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蛇窟/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此时山神的模样,也没有刚才那般吊着一个头恐怖变态,长出了一个身体,身材高大,肩宽背直,身着深蓝色交领曲裾深衣,外面套着件月白色的梅纹鹤氅,看起来像极了古代那种温文尔雅又博学多识的贵公子。

可现在山神是站在水牢内,他身后还站着好几个已经是严重腐烂的男性尸体,水牢内昏暗的烛光照在他那张长得风华月貌的脸上,阴森黑暗,就连他抿着薄唇对我露出来的那么一抹笑,都显得无比狰狞恐怖。

几个鬼魅听见了山神的骂,赶紧的就立马跪在了他的脚下,都不解释一句。就赶紧的磕头认罪,而山神都懒得低头看他们一眼,抬头看向我,向我身边走了过来,并且伸出几支骨节分明的手。解开困在我身上的链子。

看着山神慢条斯理的给我解开铁链的样子,我神色戒备的看着他,我心里才不会认为他这是想放过我了,他把我解下来,只是想让我受到更严厉的惩罚,而山神看着我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看,低头就朝我笑了一下,伸手把我从水车上抱了下来,也不放我下来,手掌在我腰上和腿上用力握了几下。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又忽然对我一笑,跟我说:“看来还真的是我想错了,这柳龙庭,对你也不薄啊。将他的精气全都给你了,看来他是和你一起来了,说吧,他去哪里了?”

尽管我现在很想对山神说上一句柳龙庭对我薄不薄关他什么事情?但是这话涌到唇边,硬生生的没有说出来,毕竟我要等柳龙庭回来我才有救,在我生命还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不能自己没事作死。

山神见我对他没什么好脸色,便向我脸前探过一张脸来,又笑着问我:“怎么了,我还没对你怎么样呢,你就生气了。现在柳龙庭没了精气,是不是就变成了一条蛇了?蛇会吃人咬人的,你就真的不怕他吗?”

我不知道这山神都打算惩罚我了,现在却又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东西干什么,于是转头向他看过去,说了句不怕,因为柳龙庭是蛇,所以我也不怕蛇。

当山神听到我说这话的时候,顿时就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大的笑话似得哈哈的笑了起来。抱着我走向了水边的另外一个深坑内,用眼神示意我往坑底下看,跟我说:“你看看里面是什么?”

我看了眼山神那平静的笑容下掩藏的那满是罪恶的样子,扭头就往深坑底下看下去,借着深坑四周点起来的烛火。我看见深坑的地下,是堆积的很厚的细蛇,密密麻麻,一层压着一层,不断的在坑底蠕动。而那些细蛇见我们坑边上探进了两个脑袋,顿时就像是打了鸡血似得,兴奋起来,坑底瞬间就如潮涌那般激狂,坑底里的那些蛇争先恐后的不断向着我们上方探着头。扬起一张张裂开的巨大的嘴,露出连个尖利的长牙,那些东西毫无灵性,看起来就像是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一般!

“你看看这些丑陋凶残的东西,你还不怕吗?”山神又问我。

在看见这些蛇的瞬间。我心里是发怂的,这些蛇和柳龙庭不一样,而山神问我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如果我说不怕的话,他就要把我丢下去,让我怕到为止,但我说出去的话就不想反悔,加上如果山神真的打算要利用我把柳龙庭引出来,就算是我说怕,他最终只会嘲笑我一阵,还是会把我丢入这蛇窟。

与其被山神嘲笑一顿再丢下去,我还不如自己了断,反正柳龙庭的精气在我的身上,只要我挺的过来就不会死,于是抬起头直视着山神的眼睛:“我再说一句,我不怕。”

我说这话的时候,心脏的都在剧烈的跳动,山神对视我的眼睛看着我,像是把我整个灵魂都看穿了似得,忽然邪恶的哼笑了一声。跟我説:“瞧你这副低贱的样子,明明就怕的很,为了一个区区下流的东西,还故意逞强,既然你不怕,那我就成全你。”

说着山神直接抱起我,毫不犹豫的就将我往前面的蛇窟里一抛,顿时我坠入黑暗,我身上瞬间就缠上来无数条冰冷的东西,山神就站在蛇窟的边上。兴致盎然的看着我在蛇窟里挣扎,并且发出一阵阵阴沉的冷笑。

我以为我身上起码有柳龙庭的精元,那些蛇估计会把我认为是他们的同类,但是我有这个想法简直就是大错特错,巨大的蛇腥味将我包围,那些蛇并不会因为我身上有柳龙庭的精元,而停止对我的攻击,拼命的往我身上缠,一口口的对着我的脸我全身的地方撕咬放毒。

某些个瞬间,我疼的全身麻痹。特别是那些细小的蛇试图钻进我七窍以及孔洞的地方的时候,我简直要被折磨的发疯,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伸手就想将它们扯出来,可是缠绕在我身上的蛇太多了,把我裹成了一个巨大球形,甚至是我一张嘴嘶喊,瞬间就有大蛇立马钻到我的口里来,凶狠的顺着我的喉咙往我食道里钻!

这种的痛苦,简直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被无数条蛇困住到无法动弹只能任由宰割的恐惧,一下下的冲击着我的心脏!

我被丢下洞一分钟的时间都不到,我嘴里,被一条手臂粗的大蛇塞的根本就无法张合,连喊都喊不出来。还有别的地方,身体每个角落都在被蛇吞咬,那种感受着自己的肉一下下从自己身上撕开的痛,让我根本就没办法承受,我想死,死也比这轻松一百倍,可是柳龙庭的精元又在我的的身上,我死不了,只能活生生忍受着这种撕心裂肺巨大的痛苦!

山神的笑声就在我耳边回荡,可能是见我已经发不出任何的惨叫声而觉的无趣。随手丢了一段绳子下来,一把就将我的腰缠住,那绳子上沾有雄黄烈酒,这种刺鼻的味道顷刻间就将缠绕在我身上的蛇驱散了开去。

山神吊着我往蛇窟上拉上去了一些,问我说:“怎么样。小娘子,你还怕蛇吗?如果不想再让我放下去再受一次折磨的话,就把柳龙庭请过来,这样的话我不仅给你治好你伤,还把你给放了。”

我的精神都在刚才的蛇窟里折磨到崩溃,现在山神说什么都再也听不进去了,既然刚才我没和他说柳龙庭的下落,现在这么一会,我怎么可能会答应他请柳龙庭出来?!

于是用尽我最后一丝力气,跟山神说:“我不!”

我说完这话。山神笑着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怒气冲冲的看着我,对我说:“既然你这么维护柳龙庭,那好啊,你就陪着他一起去死吧!”

山神的话说完扬手就要将手里拉住我的绳子给丢了。他扬手的那一瞬间,我的内心紧张到了极点,无比的害怕他,心里对他的怨恨,顿时就强烈了起来!

此时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死后会变成厉鬼,因为就是这种强大的盛怒和不甘,让灵魂记住了死前的意识,并且按照这个意识完成本体的最后夙愿。

就在我等着再次掉入蛇窟的时候,山神看着我的眼睛,原本打算松开的手,忽然又握紧了,用力将整根绳子往蛇窟上一拉,我的腰被那绳子一勒,直接就往空中飞扯了上去!

在我快掉到地上去的时候,山神一把手接住我的腰,但是又瞬间的将我往地上丢了下去:“真是脏死了,算了你在这里,姓柳的不可能不来找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