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门外将士/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我怀疑奶奶看见的那条蛇就是柳龙庭,毕竟蛇也分种类的,柳家白蛇地位最高,除了柳龙庭的家人,我还没看过其他的蛇也是白色的,正是因为我刚一不小心就怀疑了刘龙庭身上去,所以他现在一进门,吓得我顿时就把手机给挂了。赶紧的从沙发上起身,问柳龙庭刚才去哪里了?

柳龙庭转身关门,回答我说他刚才觉的闷。去外面透了下气,说着才晃了晃他手里提着的一个袋子,跟我说他顺便去超市买了些鱼肉水果,说中午们在家自己做饭吃吧。

柳龙庭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他手里确实是提着楼下超市的袋子,袋子里还装了不少的东西,如果奶奶看见的那条白蛇真的是柳龙庭的话,这么短的时间,柳龙庭怎么可能去害了人,又给我买这么多[想到我刚才差点又把这个锅扣到柳龙庭的头上,顿时就觉的有些惭愧,向着柳龙庭走过去,将他手里袋子提过来,跟他说我见他今早精神不好,还以为他生我气了呢。

“我生你什么气?”柳龙庭笑了一下问我,帮我把菜之类放进冰箱。

“我以为你会骂我贪婪什么的,把你的精气都吸光了。”

]东西回来?

想到我刚才差点又把这个锅扣到柳龙庭的头上,顿时就觉的有些惭愧,向着柳龙庭走过去,将他手里袋子提过来。跟他说我见他今早精神不好,还以为他生我气了呢。

“我生你什么气?”柳龙庭笑了一下问我,帮我把菜之类放进冰箱。

“我以为你会骂我贪婪什么的,把你的精气都吸光了。”

“没有的事,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我怎么会怪你?”

柳龙庭说话总是让我莫名的心暖,不过他刚才明明精气都不足让他变成人形,现在就这么一会时间过去,怎么就恢复的这么快,正当我想跟柳龙庭说奶奶和我说的事情,柳龙庭忽然跟我说:“白静,我们换个地方生活吧。”

“啊?”我一时间以为我听错了柳龙庭意思,反应过来,问柳龙庭说为什么啊?我们不是在这里住的好好的吗?

“是还好,不过我我就想跟你去个没有人认识我们两人的地方生活。”

之前也没感觉柳龙庭这么矫情过,现在他倒像是有女人的心思,不过柳龙庭说了我也就答应他,问他说:“那不带别的仙家兵马之类的吗?”

“不带。”

不带仙家的话那我们遇到了危险怎么办?不过又觉的柳龙庭肯定都考虑好了才会跟我说,于是我就答应了柳龙庭,问他我们什么时候走。

“过几天吧,这几天可能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柳龙庭说着,然后问我想去哪里?

从小到大我除了我上学的京都,我也去过哪里,毕竟奶奶一个人带我,去哪都不方便。想到之前凤齐天跟我说过苏杭,于是我就问刘龙庭去不去那?

柳龙庭点了下头,说去哪里都行,于是就叫我去预定后几天的机票。

因为过两天就要走了,所以这两天我也在家收拾东西。自从前几天柳龙庭打算告诉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而我忽然肚子疼的时候,我就再也没有敢问他这个问题,柳龙庭这几天好像也很忙的样子,不断往外跑,而我闲得没事。就在家里开了电视来看。

毕竟现在电视里大部分放的都是些新闻广告什么的,柳龙庭出门了,我自己看了一会,也觉的无聊,正想把电视关了。这会电视里跳转到了一则新闻,一个短发拿着话筒的漂亮记者拿着话筒,说我们市里接连接到几起报案,说是市里这几天好些人都无缘无故的死了,最先接到一起报案是我们市里的一个小区。那小区离我家这小区还不远,可惨,全家死光了,死者死法十分古怪,身上没有一丝的伤口,也没病没就这么无端端的死去了,而这案件以后,又接到了几起相同类似的报案,死者身上全都均无伤口,年龄都在二十到四十岁之间。一个孩子,大部分都是壮年,现在还不知道是传染性疾病还是什么其他因素,已经将尸体运去检测,并且记者交代我们广大市民要注意防范。

在这新闻播报完后。镜头转到了几辆救护车上。

看完新闻我还想,这应该不会又是什么传染病吧,这之前的非典,现在的禽流感,几乎每年都要闹这么一次,搞得人心惶惶的,这要是真的是什么传染病,那我们也不好出门啊。

柳龙庭晚上回来的,因为听了刚才的那个新闻,我连外卖都不敢点了。晚上就直接买了泡面,本想跟柳龙庭凑合着吃算了,不过柳龙庭可不愿意了,将我买的泡面直接往垃圾桶里一丢,说我这是什么的脾气。有饭不吃偏要吃这个,于是他说完了我之后就去做饭了。

听柳龙庭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感觉很对不起他啊,想柳龙庭之前在家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跟我来这连吃个饭都要自己做,于是就跟着柳龙庭去厨房,帮他切点蔬菜什么的。

柳龙庭最近几日的精神看起来一天比一天好,他精神好的时候,脸色更加的白皙光泽,眼神也更加明亮。特别是他转头对我弯起唇来笑的时候,他的美色简直把我惊艳到刺激心脏。

或许我这么喜欢柳龙庭,和他的脸也有直接关系,毕竟有句话说的好,不入眼怎么入心。在和柳龙庭一起做饭的时候,我问他最近几天去哪里了啊?怎么精神一天比一天好,然后问他这几天在外面,有没有听过我们市里经常死人的消息啊,说是这人死了后,身上什么伤口都没有,死的可怪异了,就像是被人吸了精气一样。

当我说到被人吸了精气之后,心头忍不住一愣,而跟着我话。柳龙庭也忽然停下了手中的锅铲,反问我说:“吸了精气?那你是怀疑我吗?”

“这怎么可能?!”

柳龙庭一句话就把我的念头给掐住了,竟然口不由心的主动为他开脱:“我又不是不了解你,我怎么可能会怀疑你呢,再说。新闻上记者都说可能是得了什么病。”

我说着这话的时候,都觉的我自己可真假,柳龙庭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好,这平白无故的,他的身体怎么好的这么快,并且这几天他还天天往外面跑,而也就是这几天,我们市里开始死人。

“死了就死了,等我忙完这两天,我们就走。”柳龙庭一边将菜从锅里倒出来。一边回答我说的这话,语气平淡无所谓,就像是这件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如果这些件事情不是柳龙庭做的还好,这要是他做的。这么多人命的债,我们以后怎么还?[“死了就死了,等我忙完这两天,我们就走。”柳龙庭一边将菜从锅里倒出来,一边回答我说的这话。语气平淡无所谓,就像是这件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如果这些件事情不是柳龙庭做的还好,这要是他做的,这么多人命的债。我们以后怎么还?

不过现在也没有证据,我也不能就这么怀疑柳龙庭,反正过两天我们也要走,到时候就管他是什么疫病还是别的什么,也与我们无关了。

这两天柳龙庭依旧白天都出去。每天晚上都回来的很晚,我问他去哪他也不说,就叫我在家里等他,要是别人来了,也别开门。

他不就是出去一趟吗?弄的这么紧张兮兮干嘛?不过我还是答应柳龙庭。叫他办完事情赶紧回来。

我们定的机票就在今天晚上,我把东西之类都给收拾好了,就等柳龙庭回来我们一起出发,不过下午的时候,我家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这敲门用的声音十分巨大,就像是有几个大汉在门外急着想进来似的。

现在毕竟我一个人在家,巫英还在仙牌里没出来,我就向着门口走了过去,从猫眼里面往外探,只见我门口站着两个头戴银冠,身穿铜甲的两个古代人,就像是庙里或者是以前那种大墓立在坟前的那种士兵似的,他们身上一身正气,背上还别着大刀,现在正不断的用力敲我们家的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