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奇怪的人/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毕竟按照常理来说,如果我以后真的和刘龙庭闹了矛盾的话,那我也不可能赌气杀了他啊,一是我不可能杀的了他,二是我爱他,不管怎么样,我也舍不得他死。

虽然我有些不相信娇儿的话,可是娇儿她修炼的就是算命看相,如果真的是这种结果,难不成是因为我身体里情蛊的原因?要么我以后对柳龙庭不忠。要么他不爱我了?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种原因才能解释,心情顿时就沉重了起来,伤心担忧的神色都控制不住的摆在脸上。

娇儿看我这副伤心难过的模样,她脸上气呼呼的小表情逐渐的稳定了下来,语气也好了些,问我说:“那你是真的喜欢我三哥吗?”

“当然了,不然我怎么想给你三哥生孩子,还想嫁给他过一辈子。”我回答的爽快。

娇儿听我说这话,扭捏了几下手,像是个做错了的小孩子想着怎么认错似得,磨磨唧唧了好一会,才跟我很快速的说:“其实我刚才是骗你啊,我以为你是合伙跟我三哥来套我话的。”

我听娇儿这么一说,心情顿时就有些豁然开朗之势。伸手将娇儿揽到我的身前,问她说:“那你这次说的是不是就是真的了?”

“真的!”娇儿看着我的眼睛,很郑重的跟我点了个头:“刚我感觉你的手相,你的手相和普通人和三哥二姐的都不一样,你前世的来头好像很大很大。有帝王之命的格局,并且你的手相不断的在变,就像是你的命运不像是天注定的一样,而是随着你现在的生活而自行改变,不过主要的几条主线没有变。五个月后你确实是有死劫,三哥也有,不过你手上死劫的线轻轻往上提了一点,说明事情有所转机,三哥的是往下降,刚才我生气,就乱给你说你会杀我三哥或者三哥会杀你,反正从我现在的水平来看,你和三哥的手相有些地方很相同,但是三哥的是逆势,你的是顺势,是好的,所以我感觉你应该就是三哥的贵人,并且你们两人在一起后,我三哥比起从前来,收敛了很多,这已经很不容易了,从前我三哥为了她喜欢的那个女人,不断的去杀人,这要不是通天教主开恩。他早就死了。”

娇儿说这话的时候,有些责怪柳龙庭的意思,不过在说完之后,又心疼他,可能是还不知道我前世就是银花教主。又向着我身上趴过来跟我说:“小白姐姐,你可要好好喜欢我三哥啊,我三哥他没有外面人说的这么坏的,他其实很好的,都是那个女人把我三哥害成这样的。而且小白姐姐,你和我三哥前世应该见过面,虽然见面后可能没什么交集了,但是你们的缘分一直联系着,所以你们现在就在一起了。你能和我三哥在一起。比起我三哥之前喜欢的那个女人来,真是我三哥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娇儿愤愤不平的说着这事情,说的都让我不敢承认我上辈子就是银花教主,不过听着娇儿这话,我忽然也有些不信教儿算命的水平了。我这前世就是银花教主,哪里来的帝王命,这我前世和柳龙庭怎么可能是见过一面就没交集,柳龙庭为我前世简直都快把命给陪上去了。

不过现在我就算是知道娇儿有些都算错了,但是也能理解,于是就什么都依着娇儿,她说是怎么样,我就说是怎么样。

娇儿还是很好哄的,跟她熟悉了之后,她就恨不得都把心窝子掏给我。忍不住的告诉我她的小秘密。

“小白姐姐,你知道吗,我看过你和三哥做过羞羞的事情,我还知道三哥老是让你坐在他身上。”

我曹,当娇儿说出这话的时候,顿时就把我吓得脸都红了,赶紧的问她这些她都是怎么知道的?而且我和柳龙庭在家的时候,也没做过几次啊,并且也没用这种姿势啊!

我越说越觉的尴尬,总觉的跟一个小孩子说这种事情。脸烧的厉害。

不过娇儿貌似还不知道这种事情的意义是什么?小声的凑向我,对我说:“小白姐姐,我告诉你我在哪里看到的,你不能跟别人说哦?”

“好啊,我不和别人说。”我回答娇儿。

“我山下认了个师父,师父他有面镜子,镜子里想看什么东西都看的到,我经常看见师父用镜子看你和我三哥,我有时候去他那玩,就看见了。”

我和柳龙庭之前从来就不知道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时候,竟然还有人在偷看我们,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要光偷看我和刘龙庭而不是看别人?

“这个人是谁啊,你三哥认识他吗?”

娇儿摇了摇头,然后又很兴奋的跟我说:“整个长白山,就我认识他,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反正人特别好,教我为人处世,还教我不要乱发脾气,说我的性格不好。要改。”

这人还真是奇怪了,一边偷窥我和柳龙庭,一边又教着些娇儿好的方面的事情,不过娇儿和这么一个陌生的人有这么好的关系,并且这个人还不知道是好是坏。于是我就问娇儿:“娇儿,那你能带我去见见那个人是谁吗?”

听我说这话,娇儿脸上泛出了点难色,可是又不想拒绝我,就跟我说:“师父说除了我他不想见任何人,我找个时间帮你问问师父,如果师父答应你的话,我就带你去见他,不过小白姐姐,这件事情你不能和别人说哦,三哥也不能,三哥严肃起来的时候,那张冰块脸的看的害怕。”

娇儿说这话都快把我给笑死了,于是就跟她拉钩,说一定不告诉柳龙庭。

一整个白天,我都在跟娇儿龙腾讲外面的事情,娇儿和龙腾的很少下山,对外面的事情都稀奇的很,不过晚上的时候,白天几个安排出去收买那些兵马的仙家们就都回来了,说事情已经办妥了,柳龙庭也决定他明天出去把巫英这件事情先解决了。

晚饭的饭桌上,大家都在讨论怎么对付巫英,让我本来想说关心柳龙庭的话都没机会,只有等到晚饭后。我们上床睡觉的时候,我问柳龙庭他能不能带我也去,我总不舍得他一个人去面对这么危险的事情。

柳龙庭见我忽然间说这种傻话,便转过身来搂住我,跟我说我就是个麻烦精,带我去的话,他怕他展不开手脚。

这真是的,我在担心他呢,他还嫌我麻烦,于是我立马就从他怀里转了个身,说不去了不去了,他自己一个人去吧。

柳龙庭见我情绪不好了,不要脸的向我凑过来,手掌向着我的小腹下移,笑着问我说这就生气了?

“我才没有生气。”我说着这话的时候,有些受不了柳龙庭指尖的拨动,顿时说话声音都有些颤抖,呼吸也急了起来,转过头问柳龙庭:“前几天不是才给我吗,现在宝宝也安静的很,还不缺精气。”

“不,不是因为他,我就是想要要你。”刘龙庭说完这话的时候,抽了手将我往他的怀里慢慢一按,顿时缸满水溢。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柳龙庭已经起床了,被子还给我好好的盖着,我看了下手机,都快九点了,也不知道柳龙庭是不是已经走了,于是赶紧的起床,不过这会娇儿笑嘻嘻的开了门忽然就从外屋跑到了我的床边来,悄悄的跟我说:“白姐姐,我师父答应了我带你去见他,不过只能带你一个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