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相爱相杀/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着,转头看了一眼柳龙庭:“还愣着干什么,去救活她。”

我想过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怪胎,是动物,哪怕即使是这样,我也想生下来,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肚子里怀着的,竟然是柳龙庭喜欢的女人,他为了让他喜欢的女人复活,竟然将他的女人放进我的肚子里,借用我的肚子,让银花教主重生,而我从出生开始,就是一个牺牲品。只要银花教主一从我的肚子里出来,我就失去了价值,就会死去。

柳龙庭现在依从了银花教主的命令,转身向我走过来,而此时再看柳龙庭。这个男人,想到曾经他所对我的温柔,对我说过的任何情话,无非就是为了他喜欢的女人而演出来的一场绝妙好戏!

如果痛苦能用天来形容,我此时所承受的痛苦。无边无际,我从来就没走进过柳龙庭的心里,将他所有对我的利用看成是真情,爱他爱的失去一切,而现在真相大白。柳龙庭竟然像是没事人似得,无比淡定的弯腰拿起我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冰凉的手,对我甚至连一句抱歉的话都不说,听从了银花教主的话,帮我愈合手上的伤口。

在他眼里。我就是个复活银花的工具,难道我天生就是应该为他们牺牲的命?如果不是现在我弱的已经不能动弹,我恨不得要把柳龙庭杀个上百遍,才能解开我心头对他的憎恨,他那张从前让我心醉神迷的脸,此时此时,肮脏的就如同粪坑,披着一张人皮,内心确是一个巨大又自私的魔鬼,我恨我为什么这么傻,怎么会眼瞎看上这种畜生,动物就是动物,我怎么能把他当人看?!

心里对柳龙庭瞬间涌起的无数怨念,让我根本就不想再为了这对狗男女活下去,一个比一个贱,我前世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会被他们缠上,毁了我这一生。

“杀了我,好歹我也跟了你这么久,为你付出这么多。如果你稍微的对我有那么一点感情,那就杀了我。”

我用我唯一理智,对柳龙庭说出这句话,我可以爱他爱的超过我自己,但是我也可以恨他恨的深入骨髓。他走的每一步,都是在算计我,利用我,我自作多情的真心,被他和银花教主的卑鄙。撞击的粉碎,想起我从前种种对柳龙庭的付出,我更恨更恶心我自己,为什么我救不能早点明白过来?如果早点知道,如今我也不会被他们戏耍的这么狼狈。

可终究。我还是斗不过他们,只想早点解脱,愿下被子上天怜悯我,让我永远也不要再看见这两个恶心的东西。

听到我说这话,柳龙庭稍微停了下他手中帮我愈合伤口的动作。但是仅仅只是一秒,没有理我,继续为我疗伤,要把我救活。

银花教主见柳龙庭无比坚定的模样,笑了起来,关着她的身子,向着柳龙庭的背上靠过去,将头枕在柳龙庭的肩上,对我说:“死到临头了,还在白日做梦?你以为你长得像我。柳龙庭就会喜欢你吗?我告诉你,他爱了我几百年,你理解几百年是什么概念吗?像你的寿命,翻个几百倍,你觉的他会对我变心吗?虽然他比我低贱。但是你更低贱,生长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一个普通的女人,你有何德何能让柳龙庭喜欢你,要不是因为你对我们有用。柳龙庭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你有交集,如果有,也是像之前那些被他玩的女人一样,你也是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

我的身体,在柳龙庭的治愈下。逐渐的好转,从前不管我受了多大的伤,柳龙庭都不曾给我这么快速的治好,而现在银花教主说上一句,他哪怕是费尽精气也在所不惜。

恨到了极致。情绪崩溃到了极致,我忽然就冷静了下来,看着我眼前这个女人的得意嘴脸,嘲笑了她一句:“羡慕你,养了条好狗。”

虽然银花教主一直都说柳龙庭低贱。但是现在毕竟要靠着柳龙庭帮她养着她的肉身,也不敢这么直接的说柳龙庭就是她的狗,而我这么直白的一说出来,银花教主脸上反倒有些尴尬,不过立马就笑了起来。骂我说:“我好心好意的救你,你还骂柳龙庭是狗,你连狗都不如。”

说着,转头看向柳龙庭,对柳龙庭说:“看住她,在我的肉身还没生出来之前,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拿你是问!”

柳龙庭点了下头,看都不曾看我一眼,卑躬屈膝的对银花教主点了下头。让她放心。

银花教主看柳龙庭这么听话,伸手转过柳龙庭的脸,向着柳龙庭的脸上一探,向着柳龙庭的唇上亲过去。

我此时仿若成了个不是人的东西,他们这么得肆无忌惮的在离我不到一米的面前接吻,想到从前我也亲过柳龙庭,胃里顿时就一阵翻滚,恨不得把我整个身体拿去消毒水里里里外外的清洗一遍,洗干净我身上柳龙庭触摸过我的任何一寸地方,洗干净我脑子里所有对柳龙庭的记忆。

在他们吻了十几分钟后,终于停下来,银花教主一脸媚笑,跟柳龙庭说:“这只是小奖励,等你让我平安出来,我给你更大的奖励。”

而柳龙庭就像是个傻子一般。静静的看着银花教主,银花教主转过头很刻意的看着我笑了笑,然后化成一道烟气,又从我的肚子里钻了进来。

银花教主走了之后,柳龙庭这才转过头来看我。抓起我的手,很平淡的问了我一句:“疼吗?”

都这种时候了,柳龙庭还假惺惺的关心我呢,我对他的这种关心无比恶心,冷笑了一声:“有意义吗?”

听我说这话,柳龙庭从我面前站起身来,将身体背了过去:“既然你已经知道了真相,我也不打算向你隐藏,你的身体,当初确实是我们选的一个容器。银花教主出来了你就会死,不过我劝你以后还是不要做这种傻事,你留着命,我以后还能救你,你要是死了。那谁都救不了你。”

这种冠冕堂皇的话,柳龙庭也说的出口,看着他站在我面前的高大背影,我怒气中烧,玩弄我的人,我咒他这辈子都不得好死。

沙发边的桌上,还放着把刚才我用来割腕的水果刀,想到我之所以会想死,是怕拖累柳龙庭,为了让他不再去吸食精气。而走上一条不能回头的路,我自愿结束我才二十来岁的生命,我不伟大,但是我为了他什么都可以不要,可现在,却唤来这样的鲜血淋漓,他一个转身,将我送进九层地狱。

“那你是不是还要我感谢你?”我跟柳龙庭说一句话都觉的恶心,但是在我说着这话的时候,我拿起桌上的刀子,一刀刺进柳龙庭的后背,猩红的血,顿时就浸湿了柳龙庭洁白的衣服,向着我的手掌心里溢进来。

但是这并不解我的气,我又狠狠的将我手里的刀狠狠的往柳龙庭的身上插,从来就没有这么强烈的希望一个人去死,柳龙庭就是第一个,我要让他为我被他伤害的曾经付出代价。

“闹够了吗?”柳龙庭忽然转过身来,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腕,将我手里的刀一扔,而他身上的伤口,正逐渐在自行愈合。

“就凭你,根本就杀不了我,我留你活命,就是看在我们之间的情分上,你要是不想死,那就老实一点。”

看着柳龙庭这副和银花教主一样猖狂的表情,再看着他身上已经完好如初的伤口,那种想杀不能杀的痛苦,让我崩溃的几乎到了极限,但还是阴冷的对柳龙庭笑着:“你等着,我一定会杀了你,在我死之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