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阿瓦寨/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意思?我转头打算准备认真的看看的看看范美琪,但是柳龙庭一手挽过了我的脸,叫我别看,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在飞机上的时候,我和柳龙庭和范美琪是买的连坐的,范美琪靠窗坐着,我坐中间,柳龙庭坐在最外边,而凤齐天,就变成一只鸡的模样,站在我的肩上。

自从刚才柳龙庭和我说了你句话之后,我就一直都很提防着范美琪,可是这一路上,范美琪还是一副大一小学妹的样子,害羞内敛。不爱说话,她这样子,也不像是柳龙庭说的那样,是个还阳的死人啊。

帝都飞贵州大约也就是三个来小时的时间,但是去范美琪的家里。还要转火车转汽车,再后来还要步行七八里的山路,才到她的老家,一个在山脚下的村寨子里。

寨子叫阿瓦寨,因为离市区偏远,寨子里也比较落后,平房很少,几乎都全都是一些木质的吊脚楼,寨子后面就是梯田,一道道的,开着油菜花,倒映着蓝盈盈的天,美的醉人心脾。

原本在来的路上,范美琪一直都跟我说她老家特别的落后特别穷啥的,我还以为是个多么穷山恶水的地方。但是见这如此美丽的景色,我都恨不得多在这里住上个几天,就像是免费来这里旅游了一般!

范美琪她老爸是村长,他家的房子,也是整个寨子里最好的房,三大层,刷着百墙,大朱门黑瓦倾斜房顶,窗前种着几棵早开的杏花,在这身边全都是木质吊脚楼的房中间,看着也不突兀,美的很。

因为我们在飞机和车上都呆了一天的时间,现在回到范美琪家里坐下来的时候,都晚上八点了,她爸爸看起来是个很和蔼的种田男人,给我端来一些烤着的番薯片花生,还有一些糖果,说这些还是过年的时候留下来的,美琪去上学后,家里也没人吃。而范美琪的母亲,就在厨房里给我们做菜。

范美琪的爸爸陪我们聊天的时候,就问我什么专业啊,然后又各种夸我的专业好,说以后还能为国家做贡献报效祖国走向国际什么的。反正说的就是各种豪迈,而范美琪也和我们坐在一块,她爸爸跟我们讲为人处世的道理的时候,她就一直都盯着她爸爸看,就像是从小到大都没看过似得那般留恋。

她这样子让我忍不住有些心疼她爸爸来。心想着他爸爸知道他的女儿是个还阳的死人吗?虽然我现在也不不是非常懂这还阳的死人具体是个什么意思。

当范美琪她妈妈端着一盘盘的鸡鸭鱼肉上来招待我们的时候,我因为一天的舟车劳顿,胃里早就被震得不舒服,于是一口也没吃,柳龙庭也没吃。反而是我抱着的凤齐天,见着一桌子的好菜,急的心慌,但是他这会又不能现身,所以只能看着干着急,叫我能不能先把这家人支开一下,他想吃口肉啊!

现在是我们在范美琪的家里,我们是客人,哪有客人支开主人的,我就按着凤齐天叫他别吵。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还是什么,我们在桌上谈了一会话后,范美琪她妈妈忽然跟我们说想去上厕所。

这特么就尴尬了,我心里一阵心塞,本来就没食欲,看着桌上的菜就更没有食欲,范美琪见她妈妈忽然在桌上说这话,顿时就说了她妈一句还有客人呢,能不能注意着一点,然后陪着她妈妈一块去外面了,让他爸陪着我们。可这时他爸吃着吃着,忽然也放下了筷子,叫我们等会要他婆娘给我们安排睡的房间,他先去睡觉了。

这还真的是奇怪的一家子人,不过毕竟这是个偏远的山寨子里,以前的人没上过学念过书,很多生活习惯和礼貌问题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不过现在身边都没人了,凤齐天立马现出他的人身,根本就不顾及他的手脏。直接抓起桌上的一块鸡腿吃,一口咬下去,满嘴的肥油,看着就觉的这些都是脂肪。

我也趁着这个时候,问柳龙庭他刚才在机场和我说的死人还阳,是什么意思?

柳龙庭站起来看了看屋里,跟我说这死人还阳,其实就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但是她心里有个强大的念想,这个念想也叫做夙愿,等这种未完成的夙愿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后,就会支撑着她死去的身体,再次的活过来,这种死后还阳的人,她们的外表与我们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但是皮下里的血肉已经凝固了,刚才他看见范美琪提着一大袋的东西挽在手腕上的时候,她手腕上的肉竟然塌陷了下去,并且也没有勒出一点的血色,正常人是不会这样的。所有就怀疑她已经死了,而这个村子,他也感觉有点奇怪,但是至于奇怪在哪里,他一下子又说不上来,现在外面的天也黑了,也看不出什么,等明天天亮了,我们再出去看看。

现在凤齐天只顾着吃,都没听我和柳龙庭在说什么。看着他这副吃相,我怀疑他上辈子是不是饿鬼投胎来的。

在三十分钟后,范美琪和她的妈妈从外面回来了,跟我们说厕所离得远,希望我们等的别介意,本来还想叫我们吃菜的,一看桌面已经全被一扫而空,我和柳龙庭端端正正的坐着,有些疑惑,也就以为我们吃过饭了。就带着我和柳龙庭上二楼,跟我说她们老家这边习俗是没有结婚的男女是不能睡在一块的,于是叫我跟着她一起睡,柳龙庭一个人睡在我们隔壁的房间。

我和范美琪睡同一个房间,柳龙庭自然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就跟范美琪说:“我跟白静现在已经算是夫妻了,家里人都同意我们在一起了,这样也不能同一个房间吗?”

范美琪听刘龙庭跟我说着这些话,笑的满脸羡慕,跟我说羡慕我们能这么相爱,但是她们这边的规矩就是这样,如果没有结婚的的,是不能睡在一起的,不然是要被浸猪笼的。

这浸猪笼我还只是在电视里听说过,现在没想到范美琪家里也有这样的事情。不过毕竟还是要入乡随俗,于是我就跟柳龙庭说反正他也在隔壁,没什么事情的。

“是啊,我也还在白静身边呢?你放心的去睡吧,今晚有我来保护我弟马的安危。”凤齐天就像是挑衅似得故意和柳龙庭说这些。而柳龙庭冷着一双眸子看了凤齐天一眼,对着我说:“今晚你睡觉最好是老实一点,要是让我发现你敢做出什么小动作,带时候可不要怪我不念情分。”

柳龙庭这话是说给凤齐天听的,但是范美琪看不见凤齐天。以为柳龙庭说的是叫我老实一点,于是就赶紧的为我辩解说没关系的,只要我不嫌弃,她就很满意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和范美琪躺在同一张床上。凤齐天就睡在我和范美琪的中间,一趴在床上,就立马睡着了。

虽然我知道范美琪有点不太正常,但是女孩子和女孩子睡在一起,总有讲不完的话,范美琪问我说:“你的男朋友,也不是一般人对吗?”

我点了点头,说不是,他是我仙家。

范美琪听我说这话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说我们关灯睡觉吧。

我们躺下后,我本来还想提醒我自己防备着点范美琪,但是我又困得很,迷迷糊糊的就这么睡过去了。

而估计是半夜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我在做梦还是错觉,我总听见范美琪现在正在床上吃东西,咬的嘎嘣嘎嘣脆的,就像是在吃着脆骨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