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戴绿帽/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操之过急,什么意思?

我穿鞋下床,想听柳龙庭和柳烈芸在说什么,可能是柳烈芸听见了我穿鞋走路的响声,她们的谈话没有继续下去,过了一会,柳龙庭和柳烈芸向着屋里走来,柳烈芸见我都能在地上走动跑路了,笑着问我说昨天她三弟,可没弄疼我吧。她三弟的活外面传是有第一就没第二,第三相差十万八千里的,你可捡到宝了。

柳烈芸兴致冲冲的跟我说柳龙庭多厉害,还什么排名,柳龙庭转头看了眼柳烈芸,眉头皱了下,柳烈芸顿时就明白过来了柳龙庭不准她说这种事情,于是立马就很识趣的停下了嘴,笑嘻嘻的叫柳龙庭带我去洗漱,她去吩咐下人做个早餐,等会好了过来叫我们吃饭。

柳龙庭看着柳烈芸转身出去,然后再向我走过来,伸手拿起我的手臂捏了捏,又蹲下身来握了握我的膝盖,抬头问我说:“现在还疼吗?”

我为了证明我自己不疼,手舞足蹈的在柳龙庭的面前蹦跶了几下,说一点都不疼。

柳龙庭见我已经好完全了,便转身去衣柜里拿衣服,跟我说叫我先去找娇儿和龙腾玩吧,他先去洗个澡。

我跟在柳龙庭身后。他高大的背影挡住了我所有的视线,于是我从柳龙庭身边侧过头去问他:“这大清早的你洗什么澡?”

柳龙庭笑了一下,停止了手里拿衣服的动作,惩罚性似得轻拍了下我的额头,跟我我说:“昨晚你就像是打破了水罐似得,喝都喝不完,还不停往我身上爬,弄了我一身。”

这昨晚本来就是柳龙庭自己说要报答我的,我又没强迫他,不过说到他技术性的问题,我抱着柳龙庭的手,问他说:“那你之前和多少女人做过?”

柳龙庭看了我一眼,将头转过去,不搭理我了,一边继续拿着衣服,一边叫我赶紧的去外面玩,别在他面前烦他了。

我心里十分不爽,我又不会吃什么醋,问柳龙庭他自己还不说,这要是换做别的男人,上了多少女人,肯定得吹的全国各地都有他的女朋友。

我从屋里走出去,娇儿和柳龙庭在院子里追着蝴蝶玩,我本来也想去,不过想想我这么大个头了。还跟小孩子玩蝴蝶,就觉的有点丢脸,于是就去找柳烈芸,这指不定我以后我和柳龙庭结婚了,柳烈芸还是我姐姐呢。我得和她套好些关系。

柳烈芸在厨房安排着下人做什么粥什么菜,见我过来了,就以为我是介意她刚才和我说的那些话,于是跟我说:“小白,刚才我说的那些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啊。龙庭虽然之前放荡,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而且这种事情,对我们蛇来说,也并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你看你们人,以前都把我们蛇比喻成繁殖器将我们的同类供奉,其实三弟他也不想这样,怪就怪他自己太傻。”

我对柳龙庭之前的事情一无所知,现在见柳烈芸说了点擦边的,于是我就心血来潮的问了一句:“之前柳龙庭怎么太傻了?”

毕竟在我心里,傻这种词根本就和刘龙庭不沾边,腹黑又冷漠,虽然有些时候会对我温柔一点。

现在柳烈芸的事情也安排完了,加上我救了柳龙庭一命。对我也比较有好感,就带着我到了后院的凉亭里,叫人端来茶水点心,就跟平常我们这东北老娘们唠嗑似得,抓了把瓜子。跟我说:“现在我看小白你这么爱我三弟,我心里还是比较欣慰的,在认识你之前,我三弟喜欢上了一个有夫之妇,那女人。简直快要把我三弟的一生都给毁了。”

柳烈芸说到那女人的时候,脾气都写在了脸上,就连吃完的瓜子壳也狠狠的朝着果屑盘里一扔,表示到现在他都还生着这气。

我之前柳龙庭说过,说他在前世的时候就喜欢我,难不成,那个害柳龙庭的女人,就是我?

可是看着柳烈芸对我好的很,又不像啊,难不成之前柳龙庭还喜欢过别人?

我曹。这个柳龙庭,真是的春天里的萝卜,花心的很。

“那个女人怎么快要把柳龙庭毁了啊?”我问柳烈芸。

“那个女人,地位比较高,我也不知道龙庭是什么时候看上那个女人的。只是去见了那个女人一面,回来就开始魂不守舍,经常去私会那个女人,但是那女人地位高,看不上我三弟。处处对我三弟横眉冷对,如果看不上也就算了,可那个女人为了能嫁给一个更有身份地位的男人,竟然又偷偷和我三弟套近乎,叫我三弟去下凡,吸食人的精气给她,让她修炼更厉害的本,让她能配的上她想嫁的那个男人。”

柳烈芸说着这话的时候,别说是她,就连我都有些生气,心里想着这女人不喜欢就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利用柳龙庭对她的感情,让柳龙庭给她做嫁衣!

“那女人想要本事的话为什么不自己去吸精气?要柳龙庭去?真是搞笑那柳龙庭呢?他真的去了?”我问柳烈芸。

“都说了那女人的地位很高,吸食精气是我们仙家最可耻并且要受到惩罚杀头的事情,那女人怎么可能会亲自动手?而我那傻弟弟,竟然真的不怕死,为了能短期内就拥有强大的精气,带回去给那女人开心,就开始引诱女人,和她们发生关系,吸食那些女人的精气。”

“那后来呢?”我又问柳烈芸。

柳烈芸也说在气头上,根本就什么遮拦,直接跟我说:“可没想到,那女人越来越贪婪,嫁给了如意的丈夫后,又让我三弟去吸食精气去给她男人治病,我三弟吸食的精气如果够不上她的需求的话,就会骂我三弟是废物,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那天有一次那女人来家里找我三弟,我在门外听见我三弟对那女人说想和她在一起,你猜哪贱货怎么说?”

柳烈芸问我?

“怎么说的?”

“她说我三弟脏,配不上她,说我三弟是种猪,只要是个女人都能上!——白静,你知道吗。当时我听到这话,差点就想进屋杀了这个女人,可是我不敢,那女人掌管着我们柳仙,如果我敢动她,我们一家族都会死。”

此刻,我真的是任何语言都说不出口,我这么喜欢的一个男人,我心里敬仰的大男人,曾经竟然被别的女人骂的如此的狼狈。

“那女人,是谁啊?”我忍不住问。

“还能有谁?除了银花教主,还能有谁能压的住我们柳家!”柳烈芸气呼呼的说了一句。

“真的就是银花教主?”我有些惊疑,因为之前柳龙庭和我说过,我前世就是银花教主,他前世也喜欢我,难道我前世真是这么对待柳龙庭的?

“就是她,为了嫁给通天教主,指使我三弟干了不少杀人吸精血的事情,后来被通天教主抓到了她和我弟弟的奸情,眼看事情要败露了。银花就将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我三弟的身上去,我三弟愣是一声都没吭的就去接受处罚,好在是你出生了,通天教主改变了主意,让三弟从今往后跟着你。以后也归你掌管。”

这么说的话,是我的出生,又救了柳龙庭一命?可是也奇怪啊,这通天教主是银花教主的老公,那柳龙庭就是第三者吧,而我又是是银花教主转世,

这难不成,这通天教主都不怕戴绿帽,自己被绿了,还让自己的老婆的转世和情夫在一起?而且刚才柳烈芸说银花教主的语气,也不像是在说我前世的语气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