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我爱你/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顿时就如雷击在我的脑海里,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这电话里头的那个男人说的是真的,很快的就将他跟骗子联系起来,赶紧的问他说到底是谁?是不是英姑那边的人?想乘着柳龙庭不在,故意吓我的?

我说着这话的时候,眼泪瞬间就掉下来了。哭的顿时就上气不接下气!

河神和凤齐天见我还没拿起电话几秒就哭了起来,立即就向我凑了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一时间根本就没精力回答河神和凤齐天怎么了?紧紧的握着电话,就希望对方说他是个骗子,是在骗我。

电话那头的对方听着我无比激动的情绪,倒也没急着解释什么,而是等我说完在哭的的差不多的时候,跟我说:“我确实是龙庭他大哥,龙庭中的咒狠毒无比,我们一家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解他的咒,刚三弟说他想见你一面,我才打了电话给你。如果你不信我说的话,可以将电话给你身边的河神,她知道是我。”

当我听到这男的都知道河神在我身边,并且让河神验证他的身份的时候。我心里顿时就心如死灰,河神将我手里握着的电话拿了过去,手指掐算了一下,然后抬眼看着我,然后朝我点了点头,对我说:“是的,他确实是柳龙庭的哥哥,柳龙阳。”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我的脑子里在想着些什么了,瞬间就冲动的恨不得立马飞到柳龙庭的身边,想看看他怎么样了!

凤齐天也听见了柳龙庭的这个消息,原本还对我不好的脸色忽然沉静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对河神说:“你替我把小白送到长白山吧,我现在法力使不出来,没办法送她过去。”

河神直接将我往他怀里一搂,拿着纸巾帮我擦着眼泪,对凤齐天说:“现在就算是我们想送静儿去,静儿也不想带着我们,等会我让我手下把静儿送去长白山。我们就在家里,等最后的消息吧。”

河神跟着凤齐天说着的时候,然后轻声安慰我说没事的,指不定我过去了后。柳龙庭又好了起来呢?如果柳龙庭真的没了,我还有他们呢。说着在我嘴里喂了一颗黑色的丸子,跟我说我吃了个丸子,在几天内的时间里。都能看见阴物妖魔,就不用仙家和弟马上身了。

河神有着姐姐对我般的温暖,瞬间就将我感动了,我抬眼看着河神。连着跟他说了好几声谢谢,这种时候,柳龙庭都快不行了,我只想单独的去见柳龙庭最后一眼,谁都不想带去长白山。

河神吩咐了他轿撵里奴仆们要将我送到长白山柳家去,当我坐着河神的轿撵离开的时候,河神和凤齐天就站在楼顶上送我,看着河神的长发飘飘。和凤齐天满眼的担心,我心里更加难受,如果这次,柳龙庭真的不行的话。我也不想再活下去了。

一路上,轿撵一直都以最快的速度往前飞,即使马上就要见到柳龙庭了,我心里还抱着那么一丝侥幸。是柳龙庭的大哥柳是在骗我的,但是当轿撵带着我落在已经久违的柳家大院门口的时候,他们家门口寂静的仿佛就如坟墓,里面还时不时的传出几声啜泣的声音。

我打开大门进去,抬眼就看见龙腾正坐在前院里一树已经干枯的树下抹眼泪,而娇儿也红着眼睛从偏房走了出来,看见我来了,赶紧大声的朝着屋里喊了一句:“大哥二姐,白姐姐来了!”

说着立马哭了起来,赶紧的跑过来将我拉进屋,并且不断的更我说:“白姐姐,你可来了,我三哥快不行了,你快救救他吧,他说他想见你。”

柳烈芸从柳龙庭的房间里出来了,她的神情倒是比娇儿和龙腾好了很多,没有哭的一副死去活来的模样,不过也红着眼睛,勉强对我挤出一抹艰难的笑,对我说龙庭就在屋里面,他大哥出去找人帮柳龙庭瞧身体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说着,带领着我走到了柳龙庭的床边。

当我看着柳龙庭面无血色的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的心顿时就像是被刀扎了一般,刚止住发眼泪顿时又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

柳龙庭他整个身体都被被子盖着,就露出了一个头,看他被子里的被子裹着的条状形状,恐怕柳龙庭此时只能维持出一个人头的模样,身子之类的,早就蛇化了。

“你和龙庭好好说说吧,他一直说要见你。”柳烈芸估计也是知道她在这不方便,跟我说完这些话之后。轻声的啜泣着出去了。

当柳烈芸走后,屋子里静悄悄的,静的我连刘龙庭的呼吸声音都听不见,柳龙庭现在就这么静静的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他说他想见我,可是我现在就在他身边了,他却都不知道我已经来了,看着他那一张因为失去血色而白的几乎进透明的脸。我越看越心疼,就连他平时那两瓣一直都带着光泽红润的唇瓣,此时也变得苍白开裂,那唇上干出来的裂痕,看的让我更加难以呼吸,轻轻的喊了一声:“龙庭。”

然后俯身就向着柳龙庭的粗糙的唇瓣上吻上去,恨不得一口就将他吞进心里好好保护,用湿软的舌头舔着他干裂的唇瓣,只想他这时候能稍微的睁开眼睛看我一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觉的我舔着柳龙庭的舌头都快麻木了,这时,我才看见柳龙庭那两排纤长的睫毛微微一颤,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睁开,柳龙庭他醒了!

这么久等待着柳龙庭的苏醒,我又高兴又难过,趴在他的身上,哭的厉害。

“我还没死呢,你哭什么?”一阵虚弱的声音从柳龙庭的嘴里说出来。

他一说出这话,我顿时就抬起脸朝着他骂了过去:“那你是希望你死了我才要哭吗?那天你为什么要喝奶奶给你喝的那酒,你不是聪明绝顶吗?怎么就那次这么傻。柳龙庭我跟你说,你要是敢死,我立马就跳槽找别的男人,我才不会为你守寡!”

我生气的骂着柳龙庭。但是却又哭的厉害,看了柳龙庭还没两眼,又向着他怀里扑了下去,问他能不能好起来,他要是好不了了,那我该怎么办?

“你不是已经有老公了吗?你哪里是为我守寡?而且我死了以后,你还可以和河神还有凤齐天一起玩,那岂不是比守着的一个人好?”

眼见柳龙庭都虚弱成这副样子了,他这还在吃哪门子的醋,看着他此时的模样,我真的想伸手打他,他怎么能这么说我,但是又舍不得动他,于是对他说要是他在这么说的话,我就走了!

说着,我佯装出一副要走的样子,而柳龙庭在我快要转身的时候,忽然叫住了我:“别走,抱抱我。”

说着后面这三个字的时候,柳龙庭的语气平静了下去,而我和他刚才那还欲争吵的氛围也因为他平静的语气而安详了下去,我看了柳龙庭一眼,又坐在他的床边,向着他抱过去,问他说这样行吗?

“再紧一些。”

我再用了些力气。

“这样呢?”我问柳龙庭。

“还不够,再把我抱的更紧些。”

我知道柳龙庭脖子一下都变成了蛇,他就连拥抱都没办法给我,只能叫我抱着他,而在我用尽了全力死死的将柳龙庭抱在我怀里的时候,柳龙庭疼的都有些皱起了眉头,但看着我哭的一塌糊涂的脸,忽然笑了一下,轻声的跟我说了一句:“白静,我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