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除去后患/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什么东西会需要一个小灵体的祭奉呢?”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见我简直把他当成百科全书的问,顿时就在我的头上敲了一下,跟我说他怎么知道?刚不是说马怀文让我们去他们家看看吗?我们就去看看。

我摸了下被柳龙庭打的头,不满的扁了下嘴,说我以为他知道的嘛,不过在我收拾好衣服出房间的时候,看见柳龙庭已在安装着几个手机,我见他终于买手机了,顿时就乐了,朝他走过去,问他说现在他怎么想通要买一个手机了?其实他早就该买了。

柳龙庭不搭我的话,伸手将一个已经开了机的手机递给我,跟我说:“这个是给你买的。”

这忽然有了个新手机,谁不开心啊!我拿过手机,立马就坐在柳龙庭的身边。抱着他的手臂就在他那白皙的脸上亲了一口,看了一眼桌上,发现刚我放桌上的那手机不见了,于是转头问柳龙庭:“那我前任手机呢?”

“丢了。”柳龙庭的回答的轻描淡举,还一边在给他自己的手机开机。

我曹。丢了!我立马就把挽着柳龙庭的手臂的手抽了回来,问他丢哪里了啊?那手机里还有好多号码照片呢!

“楼下垃圾桶里,估计都已经碎了。”柳龙庭回答我。

我特么,顿时就心好塞,问柳龙庭我好好的手机他为什么要给我丢了?

也不知道柳龙庭是不是在借物喻人。转头看着我说:“你有我了,你难道还要想着从前东西?”

我想了下柳龙庭这话啥意思,他这是在暗喻什么?于是我有些不要脸的想着柳龙庭的膝盖边凑过去,笑嘻嘻的跟他说:“柳哥哥,你是不是吃醋了?你这是在暗示我凤齐天走了。我就只能有你一个了吗?”

柳龙庭抬着眼睛直视着我,跟我说了一句:“你知道就好。”说着叫我起身,我们一起去马怀文家里看看。

马怀文是和我同市同一个区的,我家到他那开车也不过二十分钟的路程,到了他家小区楼下的时候,我打了个电话,让他下来接我上楼,但却没想到马怀文却是从小区外面进来的,看见了我和柳龙庭,就赶紧的过来了,说他这几天一直都没敢在家,都在对面酒店住着呢,说着,抬眼看了眼柳龙庭,问我说:“仙姑这是你爱人吗?”

这,我顿时就一时间语塞,一时间都有点不好说啥,不过柳龙庭倒是很大方,跟马怀文说:“对,我是她爱人,也是她的仙家。”

当马怀文听到我们关系的时候,惊的都有点说不上话来,然后小声的说了一句说我不是嫁给了个大胖子吗,怎么……。

不过后面他自己又脑补我们这是在开玩笑,于是笑哈哈的跟我和柳龙庭说:“你们仙家和弟马的关系可真好”说着请我们往前面走。带我和柳龙庭去他家。

我们进马怀文家里的时候,发现他们家确实有些空,沙发之类的都不见了好几个,包括桌上的茶几,也是少这个少那个的。

看到这场景。马怀文又开始抱怨,说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要是被他抓到了,可真的是要那个东西魂飞魄散!

柳龙庭在马怀文家里转了一圈,跟他说:“魂飞魄散就算了。来你家的就是一个普通的灵体,没多大本事。”

“那大仙我就想问了,为什么光来我家就不去对面人那家?难道是因为我单身一人,阳气不足?那我以后是不是就不能找女朋友了?”

马怀文看起来三十出头,不过他这年纪的男人。确实是有些愁婚了,这马怀文说他是个大学老师,现在看着他这幅逗比的样子,我都想起了我大学里的老师,忽然有些怀念。所以对马怀文的态度也稍微好了些,要是凤齐天还在的话,指不定还能给他看个风水招个桃花。

“你阳气旺的很,等下次有机会,我带你去见我一个会看风水的朋友,让他给你看看你家风水,给你招招桃花。”

听我说这话,马怀文顿时一喜,说这件事情就拜托我了,不过那他们家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见马怀文一直都在疑惑这件事情,就问他说:“过年的时候,你帖春联了吗?”

马怀文摇了摇头,说没有,难道是因为没贴春联,那鬼东西就进来了?可是他是关着门的啊!

“这紧闭的大门,只能挡住活人,对鬼魂一点作用都没有,因为阴阳有别,人鬼各行其道,你关门没有用。要在门口贴上有神气的东西,这古时候春联门神就祭过天,写上了就带着神气,年间每家每户贴春联贴门神,就是为了抵御脏东西进家门,现在虽然在市里,阴气相对来说弱一些,但是并不代表没有,普通的人家在过年的时候贴个门神春联,或者挂个吉祥物件,就能镇住宅子,可你家门上什么都没有,所以一旦你们这楼里有什么鬼魅,不进你家进谁家?”

柳龙庭这么解释,不仅我挺懂了,马怀文也挺懂了,就问柳龙庭说那他现在贴还来的及吗?

“来是来的及,不过,这两天我想借用你家住一两天,不知道你答不答应?”

“那当然答应了啊?有仙家给我看着宅子,还不收钱,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吗?”马怀文笑嘻嘻的说,自从他知道了解决的办法之后,就连说话都比之前要活跃了很多。

只是我不明白,这么小的一个鬼,柳龙庭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的说要在这住两天?

不过现在马怀文还在这里,我也不好跟柳龙庭直问,等马怀文将他家的钥匙之类的都给我和柳龙庭,并且离开了之后,我这才问柳龙庭为什么还要在这住两天?

柳龙庭也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跟我说,你细细的闻闻,这里有没有什么熟悉的味道?

味道?我听着柳龙庭的话,闭上眼睛细细的嗅了嗅,但是却什么味道也没闻出来啊!

“没有啊!”我对柳龙庭说。

柳龙庭见我闻不到,就抓住了我的手,整个身体向我的体内倾身进来,然后再借用我的语言,跟我说:“那这样呢?你再闻闻。”

柳龙庭在我身体里后,这下我都不用细闻。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向我脑海里袭来,但这个味道是什么味道,一时间我又不是说的很清楚。

见我已经闻见了那味道,柳龙庭便从我的身上下来,跟我说:“那是山神的气息。那个小鬼,之所以会来这里偷东西,我猜,可能就是为了祭祀给山神,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都能是祭品,而小鬼偷的这些祭品,对山神来说作用也不大,可是如果反过来想,如果就连一个这么小的鬼物都拼命的想给山神上供。足以见得,山神恐怕已经是掌握了这片区域的所有鬼魅,这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的麻烦,可能就稍微有点大了。”

一听到柳龙庭说麻烦。我心里立即就咯噔一声响,问柳龙庭我们有什么麻烦?

“当初山神是被我所毁掉肉身,如今他只是一缕亡魂,而且,自从他的信仰消失了之后。他的亡魂还存在着,他也不是完全由人创造的神,他有自己的本命,而我到现在,都没猜出他的原身是什么?并且。是我将他从山神的位置拖了下来,他如果是想恢复神力,第一个要报仇的,也是找我。只是我现在担心的是不知道他现在修炼的功力到了几层,如果还不是很成熟的话,我们可以借这个机会,再杀了他,除去后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