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最厉害的弟马/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能是因为柳龙庭是我仙家,而之前我所遇见的阴观音也是爱上人的妖祟,所以我觉的,胡仙太过于铁石心肠,既然是不喜欢的话,当初为何要接受英姑的喜欢,既然不想被纠缠,他自己解除了与英姑的关系不就好了?不爱却还在一起,相互折磨。

可是即使我和柳龙庭在一起了,又何尝不是相互折磨?

晚上山上也没什么活动。柳烈芸就请来了个戏班子,就在柳家院里搭台唱戏,说是为了感谢我。

仙家的生活方式,虽然看起来跟我们人差不多,但是他们的生命却是我们无数倍的长,所以他们的时间差并不像我们人这般急促,哪怕是横贯了几千年的东西或者是艺术,被他们拿出来,并不会感觉很惊奇意外。

不过我今天也有些累了,所以也没看多久。就回房睡觉。而柳龙庭本身对这个也没多大的兴趣,我回房的时候,他也跟陪我一起,其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我要这么快的就原谅柳龙庭,因为爱?或者是因为弱者的无奈?不过不管什么原因,他在我心里,都已经挡不住的我想提升我自己的想法,我不想再这么卑微的爱柳龙庭,起码下次遇见事情的时候,我想和他肩并肩的站在一起面对,而不是他一个人独自面对一切,而我自己也无比自责的躲在角落责怪我自己配不上爱他。

因为在温泉池里的原因,柳龙庭把我给弄伤了,我坐在床边准备拖鞋的时候,腰都弯不下来。不过柳龙庭察觉的很快,还没等我说,他就弯腰将我脚上的鞋给脱了,然后抱着我向着床上放上去,跟我说这就是我自己自作自受,动不动的耍什么小性子,如果一开始就说明白了,他也不会这么对我。

这件事情明明就是我受的伤,柳龙庭还怪我,我顿时就有些生气的白了他一眼,阴阳怪气的跟他说,是是是,什么都是我的错,他什么都是对的,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眼睛瞎了还是脑残了,怎么会喜欢他这种人?

柳龙庭他这会似乎就是想故意见我生气的样子,见我如他所愿,顿时就笑了起来,可能是我和他在一起久了,都没怎么注意看他的脸了。现在柳龙庭就这么弯腰在我的身前看着我,我抬眼认真看他,只见面皮白皙,眉眼如晨曦,面容俊秀刚毅。整张脸说不上哪里最好看,也说不上哪里最不好看,但不管是鼻子眼睛嘴,长得都是我喜欢的样子。

看着柳龙庭的脸面,和对我温柔又使坏的眼神。我心脏简直就是再一次被他的美色给捕获,这种时候脑子里什么都没了,只想将这么个美貌清丽的男人占为己有。

我伸手向着柳龙庭的脖子里抱进去,脸凑在他的面前,想吻他的唇。但是柳龙庭此时就像是看出来了我此时忽然对他的迷恋,在我想亲着他的时候,故意躲开了我,但又无比诱惑的在我耳边吹着热气引诱我。

我特么就感觉柳龙庭就像是故意耍我似得,但是他又撩我撩的紧。被他拒绝了,我却更涌起一种想要他更多的念头,不过柳龙庭也算是情场老手了,对付我这种涉世不深的,简直就是手到擒来,一边欲迎而拒,一边却又对我说着一些直白下流却很勾引人的情话,让我觉的又难听但是又不由自主的被他的话说出感觉,而在将我引到快极限快非他不要的时候,柳龙庭这才如了我的意。

只是一个亲吻。但是当我的唇贴在柳龙庭的唇上的时候,满足感瞬间爆棚,仿佛就像是通过我的努力,我终于得到了一件稀世珍宝,这种满足感,将原本我对柳龙庭稍微有些隔离的心又拉拢在了一起,心里更加喜欢这个男人。

不知道柳龙庭这用的又是什么招法,但我知道他每次都在我有自己主主见意识的时候,他总能毫不动声色的拉拢我,我的理智是清醒的。可我的心就是控制不住的想贴近他,喜欢他,想为他做我能为他做的所有一切。

因为我受了伤,所有柳龙庭也没要我,跟我说等我好了之后再喂我。把我喂的除了他谁都不想要。

柳龙庭的心理战术,是我见过最厉害的,让我既知道他的套路,又无法抗拒他。

夜色静谧,我一直都在为要怎么提升我自己的能力而感到烦恼睡不着,柳龙庭不教我,河神又忙,他肯定没有时间来教我坐这个那个的,凤齐天吧,我也不能一直都在他那。不然柳龙庭又会有意见的。

一阵威风从微开的窗户外面吹了进来,将屋里的烛火吹的摇曳生姿,山上得的夜里还是有些寒的,我转头看着就躺在我身边已经睡熟了的柳龙庭,他那张精致白皙的脸庞被纱帐外的烛光照的格外的温柔恬静。美的就像是梦,让我忍不住伸手去触摸柳龙庭的脸,看看他是不是真的?

不过在我的手覆盖在了柳龙庭脸上的时候,柳龙庭睡梦中估计也是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伸手握着我的手从他的脸上拿下来放进被窝里,并且向我侧过身来将我整个身体往他的怀里搂进去,迷迷糊糊的说了句要我往他睡过去一点,然后低头将脸埋进我的头发里,呼吸均有的又睡了过去。

柳龙庭这么一抱,让我顿时就有些安心。于是靠在了他温厚的怀里,什么也不想了,只希望生活永远如现在这般平静。

早上天亮的时候,我隐隐约约的听见了我手机铃声响的声音,这几天我开的一直都是节电模式,本想不理这铃声,不过我下意思怕这铃声将柳龙庭吵醒,于是就赶紧的起身从床边上拿过手机,是之前设置的起床铃声没关,我关着铃声的时候。无意发现了手机还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巫英发过来的。

这巫英从我们关系破裂了之后,就很久都没有和我联系了,而现在短信的第一句,就是:当你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说明我已经死了。

巫英死了?她死了跟我发短信干什么?

不过毕竟也是相识一场,当初我和柳龙庭在一起,也是她牵线搭的桥,于是我就点开了短信,很长的一条。

白静,当你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现在已经死了,我之所以会死,是想求你一件事情,就是希望你能将我的魂魄供奉起来。从前的恩怨,是我对不起你和柳龙庭,如今胡仙一走,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爱,他的功德早已圆满,只是为了陪我而守在凡间,而我却不明白他的苦心,硬是要得到他的亲口承认,现在他承认了,但是这是他唯一留在人间的夙愿也圆满了,不得不走,是我自己亲手让他离开我的,我不想的我永远都没有机会再见到他,我不想一个人这样毫无意义的活下去,我想当出马仙。积德行善,修成正果后能和飞升成仙,能和他在同一个地方。

我知道我现再没有什么资格要求你收下我,但是我能帮你,虽然我死了,可我生前所有的法力还有能力都还在我的魂魄里,你以后的路还长,柳龙庭不可能能时时刻刻的保护你,你得强大你自己,如果你愿意供奉我,助我成仙,我也愿意为你鞠躬尽瘁,让你强大起来,不再受邪灵肆意揉虐欺负。”

当我看到巫英发过来的这消息后,心脏都控制不住的跳动了起来,谁来教我?谁都没有巫英更合适,她是东北最厉害的弟马,如果她所说的是真的,那我将是这片土地上,下一个最厉害的弟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