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法术失效/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简直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尖叫的就把毛巾和沐浴露之类全都都往这条大白蛇身上扔,然后惊慌失措打开浴室的门,就连滑倒在上摔倒了,我都顾不上疼,发了疯般的跑到房里反锁了房门,躲进被子里瞬间眼泪汹涌,在我被那些蛇折磨的时候我没哭,但是在看见柳龙庭的真身后,所有委屈和恐惧,全在这时候迸发了出来,我好害怕,我再也不要在这里生活下去,我想走,我想离开这里。去哪里都行!

当我冒出这些想法后,我知道我是疯了,就像是个精神病,可是我又没办法控制住我的行为的的眼泪和我害怕的情绪,当柳龙庭来敲门的时候。我的心里的对他的畏惧更是提到了至高点,口里胡言乱语,叫他走开,不要害我,我知道我错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

柳龙庭都听不懂我在说什么,还在门外继续敲着我的门:“白静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你跟我说,别一个人闷着好吗?!”

我听着柳龙庭对我的喊话,脑子里不由自主的脑补门外一只大蛇,他在不停的敲打我的门。想要进来!

我吓的简直脑袋都要炸裂,冲着门外歇斯底里的喊:“你不要进来,赶紧走,对不起是我招惹你了,我向你认错。求求你放过我,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你不要害我,我以后真的什么都听你的,你要是在敲门,我就从窗户上跳下去,让你永远也见不到我了。”

我一边说着这话,一边朝着门外的刘龙腾喊,并且为了让柳龙庭知道我说的是真的,拿起台灯就往窗户上砸,“哐啷一声,窗户发出碎裂的响声,柳龙庭听到玻璃的响声之后,知道我是来真的了,于是就在门外稳住我的情绪,跟我説:“好,我不敲你门了,你别冲动,我也不进来,你好好的睡一觉。我就在外面,你有什么事情,就叫我好吗?”

我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见柳龙庭没有敲门了。吊着的那颗心顿时就放下来了些,直接靠着墙瘫倒在地上,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我的理智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情绪,将一场风花雪月闹成这种模样,刚才我用这么多东西砸在柳龙庭的身上。我也心疼,可是我又怕他,为什么山神要用这招对付我,那个可恶的男人,简直坏到了骨子里。这种比杀了我还要痛苦的方法,他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一个晚上,柳龙庭也没再敲门,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他时不时的走到门边来想看看我的情况,但是他一来我顿时就能察觉到他的存在。立马又紧绷了身体,知道下半夜三四点的时候,我实在是熬不下去了,就直接靠在窗户边下面睡了过去。

因为昨晚折腾的太久,所以我一睡着就睡的很死,第二天早上,当医术阳光透过被我昨晚砸坏的玻璃向着我照射在我眼皮上的时候,我睁开了疲惫的眼睛。

但是这一睁眼,昨晚我所做的错事顿时就从我的脑海里翻涌了出来,刚平静的心情顿时就沉重了下去,我对蛇的恐惧还是没有消下去,反而因为昨晚一晚的折腾,让这种畏惧在我心扎根发芽,长成一棵巨大的树木。

不过起码现在我是理智的,我昨晚是睡在窗户边上的,现在却好好的躺在了床上,身上还穿好了睡衣,就昨晚腿上不小心被被玻璃划伤的伤口,也都上药了。

昨晚我不可能睡着了之后自己还会干这些事情,这屋里除了我就是柳龙庭。柳龙庭要是想进来的话,哪里是一扇门就能挡住他的,昨晚他肯定也是不想让我更加激动,所以就依着我的情绪,晚上也没和我睡一起,应该是睡客厅了。

我醒了后,也没再继续睡下去,开了房门,向着客厅里走了进去,只见柳龙庭此时真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一张俏脸精致又满是疲惫的倦容,并且可能是我昨天用东西砸他的时候砸到了他的头,在额角边上,淤青红肿了一块,现在都还没消下去。

看着柳龙庭这样子,我心里就像是刀割了一般疼,他昨晚都给我处理伤口了,怎么就不给他自己消消肿,看着他额角被我砸的一片红肿,我很想伸手摸摸他。是我错了,我不该害怕他,我不该将他伤成这样子。

可是就算是我再心疼柳龙庭,当我的手差点就抚摸到柳龙庭额角的肌肤时,脑子里又想起那些大蛇拼命的挤进我身体里的场景,胃里一直翻滚,我捂着嘴差点就吐了!

可能是我的动作太大幅度了,柳龙庭又睡得浅,就把他给惊醒了,柳龙庭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我蹲在他身边,刚想朝我伸过手来,我毫无意识的就往后一躲,柳龙庭没触摸到我,顿时一愣,然后轻声问我说我这是怎么了?

看着柳龙庭温柔的样子。我眼泪又忍不住的流了下来,盯着他看了好久,我确定我是爱他的,可是我又畏惧他,不敢靠近他,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没办法改变我自己扎入心底的意识,到最后,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向着柳龙庭的脚边跪下去。趴在地上跟他说:“龙庭,你能帮我把我的一段记忆删除吗?我知道你能删除记忆的,你把我被山神丢进蛇窟的记忆抹去好吗?不然我永远都不敢靠近你。”

毕竟换做是谁,自己的对象忽然将至自己视为最可怕的怪物,这种滋味换谁来谁都不好受。而柳龙庭听我是被山神丢进蛇窟里才导致对他害怕时候,神色一殇,不由自主的想抱我,可我看见柳龙庭又想触碰我了,情绪一下又忽然失控,尖着嗓音叫柳龙庭别碰我。

柳龙庭被我这一声喊愣了会神,然后对我点了点头,叫我坐在他的旁边,他把我的记忆给消了。

柳龙庭要帮我消除记忆,此时我乖巧听话的很。坐在了柳龙庭的身边,而柳龙庭也向我转过身来,也没将手掌贴着我,隔着我有道距离,一道热气。向着我的脑子里推了进来。

时间在呼呼呼的倒回到昨天我被山神甩到蛇窟里的那一刻,那种痛苦的回忆,又在我的脑海里放了一遍,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一些心情,又被这回忆给勾了起来,被蛇穿透的喉咙里就像是被鬼掐着一样,无比的痛苦,而柳龙庭就将我的这些记忆慢慢的做法移除。

之前刘龙庭移去过我同学的记忆,所以我相信他也能将我的这段痛苦记忆移除,但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柳龙庭停止了做法,问我还记不记的那件事情的时候,我脑海里,竟然又可怕的想了起来,并且无比的清晰。

“我还记得。”我惊恐的朝着柳龙庭说了一句。

柳龙庭有些诧异,但是又开始为我做法消除的脑子里的记忆,然后又问我还记得吗?

我说还记得。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当次数越来越多,我一遍遍的重温这个噩梦般的回忆,一遍比一遍难以承受,而柳龙庭也在为我一次次的做法而消耗法力,当最后一次给我试的时候,他身体一抖,一口猩红的鲜血顿时就吐了出来,而我的记忆,无法消除了!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知道对蛇还是无比的畏惧,当我想跟柳龙庭说我想一个人搬出去住的时候,柳龙庭什么都不管,一手挽住我的脖子,低头就向着我的唇上亲下来,他嘴里的血味弥漫进我的嘴里,跟我说:“不,我是不会让你讨厌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