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流放/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龙庭他跟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情绪愤怒到了极点,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时间,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子就往我身后的沙发上推上去,死死的捏着我的腮帮子,那张凶狠的脸帖在了我的耳边,恶狠狠的对我说:“你之前不是嫌我脏配不上你吗?那我现在就要让你看看,被肮脏的东西缠的生不如死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

身上的外套直接就被柳龙庭脱了,他二话不说的就抱着我向着卫生间走了进去,将我放在卫生间大镜子的洗手台上,一言不合的就开始亲我,然后用手将我死死的压在台上,端着我的脸让我从镜子里看着他……。

“怎么样?如果你说你以后想起我这么侮辱你的样子,你会不会想将我千刀万剐?”柳龙庭看着镜子里的我笑,并且强迫着我也跟他一直看着镜子。

其实。我还不是很听的懂柳龙庭在说什么的?好像是在说他喜欢我,但是我好像还看不起他,所以次才会来报复我,可是我最先认识他的时候也才八岁,八岁我都没跟柳龙庭说过话。怎么可能会看不起他,那么,他说我看不其他,也只有一个可能性了,就是他说的,是上辈子的事情。

如果是上辈子的话,那柳龙庭刚才所说的一切都能解释通了,我上辈子的时候,柳龙庭喜欢我,但是我不喜欢他,所以这辈子,他就开始想报复我,不过我估计柳龙庭应该还喜欢着我,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对我时好时坏的。

“我才不想将你千刀万剐。”我回复柳龙庭。

本来我也是好心的说一句。毕竟就算是柳龙庭和我的前世有什么纠缠,我也不记得,我就知道我现在就很喜欢他,并且为他现在的变态而感到很无语。

“怎么?你难道连杀都不想杀我了?难道你就不能看在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心里,哪怕是一粒芝麻灰尘大小的地方,都不愿意给我吗?”

我刚想开口说话,柳龙庭似乎不想再听我说任何的话,伸手过来捂住了我的嘴,将我面对着墙一下下的用力按着。而我此时也感觉到他应该挺伤心的,因为有冰冷的水掉在我的背上,我想看看柳龙庭是不是哭了?

但是每次想转过头去的时候,柳龙庭总是按住我的头不让我看他,甚至威胁我要是再敢转头,他就把我弄死在这里。

当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柳龙庭情绪缓了过来,什么解释的话也都不对我说,而是将脸帖在我有些隆起的肚子上听了一下,然后拿起花洒调节洗澡的热水,跟我说以后他动作粗鲁了的话。叫我制止他。

特么柳龙庭他现在还好意思跟我说这种话,他刚才那副蛮横的劲头,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刚柳龙庭这么对我。我心里还挺开心,因为他说他爱我了,

“你真的喜欢我上辈子?”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被我这话问的怔了下神,然后反应过来,平淡的跟我说了声:“没有。”

“你可拉倒吧。白让我这么开心的被你X了这么久,那你要是不喜欢我刚才跟我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有本事你现在就说喜欢我,。”我逼问柳龙庭。

柳龙庭不想说,转身想出去,但是我立马拦住了门。不让柳龙庭走,想走的话,那就像刚才那样说喜欢我啊!

可能是柳龙庭以为这种时候我在无理取闹,他自己也在心烦着,见我这么缠着他,生气的按着我的肩,脸向我凑过来,粗暴的跟我说:“我爱你,我爱你,这样你满意了吗?!”

“我也爱你。”我立马回答柳龙庭的话。然后摸着他的手,跟刘龙庭说:“我们在一起吧,我爱你,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我被你撩的控制不住的喜欢你,这辈子,我也只想和你在一起。”

我说着这话的时候,想学一下电视里的那种唯美浪漫的法式热吻,想去亲柳龙庭,可是柳龙庭比我高了一截,他这么背挺腰直的站着,我都亲不到他,他这会却也不弯下些腰来,只是低着脸,直直的盯着我看。

“你不答应就算了,我为了了追你脸皮都不要了,老这么给你表白,你还这么无动于衷,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就换个人喜欢了!”

我说完也不堵着柳龙庭了。转身想走,而就在我转身的时候,腰里忽然搂进来一双手,紧接着,我就被柳龙庭横抱了起来,抱着我和他一起躺在被子上,他的脸就贴在了我的耳边,轻悄悄的跟我说:“这种话,要我和你说,只是我今天的心情大起大落的太厉害,期待了几百年的话,你忽然这么正式的对我说出口,我高兴的有点不知所措,陪我睡一会,让我抱抱你。”

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双臂紧紧的搂着我往他有些微凉的身上压,本来想亲我,但是唇快凑到我额头边的时候,又像是得到了什么心肝宝贝似得,又舍不得亲。就这样抱着我,睡了一个晚上。

因为昨晚我一直都被柳龙庭抱着侧身睡的,今早我的腰都有点酸,见柳龙庭都醒了,我推开他的怀抱,舒舒服服的在床上平躺了起来。

柳龙庭这会醒了也不睡,伸手支撑着脑袋一直都看着我。

这大早上的背他盯着我想睡也睡不着啊,于是还是向着柳龙庭侧过身去,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问他说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啊?

柳龙庭的皮肤很细腻。哪怕早晨这么起来,他的脸依旧白静光滑的像是玉雕的,这么好看的人,为什么我以前会不喜欢他呢?

“想把之前没有看过你的早上,都补回来。”柳龙庭这话笔昨晚自然多了,看来也是已经缓了过来。

昨晚听了柳龙庭发疯似得跟我说的那一席话,我心里对我前世的事情还挺好奇的,毕竟世间万物都有前世今生,柳龙庭见过我的前世,又陪在我今生的身旁。我当然要问问他我前世是什么样子了。

“龙庭,你说你喜欢我的前世,那告诉我前世是谁好不好呀!”

我和柳龙庭撒着娇,心里感慨万千,这有男朋友和单身狗的区别,就在单身狗每天早上起床,床上只有自己一条大狗,大冷天的连个暖被窝的人都没有。

(注:已经脱单了的白静,开启了嘲讽单身狗的模式……。哈哈,哈哈,大家怕了吗?!)

柳龙庭听我问他这话,撑着手向我靠近来了一些,胸膛也帖我贴的更近,也能也觉得没必要瞒着我了,对我说:“你前世是银花教主。东北三大正式封神的主神之一,配合其他两位教主管理天下所有的动物仙,因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这辈子被流放到了人间。”

这流放,不就是跟岳天香一样的吗?只要我这辈子死了。灵魂不能归地府,也都不能上天,那只能一辈子都在地上飘着了啊!

我赶紧问柳龙庭,为什么我前世这么牛逼了,还会被流放?这都是正式受封的主神了。还管着天下所有的仙家,我是得罪谁了?又是谁这么大胆子把我给流放的!

柳龙庭沉默了一下,将身子平躺了下去,开口说:“你得罪了你自己的丈夫,是你的丈夫。亲手将你给流放的。”

丈夫?!我前世有老公了?不过,看着柳龙庭惆怅的模样,我估计,前世可能是我嫁人了,柳龙庭才看上的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