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保家仙/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一下!”我喊了句河神。

如果只是因为我的原因就要死一条仙家的命的话,那仙家的命也太不值钱了,如果以后我和柳龙庭遇到更强大的对手,对方要柳龙庭死,到那时候,恐怕我自己也希望对方能给柳龙庭一条活路吧!

河神听我见了她,从水里冒出了个头,朝着我的方向看过来,我自己也赶紧得连爬带跑的赶紧的朝着河神那边跑过去,到岸边的时候。王权贵看见了我,顿时就指着我跟他妈说:“妈你看,这不是白静那贱女人吗?!”

他妈转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眼我身后的河神,那张长得酷似男人的脸上顿时就摆满了不满:“我就说怎么会有河里的东西与我们作对呢,没想到是你那好老婆惹得祸。”

听到王权贵他妈说我是王权贵的老婆,我心里异常的排斥,凤齐天现在是只黄毛小鸡的样子在我的手上,听这女人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怕,就破口大骂,我也懒得跟这女人一般计较,就对河神说:“洛大人,你能不能将这虎仙放了,这虎仙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果因为牵扯进王权贵的家事就被杀了的话。这上千年的修为,就白费了。”

“那要是放了这只小老虎,他继续帮着王家追杀你,那你怎么办?”河神问我,现在她除了头。整个身体都泡在水里,长发随随着波光粼粼的水面不断的向外飘,几缕还带着水渍的头发从额角边上蜿蜒而下的贴在脸上,看起来蛊惑又梦幻。

“那我收了他吧,收他做我堂口的仙家。”我对河神说。

河神看了看这男人长得忠厚威猛的模样,还挺满意,于是松了抓住虎仙的手,当虎仙从河神的手里挣脱出来的时候,几道指甲抓的血柱,顿时就从虎仙的脑袋上喷涌了出来,这怪不得刚才虎仙被河神往水里拖的时候,虎仙表现出一种痛苦的难以忍受的模样,原来是河神都已经把十个指甲都插进了虎仙的脑浆里。

“这河神,还真是跟以前一样,别看着外表美艳好看,做起事情来,心狠手辣的很。”凤齐天蹲在我的掌心里,看见虎仙被河神抓成这样,还对河神评头论足的。

“小老虎我问你,我的宝贝弟马想收你,你可愿意归顺来我们这边?”要不是看着河神此时这张美貌的脸,我都特么以为说这话的就是个男人,语气高傲强横,听起来又无比的随意。

虎仙两只手都捂住了脑袋,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到我身边,对我弯了个腰:“我的这条命都是姑娘救得,自然是愿意归顺到姑娘的麾下,只不过我也是东北修炼了两千年的大虎,自知虽然能力配不上做您的出马仙。但我也不甘做兵马听别的仙家使唤,如果姑娘家里尚未立保家仙的话,我愿意守护姑娘一家人的平安。”

保家仙,我做这行这么久以来,虽然见过的出马仙不少。但是保家仙还是第一次接触,我就问虎仙:“那你从出马仙转到保家仙,就不想修仙了吗?”

毕竟当出马仙比当保家仙要积福更快,出马仙救得是天下所有人,而保家仙保的是一家人。如果对刚修炼的小仙来说,当保家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锻炼机会,能锻炼实力,遇见的事情也少,但是虎仙都是两千年的大仙了,而且从他外表看,保养的确实还不错,应该本事也有些,不然的话,王权贵他妈也不敢这么猖狂。

原本王权贵他妈是想舍弃虎仙保住她和她儿子的。但是却没想到现在河神放了虎仙,而虎仙要归顺到我这边来,顿时就沉不住气了,向我走过来,质问我说:“我说白静你什么意思?合着你把我们弄到这来。就是惦记我的虎仙了?”说着,又伸手去拉虎仙:“大仙,我们可别中计了,这女人是故意给我们下套的,你别上了她的当!”

虎仙听王权贵他妈说这些话。转头看了她一眼,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温怒,对这女人说:“哪怕是全套,你也为了你和你儿子的命,将我舍弃给了河神,千年前年前你祖先对我有恩,在我极饿时割了块腿上的肉给我吃,解了我燃眉之需,我答应要报答他,做了你家近十代人的弟马,这恩情,今日已经到了尽头,从此再无瓜葛。”

虎仙这话说的很决绝,不知道为什么,我听虎仙这话,总感觉他当这出马仙当得很无奈,这虎仙千年前就跟着王权贵家了,一块肉的恩情,换来一千多年的束缚。

见虎仙意思坚决,王权贵他妈立马就指着虎仙的鼻子骂了起来:“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千年前要不是我祖宗救了你一命,割下自己腿上的肉给你吃,让你活了下来,你现在早就死了!”

眼见着王权贵他妈要没玩没了的吵起来,河神听的不耐烦,泡在水里的尾巴忽然猛的用力往岸上一抽,顿时带起一一阵水浪向着她们母子两人身上泼过去,那水浪的力气极大,直接把这母子两拍翻在地,淋的一身湿透。

我们也没管这两人,毕竟河神也是正规的神,不可能真的无缘无故的杀人,而虎神接过我刚才的话,继续跟我说:“我不想修仙,因为修仙成了正果,也被管教约束,我只想有朝一日,我能还完我所有的恩情,回归丛林,去寻找我以前的兄弟姐妹。”

“那你去吧。我不要你当我的保家仙,你想去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自由了。”

当我和虎仙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虎仙惊诧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难道你不要报答吗?”

我摇了下头。说不要。

“可是……。”

当虎仙还想说更多的时候,河神从水里拖着身湿淋淋的衣服上岸来了,伸手就揽住我的腰抱过来,不爽的对着虎仙说:“叫你走就走好了,哪来这么多废话。”说着转头看向我。眼神都媚态了,转过头来贴着我的脸,连语气都变得娇滴滴了,跟我说:“你看我身上都湿透了,你快甩了这只大老虎,带我回你家里换身干衣服。”

河神亲自赶虎仙走,虎仙喜色都涌在了脸上,赶紧的朝我一抱拳,对我说:“姑娘今日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今日就此别过,希望今后还能见到姑娘!”

因为凤齐天还在我身体里的原因,所以我现在能亲眼看见这男人顿时就变成了一只巨大吊白睛白额大虎,直接朝着远处的山林里跑了进去。

现在虎仙走了,王权贵也奈何不了我,见河神一身衣服都湿透,我还是有点怕她受寒的,毕竟长得这么漂亮,又帮了我,于是我就把河神带回家。

凤齐天很不爽河神跟我回来,叫她变成男人的样子,她这幅女人的样子看着别扭,还说叫我小心一点她,这不男不女的,要是一不小心给柳龙庭戴绿帽了。柳龙庭得削死他。

河神才不介意,拿着我的衣服进了浴室没多久后,忽然喊我进去一下,说她不会穿内衣,要我教她穿。

我被她喊得没办法了。就进浴室,一进去,只见浴室里热气一片,我什么都看不清,只知道有只手抓住了我的手掌,直直的向着一鼓柔软上摸上去,河神巧笑着跟我说:“静静,来帮我穿衣服。”

卧槽,我立马就意识到了我刚才摸的是什么,慌忙的想抽出手,但是河神一把就拉住了我的手一个滚身,就往我怀里躺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