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虚/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啊!”我立马答应,答应的还挺开心,不过在答应之后,我的担心却接踵而至,这娇儿的师父应该也是个奇人,而且我还不知道他的好坏,这要是个好人,倒也没啥,但是如果是个心术不正的人,那到时候他要是对我不利。那我该怎么办?

“柳龙庭呢,你三哥还在不在啊?”我问娇儿,如果柳龙庭还在的话,那我就问问他的意见我要不要去。

“三哥早上就出门了啊,说是怕吵醒你,就交代我和龙腾不要吵醒你,刚我还在门外等了你办个多时辰,见你醒了,才跑进来的呢!”娇儿说着,笑嘻嘻又问我:“看吧看吧,看我多体贴你啊。”

看着娇儿笑嘻嘻的脸,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和她说其实我是有点不敢去的,可是又答应了她,要是我忽然反悔,这按照这小妮子的脾气。以后我在家肯定不好过。

于是只能硬着头皮撵鸭子上架了。

吃过早餐后,娇儿跟柳烈芸说她带我出门转转,柳烈芸见娇儿这么好的兴致,加上我这怀孕了,也要多走动走动。于是立马就答应了下来,不过叫娇儿别带我走远了,毕竟我不方便,怕我等会有个什么闪失。

娇儿答应的很快,柳烈芸话还还说完呢。她立马就拉着我往外面走,本来龙腾也想跟过来玩的,但是被娇儿凶神恶煞的训了回去,不准他跟着。

因为娇儿的师父是住在山下,这下山的路途艰难,娇儿变成一条两三米的小白蛇爬在我的前面,叫我牵着她的尾巴,尽量的跳好地方走。

在去见娇儿师父的路上,我心里有点紧张啊,不断的问娇儿她和她师父平日里是怎么相处的,他师父除了偷看我和柳龙庭之外,还会不会看看别人?

现在娇儿有师父的事情,对我来说已经不是秘密,而且她还是个小孩子家家的,小孩子本身就藏不住事情,这会见我八卦她的师父,就以为我对他的师父有很大的乐趣,顿时就来了兴致,跟我讲了很多她和她师父的喜乐见闻,不过说到他师父还有没有观察到别的人的时候。娇儿说有,他师父不仅经常在镜子里看见我和柳龙庭,还会看一些像是天上的神仙,或者是地上的神仙。

不过那些神仙她都不认识,就认识我跟柳龙庭。

这我就奇怪了。这能和娇儿打交道的,应该都是些仙家吧,但是作为一个仙家不好好的修炼,他吃了没事偷窥别人干嘛?

不过从娇儿跟我说的这些话里面来讲,她这个师父。除了有喜欢偷窥别人的不雅的嗜好之外,其他还是挺好的,还会教娇儿怎么写字,怎么练法术,就是不知道他师父的法力有多大。

我一路跟着娇儿走。反正走了大概有四五十分钟吧,娇儿才指着一颗上了年纪的老柳树,跟我说:“白姐姐,你就在这里等一下,我先敲门。看看师父在不在家?”

我四处一望,这也看不见这里有什么屋子房子啊,娇儿说的敲门是敲什么门?

见我一脸茫然,娇儿变回了人的样子,笑嘻嘻的蹲在地上,捡起地上的几个小时候,像是很杂乱无序的乱摆着,跟我说:“我现在就是在敲门啊?”

我看着娇儿一下一下的在玩着石头,疑惑的问了她一句:“你这摆石头就是敲门?”

“是啊,我也是无意才发现的。几年前我在这玩石头,忽然就把师父家的门给打开了,师父开始还觉的很奇怪,不过跟我说这也是缘分,他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了,就我一个人打开了他家的门,于是就收我做徒弟了。”

娇儿说着这话的时候,那可得意了,不管是嘴里还是脸上,都写满了自豪。而就在我正想给娇儿回话的时候,娇儿摆完最后一个石头,惊喜的喊了一声:“开了!”

只听见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原本我们面前还什么都没有,现在娇儿一说开了,我面前忽然从地上冒出一个大石门来,而这个石门大开着,石门外面,是我和娇儿,而石门里面,露出一处平坦种着几株兰花的小院。

我一时间没敢往里走,反而是娇儿拉着我的手,向着的石门里闪了进去,而就在我进石门的一刹那,一阵古琴的声音悠扬的传进我的耳朵里,我往院里一看,是个穿着素衣的白面男人,这男人看起来长着副三十多岁的男人模样,面色清丽,看起来虽然帅的不像是凤齐天和河神那般惊心动魄。不过却也别有一番韵味。

“师父,我把小白姐姐带过来了,小白姐姐说想见你。”娇儿笑嘻嘻的向着这个男人的古琴前走过去,而这男人在我进来后,连眼睛都没抬一下。几根手指仍然不断的在扣着琴弦,像是在修琴,嘴里淡淡的吐了一句:“娇儿,去屋里给你姐姐端把椅子出来,你姐姐怀孕了,站着不方便。”

虽然这男的说这话的表情很平静,但是他说这话的语气,却也心细,娇儿见他师父使唤她去搬椅子,顿时就笑嘻嘻的向着屋里跑了进去,看着娇儿这殷勤的样子,就算是在家,也没能这么能轻松的使唤她吧!

也不知道这男的有什么本事,竟然让柳家四小姐这么听从她的话。

“我听娇儿说,你有面镜子,你经常在镜子里偷窥我和柳龙庭,你为什么要偷窥我们?”

我问直白,毕竟也很少我一个人跟别人这么正式的打交道,而这男人听我这么直白的问他,脸上倒也没什么表情,回答我说:“是你们自己到我的镜子里来,而并非是我偷窥你们,只不过你和柳家三郎在房事方面还算比较兢兢业业,喜欢的姿势也很不错,能进入的更深。你会感到很舒服,而柳龙庭也能省下力气,可以坚持更久。”

我曹,这种话从这男人口里说出来,我竟然没感觉到一点污秽,反而觉的他就像是在说教似得,让我满脸尴尬,他连我和柳龙庭喜欢用什么姿势他都知道,这是看了我们多少次?

“我们过我们的生活,那怎么又会进入你的镜子里呢?”我问男人。

而这时娇儿端了把椅子给我,然后又立马背着手站在了这男人的身边,看起来娇儿就像是这个男人生养的一般。

“因为我的这块镜子,是块天镜,能看见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你想看的东西,想看的事物,不过最近我将他炼制成只能看见灵力强大、并且能让我心甘情愿拜服,能够带我飞升成神的天镜,结果你和柳龙庭,出现在了我的镜子里。”

这就搞笑了,他想飞升成神,去找柳烈芸柳龙阳不更好吗,我跟柳龙庭,顶多就是个小打小闹的,而柳龙庭杀了这么多人,他修仙成神的机会少之又少。自己都不能成神,又怎么能带着他成神。

“那你还是你找别人吧,我和柳龙庭都自己都顾不上,别说还要带你,以后就别看我们了。”我对这男人说,毕竟我可不想以后每天都过着被人拿镜子偷窥的生活。

听见我说这话,而男人忽然将他手里琴给放下来,转头向我起身,站了起来,跟我说:“可我的镜子,选的就是你。”

说着的的手里多出了一面古朴的铜镜,而这铜镜即使都不对着我照,我的脸都十分清晰诡异的浮在了他手里的这面铜镜里。

“我的名字叫‘虚’,你要是愿意,还请将收我为你的出马仙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