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熟悉的男人/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龙庭见英姑来了,离开了我的唇,侧头看向英姑,伸手将我从地上扶起来,顺手拍了拍我膝盖上粘的一些灰尘。

估计是见我和柳龙庭都看着她,英姑缓过来后,反而自己有些不自在,手里抱着两个盒子向我走过来,跟我说:“你们也注意一点,虽然没有明令禁止仙家与弟马之间有感情,可是这都是咱们业内大家都心知肚明的规矩,要是叫别的仙看见了,我这堂口,还怎么开!”

毕竟这是都在英姑家里,被她看见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就说刚才我们也不想这样的,就是一下不小心,就那个啥了。

本来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英姑脸上的阴气更盛。柳龙庭倒也不忌讳什么,牵过我的手揉捏着玩,对英姑说:”想不到英姑你这么大年纪了,却还见不得这个。“

”也不是我见不得……“英姑想解释,但是后来感觉有没必要,于是干脆将她手里拿着礼盒放在桌上,跟我说:“这两件宝贝,我也用不着,送给你吧,打开看看。”

英姑她会送什么宝贝给我?

我好奇的走到盒子的面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这两个盒子,只见第一个盒子里放着的是一副木雕的鬼面具,青面獠牙,一双铜铃巨眼,这大面具的头上还雕着五颗骷颅头。红缨做头发,额头装饰珠宝,耳环垂颈,下颚处挂满了一条条绣满了经文的五色鲜艳锻条:而另外一个盒子里装的是一把手摇铜铃,数百个小铃铛大铃铛结合在一起,就像是颗微型柏树似的,手柄的下面也是系有五彩缎带。

这两个东西有什么用?”我问英姑。

“有什么用?用处可大了。”说着拿起面具跟我说:“这个叫做吞口,吞口一般都是挂在门上,有驱邪的作用,我的这鎏金五鬼吞口,是祖传下来的,有很强的灵气,戴在脸上不仅能看见震慑妖邪,还能让自己堂口内的仙家听从我们的号令,而这串法铃,就是配合五鬼吞口做法镇灾的,能驱散邪气,以后你做法或者是请神的时候,都需要用到。”

我伸手接过英姑给我的吞口和法铃,试着摇了几下。然后对英姑说了声谢谢,这么贵重的东西,还是祖传下来,就算拿着光去卖钱,也值不少钱吧。

“这种东西。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一模一样,喜欢到处走,但是我老了。我没儿没女,等我死后,这些东西也会被亲戚火烧掉,还不如提前送给你,希望对你有些帮助。”

之前我还觉的英姑这人除了会坑我外简直没有别的好处了。不过现在看着英姑鬓角边冒出来的几缕染发剂都染不黑的白发,我心里也有些感慨,也许我到了英姑的这年年纪,我就是下一个英姑吧,也不知道到时候我和柳龙庭,还在不在一起。

在回家的路上,我正想提前给奶奶打电话说叫她准备好我和柳龙庭的饭菜,我们今晚会回去,毕竟现在柳龙庭只能以我们人的模样出现,与其让他看着们吃饭尴尬。还不如和他一起吃,人多就热闹了。

不过还没等我拨号呢,奶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问我说今晚我会不会回去,家里有人在找我了。

“是看香的吗?”我问奶奶。

电话那头传来了奶奶爽朗的笑,跟我说不是来看香的,是单独想见我,说是有事情想跟我谈,还是个男的,长得人高马大,还挺标致的。

这奶奶鲜少夸谁谁谁长得好看,就算是看见了柳龙庭,也没说柳龙庭好看过,而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还什么时候认识过比柳龙庭还好看的人,毕竟柳龙庭在我心里,所有男人就他最帅。

柳龙庭坐在我身边见见我笑着的样子,以为我在打那个男人的主意,顿时就冷冷的哼了一句:“白静,你合谋山神算计我的这件事情,我还没原谅你。你要是再让我发现你一边跟我好,一边心里惦记着别的男人,有什么后果,你可要自己考虑清楚。”

柳龙庭这话说的半真半假,这让我顿时就挽着柳龙庭的手臂摇着,对他说怎么可能呢,我这心里只有他一个,怎么还会想着别的男人。

我说这话的时候,旁边坐着的一个小姑娘都听起一身鸡皮疙瘩了,赶紧的跟着一个老头换了位置,不想坐在我和柳龙庭的身边。

回到家里,奶奶给我开门,我看见我家沙发上确实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他还带了两个人来,他坐在沙发上。那两个人有沙发也不敢坐,而是坐在了旁边几把端来的椅子上。

奶奶一边拉我进门,一边迎着走在我身后的柳龙庭进来。

柳龙庭是蛇,蛇都怕冷,当奶奶看见柳龙庭裹着比我还多的衣服的模样。不心疼她的孙女,反而心疼柳龙庭:“唉哟,看把我小祖宗冻的,白静啊,你啥时候去学校啊,要不这几天去买辆车吧,你身子壮实,不怕冷,这要是把柳仙家的身体冻坏了,你可担当不起。买辆车在外面的时候,也能让仙家在车里暖暖身子,可不能让仙家跟着你吃苦。”

我去,奶奶她这是说的什么大反话,明明就是我跟着柳龙庭吃苦的,怎么现在反过来是柳龙庭跟着我吃苦,不过家里有客人在,我也没和奶奶过多说什么,而刚才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见我回来了,就站了起来。向我走过来,自我介绍说:“我叫薛天泽,跟你一样,也是弟马,这次没有提前跟白小姐提前打招呼就冒然造访,还希望白小姐你不要介意。”

这叫薛天泽的说话还挺客气,我抬眼看着他,薛天泽长得确实也还不错,脸庞菱角分明,浓眉星目,十分的硬气,看起来就像是之前当过兵回来的,怪不得是奶奶会夸他好看,毕竟在我奶奶的这个年代,看起来刚毅有力的男人。才是她们的择偶标准啊!

不过当我看着这薛天泽的脸侧的时候,这男的脸色有一块暗色的花形胎记,这胎记,顿时就让我想起了年前我们从三镜湖回来的路上,也看见过一个开着奥迪的男人的脸。那男的也有个一模一样的胎记!

这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我转头看向柳龙庭,想问问柳龙庭对这男的有没有什么印象,但是这会柳龙庭已经去了仙堂里,没人跟我证实,我就只能请这薛天泽坐。问他说有什么事情找我?

“这次我来,是来接回我的出马仙。”薛天泽一边说着这话,一一边叠着腿跟我说:“几天前,我的仙家落在了京城的香山,当时我手头上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于是让我的仙家在山上等了我几天,没想到我再次去的时候,仙家已经被人收走,我经过几番打听,那个收掉我仙家的人,是你。”

薛天泽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简直都惊呆了,短短的几天时间,薛天泽竟然从北京打听到东北,并且快速的定位我家在哪里,并且正好能在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来找我,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白小姐,你还在听我说话吗?”我在惊讶的思量薛天泽的怎么有这么牛逼的能力时,薛天泽这时候提醒了我一句。

“啊,在啊,你说的什么我知道,在香山上我认了凤仙当我的出马仙,既然是你的,你就将他带回去吧。”

我爽快的回应薛天泽,而薛天泽点了下头,跟我说了句谢谢,而就在我打算进屋将凤齐天的名字从我的堂口撕下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凤齐天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一把手就抓住了我的手腕,跟我说:“白静,你可别背着我黑我,我就会认你一个出马弟子,你干嘛要把我的名字给撕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