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腥味还重吗/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了解了个事情大概,我挂了电话之后,询问柳龙庭这件事情我们该怎么处理,毕竟这蛇也是柳龙庭的同类。

柳龙庭听马建国说后,脸上倒也没什么表情,跟我说对付那几个东西也不用准备什么,直接过去就行。

马建国家离我家比较远,在铁岭,我还没买车,就只能定火车的票,时辰有五六个小时呢!

本来我以为我一个人将要在车上煎熬,却不想出门的时候,柳龙庭随口跟我说了一句,叫我准备他的行李,他也跟我一起坐车。

这特么就尴尬了,跟我一起去我倒是不介意,但是他为什么会想跟我一同坐车,而且我跟柳龙庭也没什么话讲吧,两人一起干坐着得有多别扭。

不过柳龙庭既然说了这句话,我就照他的意思办,和他一块去车站。

因为也只有我能看得见他,倒也不用身份证之类的,上车后人也少,他一个大男人忽然就这么坐在了我的身边,长的又好看,要不是他是个仙家,某个瞬间我还流露出过一种要是他是我男票的话,我可就美炸天了。

一路上我们没说一句话,也不方便说,在快下车的时候,马建国打了我的电话,说他已经在火车站出口等我了。

第一次见马建国,本以为也是饱受摧残的沧桑中年男人,但是见到他时我很意外,竟然是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大哥,红光满面,从外貌上来看,根本就不像是已经有四十多岁了,也不像是个常年沉寂在死亡痛苦里的人,倒像是个生意人。

“你是马建国?”我试着问了一句。

“你好你好,你是白仙姑吧,我就是马建国,仙姑真是年轻有为啊,长得还真漂亮。”马建国夸着我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我身旁,问我说:“他是谁?”

我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我身边的柳龙庭,别人不是看不见他的吗?马建国怎么看到柳龙庭了?这被马建国忽然一问,我竟然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和柳龙庭的关系。

“我是她爱人,陪她来一起看看。”柳龙庭看着马建国的脸色忽然有些沉了下来。

马建国倒是热情,脸上都笑出花来了,跟我说想不到我这么快就结婚了咋咋咋,真是看不出来……。

可能是马建国这笑声与在电话里跟我哭的泣不成声的反差极大,我对他忽然之间就没了什么好感,也没跟他客套,跟他说:“你女儿在家吗?你带我去问问她,那两条蛇到底是怎么说的。”

经我这么一提醒,马建国这才像是想起来他请我来的正经事情,赶紧的说了三个在在在,然后请我上车,去往他家。

他家在郊区买了栋小洋楼,装修款式都还挺上档次,我进门之后却闻到家里弥漫着一股十分浓郁的腥臭味,这种腥味,和柳龙庭进来我房间的那个晚上有点像,但是却难闻很多,站在他们家,就感觉是站在了一个蛇窟里,让我浑身都不自在,恨不得想立马出去。

马建国朝着二楼大喊,喊他的女儿下来,他自己就去给我和柳龙庭泡茶。柳龙庭环视了屋里一眼,转头对我说等会当心一点,可能情况,并不是像马建国说的那样。

我正想问柳龙庭,但是马建国已经端着茶具过来了,她的女儿,也抱着个娃娃从楼上下来。

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不爱说话,见到我和柳龙庭,揉着眼睛问了一句马建国我是谁?

“这是来给我们赶走妖怪的仙姑,晓玲,你把那两条蛇是怎么给你托梦的全都说出来。”

小女孩一听说我是仙姑,眼睛看了我两眼,本来好好的脸,开始有些扭曲,接着眼神犀利的就像是刀子似得,狠狠的盯着我看,就像我是什么巨大怪兽,忽然丢了手里的娃娃朝我跑了过来,张开就朝着我的胳膊咬了下来,嘴里还能发出一阵呜咽的尖叫:“叫你来多管闲事,这件事情谁都不许管,谁管我杀了谁!”

那声音无比凄厉,听起来就像是粉笔擦着玻璃那般尖利刺心,好在衣服穿得多,小孩子也没咬到我的皮肉,加上柳龙庭出手也比较快速,直接抓住小孩的脑袋用力往后一推,小女孩直接摔倒在了沙发上,也老实了下来,坐在沙发上呜呜的哭。

马建国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这又是那两条蛇上身了,又是那两条蛇上身了,仙姑,你可要救救我女儿啊!”

从见马建国到现在开始,马建国这才开始哭。本想和马建国说这件事情我会给他办好的,但是还没等我说出口,柳龙庭抢了我的话,对马建国说:“你家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确实有点难办,并且这一两天也没办法办好,这样吧,今天就算了,我夫人坐了这么久的车也累了,你送我们去个酒店休息,明天再来解决你的事情。”

我还打算将这件事情尽快处理了,柳龙庭这忽然拖了时间,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想法,不过我跟他毕竟是合作的,也配合他顺势说确实是很累了。

“累了去什么酒店,直接在我家啊,我家有好几间客房。”马建国从地上站起来,说着叫他女儿带我们上楼。

柳龙庭看着马建国的眼眶一窄,起身就走。

这样也没办法了,马建国还指望我们给他驱邪,就带我们去市里酒店开了个房间,说明天再过来接我们。

柳龙庭直接把门给关上,并没有理他,我觉的好奇,问柳龙庭为什么不早点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我们也好早些回去。

“他们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在作祟,相反,他家可能还供了仙,所以他才能看见我,把我当成正常人。”

家里供了仙,一般都不会再受邪灵侵扰,但是马建国又请了我们给他驱邪,这不是穿了雨衣又打伞,多此一举吗?

“那小姑娘刚才上身也是装的吗?还有他家的那股难闻的蛇腥味?”

当我说到蛇腥味的时候,柳龙庭莫名的看了我一眼,点了下头:“应该是为了混淆我们判断提前就安排好了的,不出所料的话,他这次真正的目的,是我们。”

“我们跟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对付我们?”

“有些时候想要一个人的性命,并不一定是有仇,况且我们两个现在都是在修炼的人,刚才我感觉到他家的仙气微弱的几乎都没了,如果仙家不是耗用了很大的修为,是不会如此狼狈,我怀疑,马建国是想拿掉我们的灵气,供给他家的仙。”

这身为仙家,却要靠夺取别人的灵力提升自己,这不就是妖怪了吗,还没等我问明白,柳龙庭却跟我说他先去洗个澡,我们也不怕他们,毕竟目前来看,我们还是占优势的。

原本柳龙庭在我心里,那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毕竟他在我面前,除了跟我做那种事情,就是一副天上仙人坠凡间的模样,他这么一说要去洗澡,倒是让我觉的接了不少地气,觉的有些好笑,便也没缠着他问。

浴室里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听着这水声,我竟然不怀好意的意淫起柳龙庭来,那天在山神庙里的时候我见过他的身材,那简直就跟电视里的男模有的一拼,肌肉紧致肤质细腻,那段结实有力的腰身前后动起来的时候,都能把女人看潮高。

“白静,你帮我把衣服拿进来一下。”柳龙庭在浴室喊我。

他这一声喊,顿时把我思绪给拉了回来,我到底是多缺男人,不要脸到连柳龙庭都yy,顿时就觉的有些羞愧,赶紧把睡衣之类的拿过去,只见柳龙庭已经将浴室的门打开,直直的站在浴室的细细水流下,身上可耻的都不找东西遮挡下,我吓得赶紧的转过头去不敢看他,将衣服递给他,说给他拿过来了。

柳龙庭的手搭了衣服上,手腕一转,却直接拉住了我的胳膊往浴室里拉了进去,门一关,将我抵在门上,用还流着水珠的胸膛直接贴在了我脸上,问我说:“现在我身上的腥味还重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