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身份迷云/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去,我顿时就给吓傻了,尖叫了一声顿时就往我身后柳龙庭的怀里钻进去!

柳龙庭见着这磅礴着气势向我们冲过了来的灰龙,猛地将我往人群里一推,叫我走远点,那龙王是冲着他来的!

话音刚落,因为柳龙庭只顾着推我了,他根本就没有躲闪的机会,而那灰龙直接快速的围着柳龙庭身子绕了一圈,从他背后凶猛的向着柳龙庭的身体里穿了进去!

当那灰龙从柳龙庭的胸口呼啸着钻出来的时候,带出柳龙庭身体里的一道道白气迸发出来,并且张狂的围绕着柳龙庭的身边。让谁都不准靠近柳龙庭!

我被柳龙庭推倒在人群里,直愣愣的看着柳龙庭被那条灰龙带出无数的精气之后,跪在了地上,一口猩红的血从他的口中吐出。立即染红了他洁白的下巴。

“柳龙庭!”

我大声的喊了柳龙庭一声,想向着柳龙庭跑过去,但是那条灰龙见我想过去,迅速的掉转过它那只巨大的龙头过来,张开巨嘴朝我一吼,一股巨大的腥味瞬间就朝我的脸上扑过来,一个十分威严苍老的声音从这大龙的嘴里传了出来:“退下去!我要将这孽障绳之以法!”

这声音巨大的都快把我的耳鼓膜给震碎了,而也是在与此同时,在我身体里的凤齐天瞬间就掌控了我的肢体,迎着灰龙走过去:“你敢!”

凤齐天用他自己的声音说着这话的,威严十足,我从来都没听过他用这么正经的语气说话。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

凤齐天说着这话的时候。控制着我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我面前的这条灰龙看!

灰龙刚才可能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弟马,但是这么认真一看我之后,认出来我身体里的凤齐天,语气稍微低了些下来,但依然浑厚:“原来是凤上仙。”

“你还当我是上仙?我给你面子来送你上天,你为何要害我弟马的仙家!”

凤齐天把他和柳龙庭分的很清楚,他是他,柳龙庭是柳龙庭,两人会联系在一起,只是因为他们是我的仙家。

“这孽障在我的管辖范围内杀生,天不行道,我就替天行道,给我京城百姓一个交代!”

“那你可知他是东北长白山柳家老三?他的大哥比你我辈分都高,你要是处决了他,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灰龙原本刚才见到凤齐天的时候,语言还弱了些下去。现在这会听到凤齐天说这种话,气焰反而嚣张了起来:“凤上仙,我看你从前是上仙的份上,才对你如此恭敬。却没想到上仙被贬下凡后也懦夫了起来,尽管他柳家势力再大,这天下也还不是姓柳的,这天子脚下的领土。从前也是上仙的管辖范围,难道上仙就不想为民除害吗?!”

“为民除害是你的事,不过我警告你,这柳三郎。你要是动了,你上天复命,也是死罪一条!”

凤齐天似乎已经不想跟灰龙争论下去,直接对灰龙放狠话,可是这灰龙貌似就是个耿直一根筋的主,依旧缠着柳龙庭盘旋,语气的气势丝毫未减:“我灰龙之所以不当出马仙也能在这个世界上存活到现在,完全是因为这里的百姓给了我信仰。才让我得以生存,我这条命,就是这皇城百姓的,哪怕是死,我也要给他们讨回一个公道!”

灰龙这话,顿时就引起我身后一些弟马和地方仙的欢呼,一个劲的说要处死柳龙庭,这会柳龙庭被灰龙伤的大失元气,凤齐天又不擅长打斗,如果这时候灰龙对柳龙庭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我们谁都救不了他!

正在灰龙被一波高出一波的呼喊声捧起来的时候,眼见着灰龙就要对柳龙庭动手,我心里此时都要急的哭出来了,但是此时控制着我的是凤齐天,凤齐天此时倒也是不慌不忙,伸手握住我自己的脸。对灰龙说:“那你再看看这张脸,你现在要杀的那个地方仙,是她现在最喜欢的玩物,你要是看清楚了这张脸是谁,你想杀想放,随你处置。”

“别跟我玩这这种把戏!”灰龙说着这话,并不想理凤齐天,但是灰龙不理我,凤齐天就控制着我向着灰龙的面前走过去,迎着灰龙呼出来的巨大腥气,拨开我的头发,让灰龙看清楚我的脸。

原本灰龙是不屑于看我。但是当凤齐天把我的脸倒映在它眼睛里的时候,灰龙看了一会,忽然,整个身体顿时一畏缩。顿时就退离了我好几米远,连看都没有再正脸看我。

“现在,做决定吧。”凤齐天问灰龙。

刚才还盛气凌人的灰龙,现在就如蔫了的柿子,沉默了一会,转头向着空中升腾上去,而凤齐天就在下面喊:“要是你把这件事情透露出去,以后会发生什么灾难。一切都是因你而起!”

“那让他今后别再踏入京城,到时候被不懂的上方仙误杀,那谁都救不了他。”灰龙说着,大声的喊了一句:“送龙王升天!”

他这一声喊,地上的弟马仙家都朝着他跪下去,而凤齐天这会也从我的身体里出来,我能活动身体了,立即就向着柳龙庭跑过去。一把将柳龙庭扶起来,一边擦着他脸上的血,一边问他怎么了,他没事吧?

柳龙庭对我摇了下头,刚想伸手想抓住我的的手,但是还没抓住,脑袋一沉,顿时就失去了知觉,一道白光从他的身体里闪现出来,瞬间就变成了一只手臂粗的白蛇,白蛇身上都是血,身体里猩红的五脏六腑全都被带出来了!

我看着柳龙庭被那老龙打成这样。顿时就心疼的呜呜哭了起来,骂那灰龙真是混蛋,要是我有本事的话,我一定要把他打的比柳龙庭惨十倍。

凤齐天原本件柳龙庭伤成这样。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的,但是看我哭的跟个傻逼似得,就不耐烦了,叫我把柳龙庭仙带回家。他先给柳龙庭疗伤,不过他不擅上医术,我东北老家不是还有只老刺猬吗,那只老刺猬厉害。叫柳龙庭回去让那只老刺猬给柳龙庭看看,那老刺猬被我供着总要干点事情的。

我点了下头,脱了外套将柳龙庭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外套里,然后捧着柳龙庭下山回家。

在路上,我在想刚才那只灰龙之所以看了眼我就走了,该不会是认出我来我前世是银花教主吧!

想到凤齐天不声不响的待在我身边,我以为他不知道我前世的身份,但是却没想到他刚才还用我的身份救了柳龙庭一命,于是我就问凤齐天,他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前世是银花教主的身份的?

“银花教主?”凤齐天眉头一皱:“你前世是什么银花教主?你现在可别乱说,要是被其他仙家知道了去禀报银花教主,你冒充她,你可就完了。”

凤齐天这话顿时就把我给说懵逼了,说他刚才让灰龙看我是谁,不是想让他看我是银花教主,用来震慑灰龙吗?

“报银花教主也没用啊,银花教主是掌管所有仙家的,要是报她的名号,那还不反而给灰龙机会,怎么可能报她的名字,你脑子抽经了吧,谁跟你说你是银花教主,银花教主还好好在天上呢。”

我是银花教主,这件事情,是柳龙庭和我说的,柳龙庭当晚说的那么激动,应该不像是在骗我的吧,可是现在看着凤齐天的表情,凤齐天也不像是在骗我啊!

“那你刚才让灰龙看我的脸,是想告诉他什么?”我问凤齐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