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分别思念/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齐天很调皮的看了我几眼,偏偏就是不说,说我知道这么多不好,再说现在不是正好没啥事情了吗?叫我别想这么多。

我顿时就伸手在凤齐天的手臂上打了一下,骂他这是什么意思,搞得他和柳龙庭貌似都知道很多事情,就只有我不知道,这种感觉很不好受啊,于是又缠着凤齐天能不能把他知道的都告诉我?

凤齐天就是不说,说除非我叫他十句爸爸,如果我肯叫的话,他就考虑把这件事情告诉我。

我顿时就骂了句凤齐天傻逼,不说就不说,我还不想听了呢。

我们打车回家后,我端出水来给龙庭擦干净了些身子。凤齐天就开始给柳龙庭疗伤,不过毕竟凤齐天也不擅长,所以除会输入一些精气给柳龙庭稳住身体状况的话,也没其他的什么作用,从中午到下午。凤齐天一直都在往柳龙庭身体里输入精气,快到晚上七八点的时候,柳龙庭的才勉强的变回了人形。

这灰龙,守护了帝都这个地方几千年,他的法力自然是不用说,而且还是趁着柳龙庭推我的时候偷袭的,让柳龙庭几乎都没有防御就受重创了,想到柳龙庭还是因为我受的伤,我心里就更加的愧疚自责,要是当时我不傻逼的往柳龙庭怀里冲的话,可能柳龙庭就不会伤的这么严重了吧。

柳龙庭醒来后,我给他叫了碗外卖的粥,但是柳龙庭这会肚子里的内脏之类的还没好起来,根本就吃不下,凤齐天就站在柳龙庭躺着的床边。要柳龙庭先回东北吧,毕竟在东北就是他家的势力范围,而且这帝都经常会有上方仙下来,他以前身体好倒是没什么,现在受了伤,就先回东北避一避。

我也建议刘龙庭回去,毕竟白仙年级大了,我请他过来的话也非得折腾坏他这把老骨头。

“龙庭,我陪你一块回去吧,我回去照顾你。”

柳龙庭看了我一眼,也没顾忌凤齐天还在我身边站着呢,伸起往我的脸上摸,跟我说不用了,他这伤不是一两个月就能好的,我还要上学呢,不能耽搁这么久,他叫黄三娘来接他回去就好了。

我看着柳龙庭这幅虚弱的连唇瓣都发白的样子,心里疼的厉害,点了点头,说我送他去机场。

柳龙庭已经决定回去了。我连夜给他收拾好衣服,心里又爱他又对他的伤感到愧疚,第二天早上快要出门送柳龙庭去机场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我心想这会会是谁想敲我家的门。毕竟要是凤齐天的话,他早就是用手拍了。

我跑去将门一开,顿时,一个长相乖巧的年轻女人站在了我家门口,二十五六来岁。一头半扎着的乌黑卷发,穿着一件复古的短上衣,下身配着条宝石蓝的百褶长裙,看起来不突兀,反而很端庄。而且她那张脸上还画着淡淡的妆,小红唇,一双小眼睛却很有魅力,整张脸看起来很精致,越看越发的好看。

“你是?”打扮成这样绝对不会是送快递的。

那女人见我好奇的问她是谁,顿时掩着她那朱唇轻轻的笑了起来:“白姑娘,我是黄三娘啊。”

黄三娘?就是之前那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柳龙庭为她报仇的黄三娘?可是当时看的黄三娘都是个中年妇女了,她来柳龙庭家相亲的那件红衣服,那副以前媒婆的模样,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哪会是现在眼前的那个看起来很美很有味道的女人。

见我一直都打量着她看,反而是黄三娘自己先说:“三爷对我有恩,让我跟着她们柳家,这些天我潜心修法,功力长了不少,我们动物仙可不像是你们人,我们只要功力到了,是可以变回自己年轻死后的模样的。”

“让黄三娘进来吧。”柳龙庭在屋里喊我。

我把门打开了些,让黄三娘进来,黄三娘从刚才站在们口到现在,一直都打量着我看我,对我笑盈盈说:“看来是三爷把白姑娘滋润的好,才这么些天没见,长得越发的俊俏了。”

黄三娘这话顿时就把我说脸红了,柳龙庭扶着沙发起来,叫黄三娘别打趣我,说着指了下沙发边不多的行李,叫黄三娘帮他推着。

黄三娘很温柔,也很善解人意,一边帮着帮着柳龙庭拉着箱子。一边将柳龙庭的手搭到她的肩上扶着柳龙庭出门,叫柳龙庭小心着一点。

看着黄三娘这么善解人意,我顿时就有些吃醋了,想到我昨晚给柳龙庭吃的粥都是外卖的,心里就更不是滋味,本想送柳龙庭去机场,不过柳龙庭没让,告诉我家里的钱都放在哪里,卡在哪里,他回家之后,叫我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不过也警告我他不在的时候,别去外面乱勾搭男人,他要是知道了,看他怎么罚我。

都这种时候了。柳龙庭还在担心我这个,我心里不爽的对他嗯了一声,送他到电梯门口,又跑到窗户边上,看着柳龙庭上车走了。

整个屋里。顿时就剩下我一个人,空落落的,而此时我无意发现桌底下那天我给柳龙庭买的一个手机,赶紧的捡了起来,打开盒子一看,见这手机还没坏,顿时就想将这手机给柳龙庭送过去,哪怕是柳龙庭到家之后,我们打电话也可以啊!

可是当我拿着手机的跑到楼下的时候,柳龙庭和黄三娘早就走了。我就算是过去也追不上,于是又回到家里,心想着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几个月过去等他身体好了,我们还是能在一起。

柳龙庭走后,我们课程也多了起来,原本想趁着周末回家看看柳龙庭的伤怎么样了?但是周末又各种作业。

什么叫度日如年,我现在就是度日如年,一边上课,一边想着远在几千里外的柳龙庭。唯一能和他联系的方式,就是给奶奶打电话,然后让奶奶给电话柳龙庭接。

奶奶在旁边听着我也不好怎么说过多肉麻的话,而且还不能经常打,毕竟我还没下好决心想告诉奶奶我和柳龙庭的关系,就算是要告诉的话,也要回去当面说,这要是在电话里头奶奶不同意,发起火来把堂口都推了,那就不好办了。

这一晃快一个月过去,柳龙庭不在的日子我过的还挺平稳,卫琼虽然说活过来了,但也被他父母安排到国外去疗养了,也没来烦我,唯一让我感到心焦痛苦的就是我都知道奶奶平时接电话都有放外音的习惯。每次我打电话回去和柳龙庭讲电话,我都不能说我好想他,也不敢问柳龙庭有没有想我?

这种思念被压制着,就会爆发出更强大想念,我甚至都不想上学了。就想回去陪着柳龙庭,不过无缘无故的,我也找不到理由退学,直到今天早上,王宏打了个电话过来。先是客套的问了我一句最近还好不好,然后跟我说他接到单子了,有赚头问我回不回去。

我记得王宏确实是之前我当出马仙的第二天,救了她老婆并且收了岳天香后,他说过要跟我合作。当时我以为他是说着玩的,却没想到是真的。

“不接,我现在在外地上学呢。”加上柳龙庭的伤也还没好。

“你这上什么学啊,你上学还不是为了出来赚钱,现在有钱给你赚了你还不赚,还要去给别人打工当奴隶,我告诉你,我这次事情,是我一个朋友家里发生的事情,估计对你来说问题不是很难,就是他家里晚上经常有陌生的女人出来走动,只要你给看好了,十万块,我抽个两万,你拿八万,怎么样?回不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