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祭品/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一开,这男的看我第一眼,神色有点惊讶,然后问我说:“请问你是白仙姑吗?”

我点了点头,问这男人:“您是……?”

“我叫马怀文,经过别人介绍,来找仙姑办事的。”男人说着这话的时候,将手抬向我,我才注意到他的手里还提着一个水果篮子,篮子里装的的都是些包装精致的水果,水果下,压着一叠看起来包的很厚的红包:“仙姑看起来真是年轻漂亮啊。”

马怀文一进门就塞红包,这就让我有点手足无措了,凤齐天不在,我红包都收的不自在。于是也没伸手接,将这男人请进屋来,问这男人说是家里遇到什么事情了?

我给男人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了他的对面,要他给我讲讲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男的跟我说。他是个大学老师,还没结婚,也就是个普通人,平时也不迷信不封建,也没犯过什么过错。但就是最近,也就是新年后,他家总是少东西,开始就少一些吃的用的,这本来问题也不大。以为是家里进了小偷,于是他每次出门的时候,都会特意的主意门窗,可回来之后,还是会莫名的发现少东西。

比如刚买回来放在冰箱里的肉不见了,最后发展到最严重了,家里原本还养了一条狗和两只猫,最先开始是狗不见了,然后就是两只猫也不见了,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门窗都关的好好的,房子是他单独买的,只有他一个人住,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有他家的钥匙,可是家里东西一件一件的少,这让他心里开始有点害怕,但毕竟也是个大学老师,接受了这么多年的教育,是不会轻易的相信一些鬼神的事情的,促使他来找我的主要事情,是前几天,他家的床都莫名不见了!

“那天我下班回家,身体有些不舒服,本想在床上躺会,但是没想到。我一进我房间,我房间里空荡荡的一片,我的床没了!我检查了家里所有的每个角落,甚至是去保安处调出了监测录像,但是都没发现。有谁从我们小区抬了个床出去!而且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我放在家里大把的现金不偷,要偷吃的床,我怀疑这不是人干的,所以就来找仙姑。仙姑能帮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在捣乱吗?现在害的我都不敢回家,这几天都在外面的酒店住了。”

马怀文说着这些的时候,又怕又气,端起桌上我给他倒的水,一饮而尽。

此时柳龙庭不在。我怎么知道马怀文家里是怎么回事?而且这要是死了人之类的还好说,那就是邪气导致,这没死人总是少东西,我要是瞎说是恶鬼导致,那确定下来后是人为的。我不就砸了自己的招牌吗?毕竟我现在是大学都辍学了,以后是打算靠仙姑这一行吃饭的,现在我在我们市内同行内也有点名气,这招牌要是被我自己砸了,那我就失业了。

可现在柳龙庭也没个电话,我也不好问他,于是随便给了马怀文几张我没事乱画着玩的符,跟他说先把这符带回去,现在我仙家不在,我也不好判断,等我仙家回来了,我到时候上门看看他们家那房子,看看是人为还是鬼物作祟。

马怀文赶紧的谢我,拿着我乱画的几张符,宝贝似得塞在了钱包里,然后又把他的手机号和家庭住址之类的告诉了我,说我什么时候去他家,就联系一下他,他过来接我们。

我连哄带骗,就把马怀文赶出了家门。不过他的礼物我没收,毕竟我可没凤齐天这么脸皮厚,事情没办成就谈价钱,这要是啥事情都没有,我却收了钱,到时候我自己都觉的尴尬。

把马怀文送走后,我就在沙发上躺着,想着柳龙庭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他这人也真是的,既然都打算在我们人世间当仙家了,又和我确定了关系,可手机都不买一个,这让我有点小事都不好找他。

一上午,我就在家里无所事事看电视玩手机,我还翻了翻英姑早上打来的两个电话的通话记录,第一个通话时间是十秒,而第二个电话却有两分钟。

两分钟很长了,我很好奇,英姑在这两分钟之内,到底和柳龙庭说了什么?

快中午的时候,柳龙庭提回来一些吃的用的,一边将这些东西放在冰箱里,一边转头问我说让我猜猜他去给我买了什么?

这从凤齐天当了城隍神之后,柳龙庭对我的态度也温柔了很多,也不给我摆脸色,也不骂我,也没了之前那些天的狂躁,他这转变,让我都有点感觉凤齐天离开了我去当城隍神,是不是就是他计划好的?或者不是他计划好,那他一定早就预知了这件事情。却不跟我说,顺其自然的让这件事情发生。

我这个想法并不是没有依据,我还记得柳龙庭提早就问了我和凤齐天什么样的感情,好端端的他无缘无故的问这个干什么?而且他一向城府都很深,就算是我跟了他这么久,可我连他的十分之一都不能猜透,他太难懂了,有时候我自己都怀疑我自己到底喜欢他什么,心机深,有时候又对我不好。我为什么还这么爱他?!

“吃的?”我躺在沙发上,回答柳龙庭。

柳龙庭见我一副懒得动弹的样子,于是放下手里的活儿,想我走过来,将我一把就服了起来。靠在沙发上,然后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形的首饰盒子,往我面前一打开,是两个戒指。

我还没想到柳龙庭出去还给我带礼物了,赶紧的就打起了精神,将柳龙庭手里的戒指拿了过来,跟柳龙庭顺手就将两个都拿了出来,正想两个都往手上套,却没想到柳龙庭一拍我的手,将我手里的戒指拿了过去。然后拉着我的手,在我的无名指上套了个小的。

“你怎么就这么贪心?这两个是结婚戒,你一个我一个,如果不是奶奶的阻止,我们现在指不定都结婚了。”

柳龙庭一说这件事情。让我顿时就想到了王权贵那个胖子已经是我老公了,想到奶奶之前听了英姑的话,把我嫁给个这么不堪入目的人,我心里就有点发酸,就越发的想念起柳龙庭的好来。于是在柳龙庭跟我带了戒指后,我也将戒指戴在了他那修长的无名指上,然后跪在沙发上,抱着他的脖子,转头把我的手和他的手比一块。问他好不好看?

柳龙庭看着我和他的手在一块,笑了笑,忽然向着我而变凑过来小声跟我说:“好看是好看,就是不是知道带着戒指你舒不舒服?”

我曹,这大白天的,柳龙庭忽然跟我说这种不要脸的话,我脸上顿时就一阵发紧,赶紧的推开了他的手,骂了他句不要脸。

而柳龙庭就一直看着我笑着,不过这戴了戒指,这正事也要说,我就把刚才马怀文跟我说的这些事情,全都给柳龙庭说了,问他说这件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啊?刚才他不在,我也就没好怎么回到马怀文。

柳龙庭的阅历比我多,他都可以不用去看具体情况,就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听我说完马怀文家里只是少物件后,皱了一下眉,然后跟我说:“应该是有东西进了他们家的门,这不害人,一般都灵气浅薄,这种弱鬼却频繁的偷东西,人的物品对鬼物来说,跟本就没有半点用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被他拿去当祭品,祭奉给更厉害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