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杀仙/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慌忙的想将虫子吐出来,但是已经晚了,那只虫子已经融化在了我的口中,柳龙庭也没想到皮从新会这么忽然的袭击我,赶紧的向我几步跑了过来,一把手就捏开了我的嘴,往我嘴里看,没看到那只虫子,便又直接张口就朝我的口中吸,想把我口中的虫子给吸出来!

但是。已经没办法了,那虫子已经融入了我的血肉里。

“没用的,情蛊遇肉即化,并且只有白小姐一个人吃了,那么这就意味着白小姐已经被背叛,这种情蛊雄母同体,会直接在白小姐身体里繁殖,应该过不了一两个月,白小姐就会死亡。”

皮从新语气很中肯的对我们说,虽然语气里也还有歉意,可是再道歉有什么用,我吃了那个东西,过两个月就要死了!

柳龙庭大概是气急了,直接伸手就往皮从新的胸膛里一抓,然后恶狠狠的问他:“那还有什么解救的方法?”

“只要你也吃一只。并且保证你们永远相爱,不然只要是其中一方背叛,另外一方就会死。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吃了这只情蛊,白小姐身体里的另外一只虫蛊。就消失了。”

皮从新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嘴里已经吐出了一口猩红的鲜血,而柳龙庭此时看起来像是无比的憎恨皮从新,直接握住了他的心脏用力的往皮从新的体外一扯,顿时鲜血爆喷。猩红的血,把我的衣服都给染红了!

可这并不足以柳龙庭手柳龙庭泄愤,他里死死握住了皮从新的那颗心,顿时用力一捏,整颗红心都爆碎了。

从没见过柳龙庭露出这种悲愤的表情,可是现在我又吃了情蛊,不敢安慰柳龙庭,怕一安慰他,他立马就会想到我会死,于是就一直都站在他的身边,就直直的看着他,眼泪控制不住的流。

当柳龙庭的情绪逐渐平息了些下来之后,柳龙庭对着桌上的阴观音喊了声够了。

在他发话下,阴观音顿时就停止了他身上的黑气散播,整个屋子,看起已经像是废弃楼似得,墙面都被阴观音的阴气腐蚀出了一个个的大洞,而这男主人,看着我们眼前的一切,早就被吓晕了过去。

当屋子里静悄悄的时候。柳龙庭忽然转头看向我,对着我的眼睛,问我说:“你害怕吗?”

我赶紧的点头,不过点头之后,又摇了摇头头。说我不是很怕,就是担心孩子没办法替他生下来,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提前将孩子从我肚子里拿出来的?

柳龙庭看了我一会,眼睛里什么神色都有,不舍。难过,悲伤,甚至是还些所有事情都在他预料之内的平静,于是他弯腰捡起地上的最后一只情蛊,直接放在了他的口里。然后跟我说:“我不会让你死的,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还活着,你也一定会活着。”

当柳龙庭对我说出这话的时候,我感动的顿时就热泪盈眶。楼龙庭就这么信任我,他就不怕以后看上别的人吗?

不过我想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在我身上发生,只要柳龙庭心里有我,我根本就不会再去爱上别人,如果他心里没有我,我也活不到我爱上别人的时候。

虽然我想通了这些问题,但是我看着柳龙庭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哭,柳龙庭见我哭成这副傻逼样子,于是就对我笑了声。说哭什么哭,要是我以后敢喜欢上别人或者对他不忠,他死也要拉着我垫背。

本来我还被柳龙庭一阵感动,虽然知道他这话是开玩笑的,但是还是佯装着白了他一眼,说他就不能让我感动完再说这种话吗?

因为柳龙庭也吃了情蛊,我心里也安心了很多,而柳龙庭似乎也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得,刚才那悲愤的情绪全都没了,眼里却是比从前更多了许多温柔,跟我说我以后也别全都为孩子为他想,不要每次一遇见危险,就顾着他们,只要我好,他也好。

现在皮从新死了,他说是个女人叫他这么做的,而这个女人我几乎不用脑子想,都知道是谁,除了巫英,谁还会对我和柳龙庭下这种毒手。而经过这一次事情,这也更加强了柳龙庭想杀巫英的决心,当我说到巫英的时候,他眼神顿时就变得凶狠可怕,看着他的这种眼神。仿佛在我跟前的,就是一条一心只有复仇的蛇,而不是柳龙庭。

这自古就讲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巫英把我们害的这么惨,如果柳龙庭真的要杀她。我想我不会阻拦,并且还会帮助柳龙庭杀,毕竟他是仙家,不能再杀人了,而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就算是我杀了,也等到死了以后受罚,只要我这辈子跟柳龙庭好完了,下辈子就算是我在地狱煎熬一千年我也愿意。

现在趁着这屋里的男人还没有醒,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和柳龙庭把我们到场的所有证据都给抹灭了,而当柳龙庭再将刚才放在桌子上的阴观音拿起来的时候,我看见阴观音原本是满头的长发,而此时的雕像,竟然是一个光头了,并且也是一种如来佛的坐姿。

看到阴观音忽然变成这样,我好奇得很,问柳龙庭这是怎么回事?

“阴观音刚才在超度那惨死女人的亡灵,还有这些靠吃食死尸而长大的虫子,怨气和妄气太重,阴观音也将它们超度了,所以他现在算是正式入教了,为从前的罪行忏悔,今后会随着我们一起修行,直到有所大悟,才会离开我们。”

如果不是阴观音会超度,我还一直以为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看着地上只躺着皮从新的尸体,我问柳龙庭为什么不让阴观音超度他的?这样不会有功德吗?

“这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人超度,皮从新死有余辜,是要去地府受罚的,如果将他超度了,那地府里就没人了。”

我似懂非懂的点头,于是问柳龙庭他死了后去哪里?

柳龙庭听我忽然这么问他,顿斯就骂了我一句没心没肺。他刚才为了不让我死,都愿意跟我一起吃轻蛊,没想到我现在就咒他死,好去跟凤齐天或者是河神好是吧!

只要一提到我跟谁好,柳龙庭立马就跟魔怔了似得。一定会提到凤齐天和河神,平时的时候我觉的他聪明,可就是看他一直都纠结河神和凤齐天的时候,我感觉他就是个傻大个。

见我生气的不搭理他了,柳龙庭这跟我说正经话:“我杀了这么多人,犯了这么多罪,如果上天放我一马的话,可能我会下地狱吧。”

我明明早就知道柳龙庭会说这话,但他说出口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酸。然后拍他马屁说:“那你下地狱的话,我也跟着你下地狱。”

柳龙庭听我这话,笑着斜视了我一眼,不过却没说什么话,带我从这本来就很陌生的男主人家里出来了。

因为我们在这男人家里搞得浑身都十分狼狈。所以我们也并没有当天就回东北,而是在贵州休息了两天后,才动身回去的,只不过当我们刚下飞机的时候,黄三娘的电话立即就打了过来,问我们在哪里?

因为打的是我的电话,我就告诉黄三娘我们刚从贵州回家呢。

“先不要回去了,这几天巫英冒充三爷杀了好些个仙家,现在已经引起了公愤了,你们家门口早就被堵得水泄不通,你和三爷赶紧的回长白山来一趟吧,先商量着这件事情怎么处理。”

这巫英在我和柳龙庭去贵州的那几天,竟然冒充我们去到处杀仙家?这个女人,真是无比歹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