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果然如此/绝世武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封云修的人去哪里了……”司徒文德满脸愤然道。

的确尸体是留下来了,可是他却白兴奋了起来,以为是真的拦截下了封云修,到时候也能够趁机抢回属于自己的古剑。

谁曾想到的是,那侍卫根本就没有说完,并非是拦截下来了封云修,而是要他去给万剑宗的侍卫收尸的,简直就是神转折的家势。

只是那萧鸿飞却微皱起来眉头,封云修离开自然是必要的,可是去了哪里,他是怎么能够知道的啊,于是就缓缓看向破碎的城门。

用来表示那封云修已经离开了城里,当然至于是取到了哪里的话,他们怕是都没有人知道的,毕竟此刻的封云修与城主府,已经断绝了联系。

岂知司徒文德看后,顿时便就开始愤然起来,没有想到他最为担忧的问题,终究还是已经发生了,若是此人离开了九州城,哪里会是简单问题。

到时候天高皇帝远,他们万剑宗的势力在强,都未必有办法对付,毕竟古剑的威力,他是完全清楚的,对方不过几招,便就能够打败他。

“哼!!看来你们城主府,还真的是尽心尽力了。”司徒文额愤然道。

期初慕容恒答应的干脆,却没有想到的是,遇见了问题的时候,真的却会有退缩的意思,如此来看倒是故意的放走到了封云修。

经过老司徒的解释,对方便就已经明白了过来,那封云修肯定是受了慕容恒的指使,才会冒然来到了万剑宗,如此来看却也是有可能的。

毕竟对方都有帮助封云修的意思,不然慕容恒亲自出马的话,怎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心中还是因为对方的做法感到恼火了。

“司徒宗主,我们城主府做事,必然是死而后已的。”萧鸿飞为皱起来眉头。

感情对方逃走了,完全都是他们城主府的事情,毕竟此事没有城主府的关系,就算是没哟人帮助,又能够怪得了谁了,这样反倒不近人情了。

己方为了他们万剑宗,甚至于昔日的朋友都绝交了,回头就是刀兵相见的姿态,可是那司徒文德居然没有感激的意思,还要如此的语气说话。

话音稍落,在那对方身后的慕容雪,顿时便就皱起眉头,本来就是不指望对付封云修,听见了他这样的问题,更是坚定自己的想法了。

“司徒宗主,您可知道那凶手是谁了。”慕容雪不解的问道。

说话间,语气中却透露出来了鄙夷之色,相信就是要给予对方为难的,毕竟他是准备要立在封云修的立场,而做到保护对方的安全为主。

期初倒是没有那么坚持的立场, 不过此刻来看的话,却就不能够有忽视他的立场,对方完全是要针对城主府的,何必要帮助他们。

毕竟那城主府还是坐拥整个九州城的,他们万剑宗的权势再大,最后也是生活在对方麾下的,可是此刻却有了要命令对方的额意思,无论是任何人,都是不会轻易的忽视了。

所以那慕容雪也就没有任何的隐瞒,便就出来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话,究竟结果是要怎么做,那就要看看对方的意思了,所以才会如此的认真。

不过他的问题,反倒是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因为那司徒文德,便就是怀疑他的作风,是要帮助封云修,反正此刻都是死无对证。

“不知道千金小姐的意思是……”司徒文德半眯起来眼睛。

就听对方的意思,好像就是说那凶手不是封云修似得,也算是他们城主府要做的事情吧,毕竟都是蛇鼠一窝,合起伙来对付万剑宗的。

反正目前都已经是如此的阵势了,对于司徒文德而言,那慕容恒是什么意思,都已经不是那么重要的,最为主要的是,怎么样的去找到古剑。

众人的目光顿时就落在了慕容雪的身上,此人虽然是慕容恒的女儿,却亏在年少的份上,并没有任何的阅历,对方便就是要故意询问。

好能够从她的嘴里,得到了什么危险的问题,到时候若是对付慕容恒的话,对方也是没有招架的机会,这就是他们都比较担忧的问题。

不过最为令人可怕的就是,慕容雪会因此激怒到了对方,司徒文的要是出手的话,现场怕是没有人能够阻止的,所以每个人都提心吊胆的。

“司徒宗主,情况并非是小姐说的那样,因为当时她……”萧鸿飞立即上前解释。

可是没有等她把话说完,对方就忽然挥手制止了,将目光再次落在了那慕容雪的身上,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这就令萧鸿飞为难起来。

那司徒文德分明是开始计较起来了,若是慕容雪继续下去的话,必然是会有激怒对方的意思,所以他的内心还是非常明白的。

猛然回头看向慕容雪,并且示意要他不要说话了,毕竟对方正是火头上,不小心说错的话,没准会是什么情况,所以内心还是非常担忧的。

倒是这样看来的话,那慕容雪却也明白了情况,不过却就是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反倒是上前对着那司徒文德表示,凶手未必就是封云修了。

这倒是个出乎预料的答案了,现场的情况已经说明白了,到底是不是封云修,怕是每个人都清楚,包括连同司徒文德,也是非常明白的。

不过那慕容雪给予的答案,却十分的另类,令人不禁开始有些怀疑了,甚至感觉慕容雪就是帮助封云修的,这就令司徒文德有些不放心了。

对方是城主府的千金小姐,自然是有说话的力度,可是此刻表示的情况显然,就是要为了封云修辩解,那样岂不是有了很大的问题。

期初就怀疑他们城主府的动机,绝对是不会为了自己,而得罪了封云修的,不过此刻看来的话,却正是那样的结果,即便是狡辩也是没用的。

“不知道以你的意思,那凶手会是谁了。”司徒文德愤然道。

说话的语气,尽量的压低了下来,不然早就开始对着慕容雪咆哮起来了,可是若那样的话,他便会失去有利的位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