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蛇毒/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龙庭出来找我了?吓得我赶紧的往四周看,只见周围除了来来往往的车辆行人,也并没有柳龙庭的身影。

我心情逐渐的平静下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在害怕什么,我也没做什么对不起柳龙庭的事情,况且我们也只是在谈恋爱的阶段,出去玩一会也没什么关系吧。

出租车行驶了三十几分钟后,到了我家小区门口,我抬头看了下家里的窗户,还亮着灯,心里想着凤齐天该不是吓我玩的吧,柳龙庭这不在家吗?

上了电梯。我给柳龙庭的手机号发了个日你妈批的短信骂他,然后打开我家的房门,一开门便见柳龙庭穿着宽松的睡衣在在客厅里收拾衣服,脸色平静的不能再平静。

刚我提起来的那颗心顿时就放了下来。笑着朝着柳龙庭走过去,问了他一声收拾衣服啊?不过说着这话的时候,我看见地上还放着个大行李箱,我的内衣裤衣服什么的,都和他的衣服整齐的叠在一起,于是对他说:“我们这是要出远门吗?”

“嗯,对,回东北,等会你把你老师的号码给我,我帮你办理休学手续……。”

“等会,我没说要休学啊,我明年都要毕业了。我休学干什么?”我打断了柳龙庭的话。

柳龙庭看着我,停下了自己手里叠着衣服的动作,跟我说:“休学回去跟我结婚,你不是一直都想嫁给我吗?那我们就回去结婚,以后你就在家,哪里都不准去。”

我惊讶的看着柳龙庭,心想着他今天脑子里是哪根筋搭错了,我跟刚确定恋人关系,就算是急着结婚,那也得等我毕业啊。

“会不会有点太急了啊?!”我向着柳龙庭伸手过去,正想挽住他的手臂,却没想到柳龙庭这会还没等我挽到他手臂呢,手掌一把就抓住了我,不让我碰他,语气顿时也阴冷了下来:“那你是不愿意吗?”

我一边抽着被柳龙庭握疼了的手掌,一边跟他说我愿意啊。就是觉的时间太仓促了些,而且我们的关系还没告诉我奶奶呢,起码这件事情,也先和奶奶说一下。再做打算啊,毕竟我奶奶养了我这么大,忽然说结婚就结婚,我怕她接受不了。

“你怕你奶奶接受不了?接受不了什么?”柳龙庭冷笑了一声:“接受不了她那这么多人追求的大孙女却要嫁给一条蛇吗?”

本来我就没介意柳龙庭是蛇的事情。他自己却拿他是蛇的事情来说我奶奶,这让我顿时就有些生气,对柳龙庭说他这话说过分了啊!

“这就过分了?那你每天跟凤齐天眉来眼去就不过分,背着我在外面跟别的男人好就不过分?都知道那男的喜欢你。你还倒贴着跑过去,搂搂抱抱的,你以为我没看见吗?”

“你跟踪我?”看着柳龙庭朝我咄咄逼人的语气,我现在真的是后悔我刚才怎么就没和卫琼多抱两下,亏我刚才还这么在乎柳龙庭。

“跟踪你怎么了?难道要我在家里什么都不管你,你去外面勾三搭四吗?”

我简直不理解柳龙庭脑子里在想什么?他一个男人,还修炼了七八百年的男人,为什么还还这么偏激不可理喻。之前我还觉的他理智聪慧,现在看来,他除了就是一个小心眼爱吃醋的男人,什么都不是!

“我什么时候勾搭过了,你说我勾搭谁了?”我沉住我最后的脾气问柳龙庭。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你勾搭了多少个,难道那个卫琼,不是吗?”

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使劲的将我的手从柳龙庭手里抽了出来,将我包里给他买的手机一把掏了出来往地上一摔,对柳龙庭放狠话:“对啊,我就是去勾搭男人了,你要是看我不爽的话,我们分手吧!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我转身就想往外的走,但是柳龙庭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我会走,直接按住我的肩往他怀里一拉。下半身顿时就变成粗壮的蛇尾,也不顾我的疼痛将我往墙上用力的按着,蛇尾使劲的往我的裤子里钻进去。

“想走?做梦吧,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柳龙庭朝我弯下腰来,唇就帖在我的耳朵旁边跟我恶狠狠的说着这些话,跟本都不等我叫他放开我,他一手摸进了我衣服里,一手捂住了我的嘴,脑袋猛的往我脖子里一探,张开一张大口凶狠的就往我的皮肉里咬,而与此同时,下面有两个东西。也是凶很的往上捅,疼的我一声尖叫,张嘴就往柳龙庭捂住我嘴上的手咬上去。

这一个晚上,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也不知道我喊了多久,整个人就想是死了一样,中途凤齐天来敲门,被柳龙庭说是我们在玩游戏,叫他别管,直到天亮的时候,柳龙庭才停了下来,我两腿的血与水的混杂物。躺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柳龙庭见我这样,一点怜惜的表情都没有,而是很自然的去打来温水拿来药,给我擦干净身上的血,又给我上药,途中很平淡的跟我说:“很痛对不对?痛就对了,我不会打你,但我会惩罚你。让你知道你犯了错,以后不敢再犯,以后还敢背着我去跟别的男人见面吗?”

柳龙庭问我。

我哭的眼睛都红了,不想理他,转过了头去。

而柳龙庭可能是惩罚我够了,他的心情平静了很多,也不纠结我的回答,而是跟我说:“昨晚我没有激动,我说的是真的,我们结婚吧,等你以后把孩子生下来,你就在家带孩子。外面的事情,交给我来做就好。”

我的性格也并非这样逆来顺受,假如我之前有百分之八十爱柳龙庭,而如今降的不到百分之三十。我怎么可能会用这百分之三十爱去跟他结婚,放弃我的学历,还有我以后的生活。

我依旧是没有理柳龙庭,而柳龙庭给我穿好衣服后就去做饭了。我想下沙发装口水喝,可是看着我浑身的淤青,移动不得丝毫,疼的我哭都哭不出来。

大概是八点多的时候。我班团支书打来电话,问我怎么又没去上课?连假都不请,我要是再这样就要被学校开除了!

“我身体不舒服,你帮我请个假吧。”我跟团支书说。

“你这今年是怎么了?算了算了,我帮你请吧,对了,你知道卫琼老师的事情了吗?”团支书问我。

现在我听到卫琼这两个字,浑身瞬间就疼的一阵发抖,不想听到他的任何消息,而团支书却快言快语的对我说:“他昨晚开车回家的时候出事了,把车停在了他家楼下的车库里,早上有人发现他的时候,坐在车里就像是死了一样,浑身都是伤口,像是被蛇咬了似得,浑身淤青,看样子蛮难救活了,现在被送往医院了。”

“被蛇咬的?”我心里顿时一惊:“你怎么知道是被蛇咬的?”

“是班主任说的啊,班主任今早到看了,卫琼老师身上都是血,就连脸上都有一双双的牙印,口吐白沫像是中剧毒了,现场还找到了一些蛇脱下来皮。”

我听到这的时候,往后的就再也听不下去一丝一毫,而团支书听到我这边没了回应之后,喂喂喂了几声,也就把手机挂了。

这卫琼昨天晚上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无缘无故的,就被蛇给咬了。

正好这会柳龙庭从厨房出来,问我说想吃什么?

我看了柳龙庭一眼,问他说:“卫琼昨晚被毒蛇咬了,你知道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