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早有预谋/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能是柳龙庭没想过我会说出不想结婚的话,毕竟在之前我可是巴不得嫁给他,所以他听我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不可思议,不过又很快的淡定了下来,抱着我的手也松开来了,平静的问我说:“为什么?你觉的我配不上你吗?”

简直都不知道柳龙庭从哪里有来的这种配得上配不上的想法,看着柳龙庭对我冷淡下去的态度,我这会甚至有些后悔我刚才忽然的不带一点商量性的就跟他说这种话,可是毕竟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看着柳龙庭冷下来的脸,我调整了下心态,又向着柳龙庭的怀里靠过去,跟柳龙庭说:“你没有配不上我,是我配不上你。”

本来还想靠这句示弱的话跟柳龙庭好好说说,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跟柳龙庭说完这句话后,柳龙庭低头看了一眼我,冷笑了一声:“确实,你是配不上我。”

柳龙庭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此时简直都不知道我的脸上该放什么表情,眼睛直直的看着柳龙庭,嘴唇蠕动了好一会,才问他说:“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吗?”

“你觉的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柳龙庭语气无比的冷静:“你说,你哪一点配的上我,如果不是因为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你以为我愿意跟你结婚吗?真是白日做梦。”

对啊,是我在做梦,我知道,柳龙庭跟我在一起,可能正的不是为了什么修仙的。什么做好事,可能唯一为的,就是我肚子里的孩子。

我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个什么东西,或者这孩子对柳龙庭有多么的重要,会让他甘愿屈尊就卑的愿意跟我一个普通的凡人结婚。原先柳龙庭没亲口和我说这种话,我就一直打算自己安慰自己,现在柳龙庭毫不留情面的把这层窗户纸给戳破,我也再也不想做梦,狠狠的瞪了一眼柳龙庭,然后叫开车的黄三娘停车,我要下去。

黄三娘坐在驾驶的位置上,依旧专心致志的开车,见我催了好几遍,就跟我说:“我的姑奶奶,这里是高速,怎么停车,要也要等下了高速停啊!”

我刚才是被柳龙庭给气炸了,所以跟本就没主意这是哪里,现在反应过来,也下不了车,但是看着柳龙庭就在我身边坐着,我气的牙又痒痒,便直接跪在了座位上,探腰将车后面放的一个个抱枕拿下来。使劲的往柳龙庭的身上砸过去,一句句骂他王八蛋混蛋,为什么这么多人不害挑着我来害,他以为他是谁啊,东北仙家霸主?很了不起啊!我特么还是天上的玉皇大帝呢!

我一边骂着柳龙庭一边砸东西。柳龙庭开始还忍着,后面见我这泼妇样子,在我往他的身上锤着拳头的时候,他没忍住,一把就抓住我的手腕用力的往他身上一拉。问我说想死是吗?

看着柳龙庭刚才看不起我的样子,现在又凶我,我顿时就没忍住眼泪,顿时就哭了出来,而柳龙庭一路上也根本就没再理过我。

黄三娘把我送到我家门口后。然后她跟我说叫我先下车,她和柳龙庭还有些事情要商量,说完后,就开车走了。

我他妈此时就觉的我想是一只厕所里的马桶,柳龙庭想要我的时候,就一副这辈子非我不娶的架势,但是不想要我的时候,我甚至多一句嘴,他都嫌恶心。

到家后,凤齐天见我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就问我说我这是怎么了?

我现在不想说话,也不想将我的伤心事情说给凤齐天听,叫他去找白仙吧,那被僵尸咬了的患者,白仙知道要给他们配什么药,而那个尸变了的僵尸,已经被柳龙庭给解决了。

凤齐天见我不开心的神色,一时间都没去关心僵尸是怎么死的,立马就问我说是不是柳龙庭又欺负我了?

“不是!我就是心情不好,你别烦我了。让我好好的静静吧。”我说完这话后,直接回了房间,并且将门给反锁上了,一个人倒在床上,想着刚才柳龙庭对我说的每一句话。

一想起他对我总是忽冷忽热的样子。我心里就来气,既然他不理我,觉的我配不上他,那我救不倒贴他了,这个世界上。果然倒贴的女人都不值钱。

昨晚和柳龙庭折腾了大半夜也没睡,现在一躺在床上,困意袭来,于是什么也都不想了,脱了衣服上床休息。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奶奶在厨房里做晚饭,浓郁的菜香将我心里的烦闷扫去了一大半,凤齐天见我心情比起上午来要好很多了,于是穿着一身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军装,装作一个小兵给长官汇报工作的模样,对着我立正一敬礼,跟我说:“报告长官,您上午交代我的事情已经给您办妥了,白仙的药已经送到了霍修的手里,还请白长官给点嘉奖!”

看着凤齐天这幅逗比的样子,顿时就让我觉的又好气又好笑,伸手在他肩上打了一拳,说他可拉倒吧,别装出这幅鬼样子,可真是丑爆了!

“这不为了哄你开心嘛。你苦着一张脸的样子,才是丑爆了!”

“你才丑,大丑比。”

我骂着凤齐天的时候,奶奶端着菜上桌,见我和凤齐天在斗嘴,顿时就笑着跟我们说别闹了,洗碗吃饭吧,她去把下面的李奶奶叫上来咱们家一块吃。

奶奶一走,风起天就问我说柳龙庭呢?怎么不见柳龙庭回来?

“死了。”我没好起的回答凤齐天,虽然这么说柳龙庭我心里还是有些难过。

“怎么可能。在东北他怎么会死?对了,你们是怎么解决那只僵尸的?这种东西,要是形成了僵尸也不好对付啊,杀不死的唯一能除掉这东西的办法就是拿到太阳底下暴晒,这昨天我们整个市都是阴天。我们怎么杀那僵尸的?”

现在我休息了一个下午,对着柳龙庭也没了上午这么大的怨气,该想的也想明白了,至于以后还怎么走下去,就看缘分吧。

“不知道柳龙庭怎么杀死那僵尸的,他把我支开了,我一回去那僵尸就死了。”

听到我说这话,凤齐天脸上的神色更加的疑惑:“这柳龙庭身上还带着伤呢,这一下两下,也不可能是僵尸的对手,而且那些患者都同一种症状,就是不仅是被僵尸咬了,身上的精气也失去了大半,这平常的僵尸是不会吸人精气的。”

凤齐天再一次的强调僵尸不会吸精气,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他因该是怀疑什么,于是直接问他,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凤齐天这时候没有直接回答我问他的问题,而是继续跟我说:“那你见过那僵尸死后的尸体吗,是什么样子?”

“就是尸体啊,还会是什么样子?不过就是烂的超级快。臭的让人作呕。”

不过想起那僵尸,我又想起昨晚刘龙庭要我时,他那张好看的脸上流露出来的那种欲生欲死的模样,那样子和他生气时那副冰冷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两个德行,我也不知道我是中了他的什么瘾还是我自己本身的问题。刚离开他没多久,我又有点开始想他。

当我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后,我简直都想抽死我自己,怎么就这么没底线!

“那就是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僵尸案子,应该是一件早就预谋好了的事情,借着僵尸吸食精气,而谋划者,在杀了僵尸的时候,就将僵尸吸得所有精气,全都吸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