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力量的渴求/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我一直以为,这件事情是我做错了,当刚才山神用我威胁柳龙庭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当时快绝望成什么样子,那种绝望,比对死亡的绝望还要来的可怕,就怕是我自己作了死,我搞砸这一切,柳龙庭不再爱我,甚至是反感我。所以当我这么痛苦的自责这么久后,柳烈芸忽然对我说的一句谢谢,这句谢谢却已经掀不起我内心的一丝波澜,反而让我更加强烈的意识到了我自己的根本,我身边我所接触的人,他们最少的修行都是百年以上,而我从生下来到现在,只不过才二十来年,无论是从智力还是法力,或者是经历。我都不如他们的百分之一,我就如同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根本就没办法和他们抗衡,这次正好是我误打误撞的促成了整件事情的成功,如果下次呢,下次再遇到一次次的波折,如果我没这次这么幸运的话,悲剧还是会上演一遍。

我对柳烈芸笑了一下,什么话也没说,不敢邀功,也不适合妄自菲薄,不过好在柳烈芸也没对我多过追究,看我不是很好的脸色,就以为我是在介意山神的事情,跟我说别把这件事情太放在心上。柳龙庭顶多就是这几天气气,过两天就好了,再说这件事情要不是我的话,今天就是她和柳龙庭的忌日了,说着又饶有兴致的问我山神功夫怎么样?他真是穿着铠甲看起来霸气威武,穿着长衫却又儒雅温柔,真是可惜了这副好皮囊,是个坏胚子。

柳烈芸看起来倒是挺喜欢山神的,只是我想起的山神那副丧心病狂的狰狞笑容,心里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这种时候柳烈芸和柳龙庭都感觉我和山神睡过,并且并不介意这种事情发生,而他们都不介意,我的解释也就变成了多余,虽然我并不明白,昨晚山神明明是把我丢进了牛棚,为什么他还没有注意到柳龙庭的元神已经出窍了?

再会到长白山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了,我衣服身上都是血,柳烈芸就叫我先去洗个澡。她去安排厨房给我这大恩人大摆宴席,然后又看见我肩上的一个个被山神咬出来的牙印,就叫柳龙庭也跟我去,叫他给我处理下伤口。

柳龙庭这一路回来的情绪都不是很好,冷着一张脸。而我见他情绪不好,也不想主动安慰他,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我感觉我太累了。

柳家后院里的屋子里面,是有处温泉的。我之前之所以喜欢柳家,也有这温泉的关系,毕竟谁不喜欢没事泡泡温泉,听听林子里的鸟鸣什么的。

只是我现在对这些毫无兴趣了,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想让自己变得厉害一些,哪怕是一点点,下次我也不会像是马戏团里被戏耍的猴儿一般,对戏耍自己的人,毫无招架之力。

我泡在热气腾腾的水里。柳龙庭手里端着一些药进来了,像是想开了一些一般,也没刚才那样冰着一张脸,将药放在了池子边上,叫我过去,他帮我上药。虽然柳龙庭的脸色缓和,不过语气还是没什么情绪,比我泡着的水还要淡。

我向着水边上走过去,靠在池子边上,而柳龙庭也动手将盘子里药瓶拿出来。不过当他拿着毛巾想帮我擦干净肩头上的水的时候,却迟迟都没有下手,等当他终于把毛巾压在我肩上的是时候,有点用力过度,原本被水泡的伤口就有些疼,在加上他这么一压,我忍不住“嘶”了一声,转头看向他,问他能不能轻一点?

我不问这话还好,一问柳龙庭就像是隐忍了很久的脾气爆发了出来。顿时就将他手里的毛巾往盘子里一放,冷笑着问我:“那山神咬你的时候,你怎么就不知道疼?”

“是啊,我是不知道疼,你要是不想给我上药的话。那出去吧,我自己来就行。”

我也不想跟柳龙庭解释,如果他真的在意我,就算是我跟山神睡了又怎么样?我这么爱他,昨天当我做出这种只想让他活下去,宁愿出卖自己身体的决定的时候,他都不知道我当时下了多大的决心,我有多难过,毕竟哪个有自己I心爱的人的女人,会心甘情愿的跟着别的男人睡。这种自己亲手断送自己的爱情和幸福的感觉,就像是自己面对着一堆熊熊大火,是哭着走进去的。就像是柳烈芸说的,我从来都不介意他之前有过多少女人,什么事情全都先顾着他。可他现在原谅我都摆着一副高傲的模样,他自己又比我干净到哪里去?况且一直都是他们自己认为我和山神有过关系,问都不问我,就这么认定了,我的解释这时候说出来,恐怕也就像是那种婊子立牌坊的笑话。

柳龙庭估计是对我这么冷静的态度感到意外,所以一时间也没想到要怎么回答我的话,见我自己伸手想去拿毛巾,一把就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腕,用力将我往他的身前一拉。直视着我的眼睛,怒气控制不住的从他的语气里溢出来:“白静你就不会觉的对不起我吗?你不是说爱我吗?为什么一边说爱我,一边却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后一点内疚都没有,你怎么这么不知羞耻,是山神比我厉害,更能满足你是吗?”

如我我刚才内心还是冷静的,但是现在当柳龙庭空口无凭的就这么胡乱的栽赃我,我顿时一下就忍不住心里的火气,直接扬起手在他的脸上扇了一个巴掌,一声清脆的响声传进我耳朵里。却疼在了我心里:“是啊,他就是你比你还厉害,是我不知羞耻,怎么样,我这么回答你开心了吗?”

也不知道是我的话激怒了他,还是我的巴掌激怒了他,柳龙庭直接按着的的肩膀就往水里一沉,他整个身体也跟我下来了,我整个人都被他按淹在了水里,只听见柳龙庭跟我说:“开心,当然开心,我告诉你白静,你活着就是我的人,死了也是我的鬼,他厉害又怎么样。你现在还不是在被我掌控着吗?既然你喜欢他的残暴,那我就残暴给你看,看他厉害还是我厉害!”

我从没见过柳龙庭这么发疯过,疯的就像是得了狂犬病的狗,并且瞬间就变成了一只在温水里翻滚的大蛇,将我整个人都缠绕着滚进水里,不让我从水里浮上来透气,更不然我挣扎着离开他,直接就在水里将我刺了个通透。

柳龙庭他简直就是个王八蛋,混蛋,我在水里根本就呼吸不过来,也不想跟他纠缠下去,想跟他说其实我没和山神有过关系,但是柳龙庭现在发疯的什么都不听,在我即将断气的时候。直接扬起他那巨大的头往水面上接了口空气,猩红着一双眼睛,再从我的嘴里灌溉到我的肺腑里。

当柳龙庭的情绪差不多都下去的时候,或者是他自己也没从我身上感受到山神的气息,然后动作顿时就慢了下来,变回了人的样子,看着我的眼神也有些不自在,问我说刚才为什么不和他讲?

我整个人都被他贯穿的痛到极致,看着一丝丝的血从我腹下的地方顺着底下的水飘上来的时候,我忽然觉的我自己很可笑,觉的柳龙庭更可笑,有些事情,我想我还是要和柳龙庭说清楚,不然我太脆弱了,脆弱到就连喜欢我的人,可能都能在不经意的时候,把我弄死了。

刘龙庭见我出了血,一瞬间有些慌张,赶紧的将我抱了起来,向着池子边上走过去,而我经过一次次的压迫,对力量的渴望,在这个时候已经牢固的坚不可摧,于是跟柳龙庭说:“如果你希望们还能在一起的话,分一些你的力量给我吧,教我怎么用,我会报答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