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做产检/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女人这话,说的让我顿时就有点迷惑,我肚子里现在怀孕呢,而且全是一条条的小蛇,她怎么说我的肚子里有个大东西?

女人对我的肚子很好奇,丢了她手上的两把扫帚,趴在我肚子的位置上,一把就撕开了盖在我肚子上的被子,正准备伸手往我的肚皮上撕,凤齐天这会顿时起身,一把就抓住了趴在我身上的那个女人,拎起了她那旗袍的衣领子,向着床上举上去,然后又立马将这个女认摔在地上:“我还以为是个什么东西呢,原来只不过是个修炼成精的扫帚。”

说着。将这个女人往地上狠狠一摔,控制着我的身体从床上起来,站在了这个女人的面前。

这个女人似乎一点的灵智都没有开,凤齐天将她摔在地上之后,那个女人又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向着我匍匐过来,手掌一直做着抓握的姿势,向着我的肚子抓过来,嘴里不停的在喊着大东西,大东西……。

原本我觉的这个女人不恐怖,但是她这么一喊,对着我的肚子有着强烈执念的动作,让我顿时就觉的心慌,生怕凤齐天这会有个什么差错,让那女人一把就把我的肚子给抓破了,会把我肚子里的孩子给弄死了!

柳龙庭可是很宝贵我肚子里的孩子的,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估计他都不会放过我,更不会放过凤齐天,我想提醒凤齐天叫他保护我的肚子。但是这会我的话又说不出来,好在凤齐天自己也明白我的意思,抬起脚一脚就踢在那个女人的脸上,顿时就把那个女人的半张脸给踢飞了,露出几根枯燥发黑的枯枝般的东西。

“大东西,大东西……。”

即便是脸都怀了,那女人都不肯放过我,一直都朝着我走过来,不过凤齐天控制着我的身体这么一踢,那女人也老实了些下来,开始跪在我的面前,不住的对我磕头:“大东西,我看见你了,只有我的看的见的大东西……。”

她这个模样,不像是在给我磕头,反而像是在给我肚子里的孩子磕头,而凤齐天也不想跟这女人纠缠下去,直接念了请神帮兵决,将我家里之前收的常天霸和常翠花请了过来!

常天霸和常翠花,都是我之前收的两个弟马。只有几百年的道行,但是他们两人来的速度却是很快,在我请他两不到半分钟,两条碗口粗的大蛇顿时就从外面的窗户外面探进了个脑袋,迅速的往屋里一钻。咬住了我面前的这个女人的脸和脖子开始一圈圈的缠绕,将女人的肉像是挤面团条似的,一圈圈的爆出来!

这女人似乎没有什么法力,在最后被常天霸和常翠花绞烂的只剩下半个身子的时候,她似乎非常的痛苦。转头一直都盯着我的肚子看,口里一遍遍的叫着大东西,像是在向着我肚子里的胎儿求救,但是没用的,常天霸和常翠花之前本就是修行不高的野仙转到我这做弟马的。现在好不容易给了他们一个杀生的机会,哪里这么容易的放过这个女人,见那女人卖力的向着我们求救,于是更加速了他们缠绞的力度,活生生的,将那个女人给绞死了。

两条蛇再紧紧的缠了一会后,然后都变成了人的样子,站在我面前跟我说:“主人,已经将这扫帚精给绞死了。”

扫帚精?

因为常天霸和常翠花也是我自己的兵马,就算是凤齐天不附身在我的身上。我也能看见他们俩,于是凤齐天这会也从我的身上下来了。

我转头看见被常天霸他们绞碎的地上一些黑乎乎的柴片,简直都不敢相信,刚才那个漂亮的女人竟然是把婆扫帚。

“没错,其实也就是一把扫帚精。”凤齐天在我身边解释,说之前在几百年前他在人间的当仙家的时候,就听过这扫帚精的事情,说是最早的时候,还是宋朝时期,这扫帚精是出现在一个员外的家里。

这个员外家一家都惨死在了府邸里,都说府邸里闹鬼,但是找过很多的高人,都没查出这家里是闹什么鬼怪,然后有天一个修行的和尚路过这家荒废的员外家门口的时候,发现荒废的府邸里有个美丽的女子出来买花,买完花后回到屋里就不见了,和尚就进去去打探了一眼,发现刚女子买的这几支花插在了角落里的几个常年不用的扫把上,于是断定这女人是个扫把变成的精怪,能用扫把挤死人。员外一家,就全都是这个扫把精给害死的。

和尚替天行道,最后一把火就将这堆扫把给烧了,后来,人间就一直都流传着扫把精传说,说是只要是三年以上没有间过阳光的扫把,就会变成精怪,来害家里的人。

这种说法,其实就像是我们小时候经常有大人吓小孩子说外面有鬼抓走孩子似得,其实原本是没有这种东西的,只是人为了想要得到某种效果,而用精神制造出来的一种鬼怪,这种精神多了,于是某种物品,就借着这种精神而存在。就比如这扫把,可能古时候的人只是想弘扬家人勤劳,多打扫卫生,所以编出一个这样的故事,但是信的人多了。这种东西就有了灵性,就真的变成了人门口中说的妖怪。

人的信仰是可怕的,可以造神,也可以灭神,以前的人,靠迷信来加固自己的统治,比帝王都称为自己是真龙天子,每位起义的帝王都会给自己的身世加上迷信的色彩,不过现在身位已经饱和的差不多了,况且科技在发展。这种迷信的信仰,也不会再忽然再滋生,这对我们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情了。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可能几千年之后,就连凤齐天这样的神仙都因为失去信仰而灭绝了也说不定。

不过我对几千年以后的事情到时没什么兴趣,我现在只对我肚子里怀着的孩子感兴趣,按道理说这是我和柳龙庭的孩子,可是刚才那个扫帚精。为什么不拜凤齐天这个上方仙,也不拜我,而是拜我肚子里的孩子,就连最后死的时候,也向着我肚子里的蛇胎呼救?

难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有什么天赋异能?

我问凤齐天有没有看的出来我肚子里怀的是什么?

凤齐天白了我一眼,说我肚子里除了几条小蛇也没有别的什么东西。

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我不相信我肚子里只是怀了几条普通的蛇胎,但是凤齐天不知道这件事情,常天霸和常翠花更不可能知道,于是我打算连夜回去问问柳龙庭,我肚子里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们当晚回去,常天霸和常翠花一直都跟我在抱怨白仙那个老头子,说他脾气实在是太坏了,问我能不能把他踢出我们堂口的兵马?

这不要说常天霸和常翠花不喜欢白仙。就连我自己也都不喜欢,不过白仙是归柳龙庭管,我要把白仙踢走,也要经过柳龙庭的同意。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柳龙庭也没睡。靠在沙发上看着书等我回家,见我回来了,立即放下了书,向我迎过来,问我说累不累?说他还交代奶奶给我热着粥。问我要不要吃?

我摇了摇头,对柳龙庭说我不想吃。

“不想吃就不吃。”柳龙庭说着搂住了我的腰,将脸贴在我的头发上,问我说:“今天和凤齐天出去了这么久,你有没有背着我干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立即就往龙庭的脚上踩了一脚。跟他说什么呢?不过看着柳龙庭对着我吃吃的笑,我对柳龙庭说:“龙庭,我想去做个产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