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见他最后一面/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几个大白影,就像是被水泡的已经肿胀的巨大尸体,我整个人都快吓傻了,这就算是鬼,这大白天的也不敢现形吧!

“那几个人影,就是之前在湖里死的年轻人吗?”

男人看了看这几个白影,摇了摇头说:“这个不清楚,没敢上前去看,不过几年前湖里死的都是几个年轻的女大学生,到现在都没有结案,以前还只是在水下吓吓人,就是这十天左右,开始浮到水面上来,好在现在天冷,这段时间都没人来这里玩。”

那为什么之前不从水里站起来,就这十天左右往水外面站?这么算起来的话,我当弟马,也的就十来天左右的时间,那东西该不会就是冲着我来的吧。

我想完顿时觉的我自己傻逼,毕竟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仙姑,你现在相信我们没骗你了吧,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女人声音十分怯弱,我现在也头皮发麻,也不敢动啊,可是事情到了这份上,退回去也不可能了,于是从我包里拿出我昨晚画的一叠黄符,抽出两把给了夫妻两人,虽然我心里很害怕,但也怕等会出了什么事情会连累到两夫妻,所以就叫她们都在岸边等着,我过去看看。

现在我要搞清楚这三个到底是魂魄还是他们的尸体,虽然无论哪一种,都能把我吓得魂飞魄散,等会我就要见机行事,如果我的符对他们有用的话,我就收服他们,如果没用的话,我就跑,叫英姑自己来处理这件事情。

这么一想,心里也有了些底气,向着那三个大白人影慢慢走过去,并且随着靠近,我能越来越清晰的看见她们具体是什么样子。

是三具尸体,不过,不是被水泡的肌肉膨胀,而是被冰块冻住了,直直的立在了一个大冰窟窿的边沿,是三个女人,还挺年轻,模样看着跟我差不多大的年纪,冰块下的身体没有一丝的衣物遮挡,光秃秃的,什么都看的见,也不知道生前经历了什么。

难道这三个女人就是几年前在湖里遇难没有打捞上来的女尸?

我心里有点不敢确定,但又不敢粗心大意,拿着我手里的符在这三具女尸周围摆了一圈,三具女尸也并没有因为我摆了符而有任何动静,依然挺立在冰块里,丝毫不动。

这特么这就奇怪了,她们都现身了,难不成只是想在这里装装样子吓吓人?

原本我都打算好如果她们攻击我的话,我就用符对付她们,可现在她们都不动,我都不知道拿她们怎么办,像是狗馋屎似得绕着她们转了好几圈,倒也没多害怕,就是越来越气,要是我对她们再没个说法啥的,我怎么去和那两夫妻交代?

这种时候,要是柳龙庭在这就好了。

正当我苦逼的蹲在冰面上,苦思冥想用什么办法对付这三具女尸的时候,一阵男人的声音忽然从我身后不愿的地方传了过来:“你真是个弱智,她们尸体都出现了,你打电话报警不就行了!”

我顺着这声音转头一看,竟然是柳龙庭!

握草!

这个瞬间,我真的是有种想叫他爸爸的冲动,之前对他的嫌弃一扫而光,赶紧的起身迎向他,此时他穿着一件藏蓝色翻着白毛领的大衣,头发打理的一丝不乱,手上拎着一个不大的手提箱,脖子里配着条撞色格子围巾,洁白的俏脸半张都掩在围巾里,看起来暖和又时尚到不行。

我从来都不知道柳龙庭的衣品有这么的好,之前我还以为他只会穿白衣服呢,现在他走到我身边来了,我赶紧的接过他手里的箱子,问他:“你不是回家去了吗?为什么又来这里了?”

柳龙庭看我这幅讨好的狗模样,哼了一声:“我路过这里,不放心你,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你真是比我担心的还要蠢。”

这一见面就被柳龙庭骂,我心里是十分的不爽的,于是对他说遇到这种情况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几具尸体一动不动,我能拿她们怎么办?

柳龙庭抬头看这几具女尸的时候,眼神里流露出一股似乎是认识这几个女人的惊疑,不过立马平静了下来,跟我说:“这几个女人,都死了好几年了,我估计这湖底还有什么冷水区域,或者是有常年不化冰的地方,她们的尸体被卡在了那种地方,所以尸身一直都没有腐烂,至于她们的死因,你把岳天香请来问问,她比我更擅长与阴者交流。”

请岳天香?就是我接的王宏的那单生意,那个被流放了的女人?

“怎么请啊?”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看了我一眼,干脆也懒得跟我解释,直接附身到我的身体里来,告诉我说等会我就学着他怎么请,岳天香是我们堂口的兵马,以后我要是请他们的时候,要唱词。

说着柳龙庭控制我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并着捏着大拇指,嘴里开始唱腔:“左转十八湾,三湖连成天,天里有亡魂,恭请岳夫人,请天香来把关,把关什么呢?问清亡魂何死因,是否还有何遗愿?”

柳龙庭唱完后,将刚才捏着的手指在地面的冰层上逐渐的开始写岳天香的名字,写的很慢,似乎他写字的速度,就是岳天香来的速度,当最后一笔封口的时候,一阵冷风,直接上了我的身。

说也真是神奇,岳天香一到我身上,刚才没有半点声音的女尸,现在我竟然听见了她们都在哭,几个妙龄女孩子从冰块里出来,叫我们救救她们,她们是几年前来这游玩的女大学生,见三镜湖的水质好,就都脱了衣服下湖游泳,没想到却被湖里的暗流卷进到一个水下冰洞里,被卡死在了里面,这次是卡主她们的冰块断裂,她们才得以飘到冰面上来,只求我们带她们回家安葬。

当我身体里的岳天香问到她们有没有别的遗愿的时候,其她的两个姑娘说没有,其中一个长得很是漂亮的姑娘,支吾了一会,对我说:“我还有个愿望,就是希望再见柳龙庭最后一面,我知道他在这。”

这姑娘是怎么认识柳龙庭的?我简直都觉的不可思议,她是一个凡人,怎么看的见柳龙庭?难不成柳龙庭之前和那个被淹死的女孩子,有过一段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我这时候不停的在猜测,可能是岳天香与柳龙庭交涉了,岳天香直接跟那个姑娘说:“他不想见你,我们会联系你们的家人给你们安排后事,你们安心投胎去吧。”

岳天香说完这些话,又是那个姑娘的一阵哭声传了过来,不过当岳天香从我身体里出来后,我就只看见我面前几个被冰冻的僵硬的尸体。

我打了电话报了警,柳龙庭也从我身上下来了,我赶紧的问他刚才那个大学女孩子,之前是不是和他有过一腿?

柳龙庭挑了挑眉,跟我说了句不知道,要不是刚才看见那个女人觉的有点眼熟,恐怕都忘了她是谁。

听这话,看来柳龙庭之前在做仙家之前,还是个情场浪子啊,怪不得活这么好,这之前,那得被多少女人调教过来的。

我心里莫名其妙的有点吃醋,原本以为动物修仙什么的会洁身自好,他那些床上本事也是与生俱来的,他怎么这么不知检点。

“等这件事情处理完,你跟我一起回去吧,到时候你跟你奶奶说一声。”柳龙庭提起地上的箱子,跟我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