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明知是计/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转头看向柳龙庭,柳龙庭也看了我一眼表示也他一时间也不清楚,而那个苍老的声音,在说完这些话后,将柳龙庭手里托着的黑色精元收了回去,并且我身上的所有伤口,在那兽物的红光笼罩下,就像是春日发新的嫩芽,瞬间所有的新肉都长了起来,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并且我整个人,就算是没和柳龙庭做那种事情,也是容光焕发了起来,浑身从小到大,都没有哪个时刻如现在这么轻松过。

那阵红光到底是什么灵丹妙药?在短短的几秒内就将我的伤给治好了。这我身上的伤,就算是回去拿给白仙治,没个一两个月也是下不来床的,白仙修炼千年,才有这起死回生的本事。而我们眼前的这兽物,那得修炼多少年,才有这轻易就救好一个将死之人的本事?

我身上的伤好了之后,我赶紧的从柳龙庭身上下来,跪在了这兽物的面前,跟他说了句谢谢,然后问他说:“我们之前认识吗?听您这说话的意思,仿佛我们之前见过面。”

不过我问这兽物这些话的时候,那兽物就再也没有回答我,那两道眼睛里的红光一消失。我顿时就被一片黑暗所埋没。

“它走了。”柳龙庭跟我说了一句。

我跪在地上好一会,点了下头,黑暗里我也看不见柳龙庭的庞大身躯,于是对他说:“你把我身上的灵气拿回去吧,不然你总这个样子。都让我不好抱你。”

我心虚的跟柳龙庭说了个想让他变回人身的理由,毕竟只要柳龙庭拿回了他精气,就能变回人的样子了。

“留在你身体里吧,山神逃了出去,下次一定还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到时候也能保你性命。”柳龙庭回答我。

“不,不用了。”我慌忙的拒绝柳龙庭,但是随后又觉的我拒绝说太过于突兀,于是又对柳龙庭解释说以后我会好好修炼本事的,好好去收仙家兵马,到时候再遇见山神,就好请家里的兵马来对付他。

柳龙庭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我语气里并不想要他的精气,于是也没再说话,将他给我的精气全都吸食进了他的身体里,这才变回人的模样,抱着我的腰,问我说我现在还能走吗?如果不能走的话,他就抱我回去。

柳龙庭收回了他的精气后,我甚至都感觉他握在我腰上的手,都是一圈圈的蛇鳞变得。我甚至是都都点不想接近他,跟他说我自己能走,然后避免他再关心我,又在他身前蹦跶了一下,再跟他是说我现在浑身都是劲儿。不用他抱我的。、

见我坚持,柳龙庭也没再强迫,我知道他是想牵着我的手和我一起出去,但我此时就装作我不知道他要牵我的样子,走在他的前面。也不怕碰壁,问他走哪个方向哪个方向的。

当柳龙庭不再跟我说有任何肌肤接触的想法后,我强装着的开心表情沉了下去,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明明是山神利用我威胁柳龙庭不成。后逃跑的时候他那对我莫名其妙的笑,他笑的不是他能逃脱,笑的是我已经对柳龙庭产生了畏惧和排斥,此时过度受惊的我,就像是他安插在柳龙庭身边的一把利刃。就算是他这次没有占到柳龙庭什么便宜,但是今后的我,一定会让柳龙庭兵不好过。

我不想中山神的计谋,可是那被困在蛇窟里的恐怖场景,那浑身被蛇缠咬,毒蛇扭着粗壮又柔韧的身体从我嘴里钻进我肠胃里的那种无助的绝望,让我实在是没的有勇气往柳龙庭身边跨过去一步,更不敢主动的伸手去牵他。

但是我又不想让柳龙庭起多余的疑心,于是转头看向柳龙庭跟他找话题,问他说我前世是不是认识刚才那只兽物?

毕竟柳龙庭说我前世是银花教主,他喜欢了我几百年,对我前世不可能不会知道,但是当我问柳龙庭这问题的时候,柳龙庭略微的的沉思了一会,说他也不是很清楚,前世他并没有很多跟我待在一起的时间,所以也不清楚我有什么人脉。

这他连我的生活都不清楚,还说是喜欢了我几百年呢,真是对我的生活一点都不上心。

不过转念想到柳龙庭喜欢了我几百年,我心里又有点暖心。刚才我一直都处于惊恐和绝望当中,也没有在意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了,伸手摸了摸我的肚子,此时我的肚子微微隆起来,尽管我经历了这么大的痛苦,可我的孩子还是固若金汤,他在我的肚子里这么久,我一直都不痛不痒,除了肚子稍微大一点,都不影响我任何其他。有时候我都在怀疑我根本就没有怀孕,只是肚子上长了一圈肥肉,也是因为他一直都平安无事,让我对他放心的很,每次都是先解决了我自己的问题,然后再考虑到他的存在。

“羡慕你,知道我前世是什么样子,我也想知道,我前世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活在一堆都比我年纪大了无数轮的人里面,我感觉我就像是个刚出生的婴儿这般脆弱懵懂。

柳龙庭似乎并不想谈论我什么前世。也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跟我说管什么前世,前世都过去了,过好今生就好。

“可我觉得,我前世并不是银花教主,不然的话,为什么我对这个名字,到现在都还没办法接受,总觉的像是把一个莫须有的身份,加在我身上的似得。”

我对柳龙庭说了句实话,而刚才还不想跟我讨论我前世的柳龙庭,忽然干笑了一声,说怎么可能呢?他喜欢了我几百年,怎么可能会喜欢错的人,我前世管理着东北好几家姓氏的仙家。姐妹又是金花教主,王母娘娘的,说着还是一把搂过了我,叫我纠结这个问题了,我们还是先回家吧,他知道我刚才受苦了,等会回到家,他好好补偿我。

说着,根本就来不及等我推开他,他就抱起了我。下身瞬间变成大蛇的模样,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爬行,带我回家。

我被刘龙庭抱着,紧闭着眼睛,强迫我自己把他当成是一个人。尽量不去看他在身下摆动的尾巴,那条粗壮的尾巴让我感到恐惧害怕,我也很恨我自己这样,我不能上山神的当,我和柳龙庭应该要要一致对外,如果我们自己内部出了问题,那别人再对付我们,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我强迫我自己伸手去抱住柳龙庭的脖子,我的指尖不小心摸在柳龙庭脖子里光滑的肌肤上时,那手感就像是摸在一片片细腻的蛇鳞上。摸得我异常的压抑,脑子里不断的给我自己灌输柳龙庭就是人,不是蛇的念头,尽量让柳龙庭感觉不到我的异常,我不想让柳龙庭知道我害怕他。也不想让他知道我心里的挣扎。

一路上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在到家后,我赶紧的去刷牙洗澡洗头,能洗的我都洗了无数遍,感觉我身上都要被我搓的脱层皮了,我就想擦干净我身上的那股无比难闻的蛇腥味。

在我洗澡的时候,柳龙庭推门进来,拿着一根缎带,从我的身后将我的眼睛给蒙上了,轻声细语的在我耳边说他要把他自己送给我,让我感受一下我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刺激,说着,就往我的后背亲上来。

我的心里是崩溃的,我不想和柳龙庭做这种事情,可是我又不好拒绝他,得紧紧的闭上眼睛,只要我不看他就好,就把他当成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可是,当我感觉柳龙庭的身子正在逐渐的变成一条蛇缠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心里顿时一惊,猛的抬头往我身上看,只见我身上,一条手臂粗的大白蛇,正趴在卫生间的地上,探着头向向着我腿上缠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