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换人来试 为@笛大大xi皇冠加更9/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下巴被柳龙庭的鞋尖用力一踢,震得的脑袋都快要碎了,而印花教主也不知道柳龙庭这是怎么了,于是赶紧的拍着柳龙庭的胸膛,叫他别生气,刚才我不是给他认错了吗?要是他还不解气的话,就再打我一顿就好了,别恶心我啊。

柳龙庭转过头看着银花教主,语气仍然谦卑,跟我的语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让教主费心了,只是我现在无比厌恶这个女人,也不想和她做过度亲密的事情,还希望教主能容我缓几天,我一定会尽快调整心态,助教主早日出来。”

银花教主只想要柳龙庭的精气。现在柳龙庭尽管很谦卑的跟她说话,她还是有些不开心,不过毕竟也还是要仰仗柳龙庭帮她出来,于是也没有对柳龙庭发火,而是又继续拍了拍柳龙庭。十分贤良淑德的叫他别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然后再安慰了几句后,就转身飞回到了我的肚子里。

现在屋里就还剩下我和柳龙庭,我从地上默默的起身,也没和柳龙庭说一句话,更不想看见他,将屋里的沙发费力的搬到落地窗边,躺在沙发上,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灯如繁星。像极了我那一直都思念的家。

如今我跟着柳龙庭只在外面几天,可心在过的每一天,就如每一年这么难熬,什么时候我才能回去,回到奶奶的身边,回到从前的生活,只不过依照现在的情况看起来,是不可能的了,那种安逸的生活,也只能存在梦里了。

我在思乡的情绪中渡过,梦里还真的梦见了我的奶奶,奶奶从前这么爱我,还有我和奶奶一块住着的家,甚至还梦见了我的小时候,也不知道是我的幻想还是梦里的渴望,我梦见我爸爸妈妈都在我的身边,将我视为掌上明珠。

清早外面的光亮将我照醒了,我一看手机,现在已经七点了,从梦里的幸福忽然掉到现实的残酷,让我根本就不想睁开眼睛,不过朝阳刺眼的让我又没办再继续睡下去,于是只能起身,而当我起来的时候,发现我身上盖着一条薄毯。

昨晚我什么时候在我的身上盖过毯子?我捡起这毯子。转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柳龙庭,难道是他给我盖的?

看着沉睡着还没醒的柳龙庭,我心里对他的恨意早就盖过了他对我的这点假惺惺,给我盖个毯子,无非也就是怕我肚子里的孩子着凉。现在瞅着柳龙庭还没醒,我慢慢的走向他,地毯很软,我走在地上一点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而就是这么安静。让我又萌发出想杀柳龙庭的念想。

银花教主也是要休息的,我拍了几下我的肚子,银花教主没理我,估计是也还在休息,昨天我打柳龙庭那一下。让我明白过来要运用我身体里的力量才能杀柳龙庭,不然靠着我自己本身的一刀一拳,根本就杀不了他。

好在我没把那断了柄的水果刀给丢掉,于是我又轻轻的从包里拿出那把刀,继续慢慢的向着柳龙庭走过去。

看着柳龙庭如死了般的躺在床上。而我手里的刀尖正对着他,其实这种能用刀尖对着他的感觉就让我很爽了,复仇的快感在随着我体内聚集的力量而堆压,之前巫英教过我怎么运气,现在我就要将气全都运到我的手上来。一把就把柳龙庭的脑袋给砍掉!

当我气息运到一半的时候,我肚子里的孩子动了一下,这把我吓得一惊,以为是银花教主醒了,沉着气憋了一会,发现我肚子里孩子又安静了下去,而就在当我想再运气的时候,抬眼看了一眼柳龙庭,忽然发现柳龙庭此时已经将眼睛睁开了,那双眼睛,没看我的刀尖,正死死的盯着我的眼睛看!

没有什么比这种事情更加恐怖了!我吓得慌忙就想将我手里的刀给收起来,但是我的气息已经运到一半,我这种时候强行压回去,身体的内脏顿时就承受不了这压力,就跟柳龙庭昨晚一样,嗓子一甜,一口血顿时就从我口中喷了出来,直接流在了柳龙庭盖着的被子上。

我身体里的气息一乱,顿时就把银花教主给惊醒了。银花教主立即就从我的肚子里出来,看见被单上的血,赶紧的问我怎么回事,然后看了一眼地毯上掉的刀,顿时,就明白了什么,虽然很生气,但是也并没有急忙的来骂我,而是赶紧的去安慰柳龙庭,问他没事吧?

柳龙庭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柔声跟银花教主说没事,然后再转眼看着我,厉声问我说:“白静,你是现在就活腻了吗?”

事情已经败露,我也知道我自己又该死的犯了错,于是赶紧的跪在柳龙庭面前,跟他解释说我不是想杀他的意思,我就是见他胡子长了些,没找到的他的刮胡刀,就想用水果刀帮他刮一下,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想给我刮胡子,把我叫醒了就是,为什么还要运气,不是想杀我吗?”柳龙庭毫不留情分的冲我喊。

不过我知道,这种事情,我要是承认了柳龙庭就更加的讨厌我,我就比如从前我喜欢他一样,只要他没亲口跟我说,我就以为他爱我,如果他跟我说了他不爱我,那我就认定他不爱我。于是我现在句死不承认,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控制不住我体内的气,如果我做错了,那还麻烦他将我体内的精元拿回去。免得下次我又再犯这种错误。

现在我又做错了事情,银花教主毕竟还是指望着柳龙庭早点通过我给她精气的,这种时候自然是站在我这边帮我说话,跟柳龙庭说就大人不计小人过,要他别计较我了。

银花教主说一句话,当我说一百句话,当银花教主安慰完柳龙庭又贴着他的胸膛靠了一会后,柳龙庭的气才平息了下去,对银花教主说他现在出去走走,他现在看见我就浑身不舒服。

银花教主点了下头。将柳龙庭送到门口,目送他走远,当柳龙庭走了之后,银花教主立马就换了副脸色,进来就对我劈头盖脸的骂:“白静,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既然打算杀柳龙庭,就不着急这一会,我知道你恨他,但是你以为你能杀的了他吗现在?早知道我就不应该跟你合作。”

“那你现在退出也来的及。”我对银花教主说。

“你什么意思?”银花教主反问我:“现在柳龙庭已经有些不再对我言听计从,都是你害的,要是你再告诉他我们两和伙杀他,指不定他会生我更久的气,我又得晚很久才能出来,反而是你。你能不能出息一点,别再为了一点小事就去烦柳龙庭,你一个人根本就杀不了他。”

看着银花教主这副气急败坏的模样,我心里觉的有些想笑,不过银花教主说柳龙庭现在对她已经不这么言听计从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柳龙庭已经猜到我和银花教主合伙对付他?

我把这个问题问了银花教主。

银花教主自己也觉的奇怪:“他绝对不可能猜到我们两个会合作。就算是猜到了,也不会是这种态度,以他那种什么都为我优先考虑的性格,他猜到了指不定还会更加默默的为我付出,至于他为什么这么息怒无常,我也有些摸不准他了。”

在银花教主说着的时候,凤齐天的电话打了过来,我看了一眼他的名字,现在这种时候,我也不想接他的电话,于是就装不在,让电话一直都响着。

而银花教主看见我不接电话,而凤齐天那边却一直拨,忽然,眉头一挑,问我说:“现在凤齐天当城隍,是不是有很多人的爱戴。”

“是啊,怎么了?”我回了一句银花教主。

而银花教主听我这么回答她后,顿时又问了我一句:“他很爱你吧。”

我隐隐约约觉的银花教主忽然问凤齐天肯定不是随口问问,于是反问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既然柳龙庭我已经有些难掌控,那么我们就换凤齐天来掌控,他爱你,更愿意跟你做男欢女爱的事情,并且他的精气,是神的精气,比柳龙庭给我的,要好的太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