而言,也不会是那么简单的,毕竟他发现对方的时候,老司徒是被困锁在了囚室中,而不是所为的什么修炼的结果了。

如若不是此人有什么问题的话,怕是就不会被困锁住了,尽管先前没有半点的怀疑,不过就是因为对方听话的原因。

三十余年的时间,那老司徒完全沉醉在古剑的问题上,丝毫没有出来干扰对方的意思,这令司徒文德也轻松了不少,起码不用为对方操心。

可是今天老司徒的举动,却令人有些刮目想看了,非但是开始针对他了,而且还有命令的口吻,这令司徒文的非常的不习惯。

无论怎么说来,他都仍是那万剑宗的宗主,谁人敢对他无礼,何况还是几十年前的罪人,怎么能够用如此的口吻跟他说话了。

不过那古剑的秘密,全部都身系在此人的身上,因此才会有了那么多的问题,就算是得罪了司徒文德,目前他都不能够惩罚对方。

何况目前还是最为紧要的关头,肯定是要顺服对方,好能够等到古剑出世的时候,到了那天无论是如何的对付此人,他都有了勇气了。

于是便就缓缓的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为了至高无上的权利,牺牲个人算的了什么,何况目前来看的话,对方早就应该是被杀害掉了。

能够活到今天的原因,都是因为他当年的善心,才会将其给释放了出来,因此对方练剑作为补偿,自然是情理当中的问题了。

眼下,万剑宗的头目们,纷纷都来到了大殿上,遵照那司徒文德的命令,将所有的侍卫,都给调遣到了前院,深怕是会有什么出现。

可是就令人有些不解了,难道是有了什么风声,谁会对万剑宗不利不成, 毕竟他们都是不清楚的,那万剑宗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敌人。

然而,却都不敢询问出来,因为他们谁都没有见过,司徒文德是如此的认真,因此内心就开始猜疑起来,或许是真的有什么危险了。

近几年来,山云宗的势力不断的扩大,甚至已经隐隐的威胁到了他们万剑宗,这样理解的话,将来有了什么问题的话,自然是可以说明白了。

所以那些头目,都是垂头丧气,心中开始不断的猜疑,不过那后院强大的气息,却已经否定了他们所有的猜疑。

甚至开始怀疑,司徒文德这些年,都开始玩的什么把戏,毕竟他才是万剑宗的正主,对于他要做什么的事情,都没有人是敢提出来怀疑的。

不然到时候随便的一句话,就可以否定了他们的地位,甚至连同他们的忠心,都能够说成是背叛,不免就会被陷害了的结果。

“今晚月圆,便是我们改变的时候到了……”司徒文德郎朗道。

目光横视在场的所有人,发现他们的脸色都是异常的茫然,似乎是有什么情况,大家都没有明白似得,不过这样也算是他得知的结果。

本来古剑的事情,就没有对外提及,而那后院的古剑冢,更加是非宗主所不能够接近的,这样就令人明白了结果了。

当然,他说完这个,立马就开始表示,今夜才是最为重要的时候,无论是发生什么,他们都不能够让敌人来到万剑宗捣乱。

否则必然是会给万剑宗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至于结果会是怎么样的,那就只有到时候去问牺牲的前辈了,无疑不是说明白情况有多紧急。

然而,那些头目虽然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不过就是眼前的阵势,也算是了解些内幕问题,倘若是不是非常的紧张,自然不需要如此重视了。

因此对于那些侍卫头目而言,还是多少能够明白些东西的, 倘若是轻松简单的话,对方也没有必要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了。

故才开始了他们的担忧,看情况而言的话,对方也未必就是小事情,若是真的有了什么问题,岂不是会连累到了他们不成。

豁然间,就在大家好奇的时候,整个大殿内就开始晃动起来了,跟着众人开始惊讶起来,因为他们都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气息。

居然就是来源于万剑宗后院的方向,众人纷纷都满脸惊骇,可是由于那股力量太过强大,不少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特别是那司徒文德,感觉就像是有什么要发生似得,立即便就安危对方不要惊慌,稍后便会过去的,毕竟他是了解怎么情况。

果然,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那股震荡也就消失不见了,随即便开始有了不少改变,不过那些人却讲惊异的目光,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宗……宗主!这……”众人不解的看向对方。

不过那司徒文德确实满脸的惊异表情,尽管他是知道自己的情况,可是却没有想到,会继续露出个这样的情况,不免就令人开始担忧而来。

可是那司徒文德却没有办法回答,因为古剑的问题,毕竟不是大家都没了解的情况,若是这个时候说了,怕是都会令人误会的。

这样反倒是不如不说了,于是满脸的尴尬的笑了笑,便就对打家示意,不过是剑冢方面除了问题,可是至于是什么问题,他却没有说。

而那些侍卫有明白,既然是对方不想说的,那就完全没有必要去询问,不然恐怕会有更大的麻烦了,所以内心还是非常清楚的。

尽管有百思不得其解的动荡,可是在司徒文德的面前,仍然还是要装作镇定的样子,不然恐怕就会出现很大的麻烦了,这点就令他不解了。

毕竟能够生存在万剑宗,他们肯定是多少有些了解的,特别是连日来对于司徒文德的了解,更加是无比的透彻,倘若不是因为如此,今天怕是没有人会担忧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