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白蛇之泪 为@笛大大xi.皇冠加更7/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很主动,仿佛就像是和之前的柳龙庭调过了身份般的主动,而银花教主就和我们两人约定的那般,不断的吸食柳龙庭身体里的精气。

腐烂的气味,弥漫在了房间里的每个角落,我一直都缠着柳龙庭不放,饿了就吃柳龙庭买回来的饭,吃完后简单的洗漱一下,然后再回床上抱着他一块。

我都忘记有多久,估计也有两三天的时间,看着柳龙庭越来越虚,他自己也知道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就真的一点保留都没有了,马上就要显出原形,而我在柳龙庭想要出来的时候。紧紧的抱着他不如他所愿,让我肚子里的银花教主,直接将他保留的最后一些精气给吸食了个干净,一条水桶粗的白蛇,顿时就压在了我的怀里。蛇尾颤动,瘫在我身下一动不动。

见柳龙庭已经恢复了原形,看着他躺着一动不动的样子,我现在就恨不得立马杀了他,而当我转身找刀的时候,我肚子里的银花教主像是猜到了我在想着些什么,赶紧的跟我说:“你要是现在敢杀柳龙庭,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控制你的身体去杀了你全家!”

银花教主忽然跟我说这话,让我心一堵,断了现在就想杀柳龙庭的念想。毕竟银花教主还有用得到柳龙庭的地方,现在要是我杀了柳龙庭,银花教主就失去了帮她复活的助手。

“我告诉你白静,你要是在我没出生之前对柳龙庭动手脚,我绝对会让你死的更惨。”银花教主盛怒的跟我说。

我点了下头。对银花教主说我刚才只是一时冲动,还希望她别往心上去。

而银花教主听了我这话,从我身体里出来了,再跟我说:“现在柳龙庭已经恢复了原形,揭下来你想怎么做,毕竟我能不能生下来,就靠柳龙庭了。”

我看了一眼已经昏过去的柳龙庭,转眼对银花教主说:“这就看你了,你把这里周围附近厉害的东西找出来,我们就去对付那个东西,要柳龙庭吸了那东西的精气,只要不断的找出那些精怪,吸食精气,他就能不断的将精气给你了。”

“还用这么麻烦干嘛?这满大街都是人,让柳龙庭去吸那些人的精气啊,并且人的精气比精怪的精气更加香醇,你让柳龙庭去吸些妖怪的精气给我吃,你恶不恶心。”

听着银花教主说这些话,我顿时就冷笑了一下:“你还真的是教主做久了,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如果柳龙庭这么放肆的杀人,我估计还没等你出来,其他上方仙就把他抓了关起来杀了,我倒是不介意你让柳龙庭这么做,反而我还巴不得。但是还是希望你为自己考虑考虑。”

“为我自己考虑考虑?”银花教主顿时就笑了起来:“你是舍不得那些人死吧,那是你的同类,换我我也舍不得我的同类死,算了,这次就听你的。我就勉为其难的吸些妖怪的精气,不过我告诉你,我现在还没恢复完全,虽然说对付你绰绰有余,但是我不能出你的体外对付那些妖祟。这要是给你找出了大妖怪,你要怎么对付?”

“你忘了吗?我还有个仙家是洛神,你就找个洛神能对付的妖怪,到时候我就把洛神请过来。”

我说到洛神,银花教主顿时就笑了起来:“想不到洛神还是对你忠心耿耿。行,我物色一下周围有哪些厉害的妖物,柳龙庭现在就交给我来照顾,你先给我找身衣服穿上,我这身体。怎么可能是那畜生想见就见的。”

没想到银花自己还要脸,她光溜的样子,看的我自己都尴尬,于是就从箱子里,找了一声我贴身的衣服,丢给银花教主,而银花教主接过了衣服,指了指我箱子里的文胸,跟我说:“把那个也给我。”

我看了一眼银花教主的胸,银花教主对我笑了下,跟我说:“放心吧,除了我们的身份,我们身上的任何尺寸,都差不了多少的,不过你跟着柳龙庭过的还不错,还长了些肉,我就凑合着穿一下。”

我认真看了一下银花教主,她说的确实是没错,我不仅脸,就连身材,都跟她差不多,我伸手从箱子里拿出衣服丢给她的时候,问她说:“为什么我们两个人这么相似?”

银花教主接过我手里的朝着她丢过去的衣服,笑着跟我说:“你猜啊?”

“你和柳龙庭之所以会找我当你的容器,而不是找别人。这其中的原因,恐怕不只是仅仅想找个容器这么简单吧。”

“当然不是,不过,你已经是将死之人,我告诉你也没用,想知道这么多,还不如好好的活完这些天,但愿你还有下辈子,指不定我们还能继续再见面。”

“鬼才要和你见面。”我顿时就冷哼了一声:“只求我下辈子你们别再害我,我已经就心满意足了。”

银花教主穿上了我的衣服。跟我说:“那得看你有没有下辈子了。”而她说着这话的时候,她身边的大白蛇忽然动了一下,银花教主顿时就对我做了个禁声的动作,赶紧的把衣服穿好,然后将大白蛇的脑袋抱进她的怀里。柔声的对着大白蛇说是她对不起他,等这一切过去了,她就跟着柳龙庭,只要柳龙庭想去哪里,什么地方她都陪着柳龙庭去。

大白蛇现在意识还是模糊的。当它听见银花教主对他说这些话的时候,闭上了它那双猩红的眼睛,向着银花教主的怀里蹭进去,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

看着柳龙庭和银花教主你侬我侬的样子,我心里什么滋味都有。我从没见柳龙庭哭过,而这第一次见,柳龙庭并不是为了深爱他的我而哭,甚至说我死的时候,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可现在,听着银花教主的几句假情假意的话,便哭了。

真是下贱,我怎么就瞎了眼,会看上柳龙庭。

我不能出去。只能转过身看着窗外,而银花教主在柳龙庭睡过去的时候,叫我过去,替她抱一会柳龙庭,这柳龙庭也是有福气。这么低贱的身份,却被她抱了这么久,这要是从前,说出去都能让柳龙庭光荣一辈子。

“你身上的气息和我不一样,你就不怕他察觉出来?”

“我就一个魂魄,哪有什么气息,我身上穿着你的衣服,有气息也是你那恶心的人气,快过来吧!抱着可累死我了,看着他的样子都觉的恶心。”银花教主不耐烦的对我说。

我现在还需要和银花教主合作,自然是要相互配合,只是看着柳龙庭安心躺在银花教主怀里的模样,我却怎么也不想抱他,不过还是向着银花教主走过去,将柳龙庭从她怀里接过来。将大白蛇的脑袋搂进我怀里。

因为我并不想抱它,所以姿势十分的僵硬,就像是托着托盘似得,将蛇头托在我的臂弯里估计也是我和银花教主换动作的姿势吵醒了些大白蛇,或者是我这个姿势让他感到不舒服,它的脑袋向着我怀里贴近来了一些,然后休息的安稳。

我看着柳龙庭这样,我心里异常排斥,他是把我当成银花教主,才会这么倒贴过来,如果他知道我是白静,恐怕就像是银花教主恶心他一般,巴不得离我越远越好。

“你看,我是在为你们俩创造机会,你心里估计都开心死了吧!”银花教主跟我说着,指了下窗外:“我先去寻找合适的妖祟,等我找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就靠你了。”

说完,银花整个身体直接从我的面前消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