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恶胎控身/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银花教主是不是疯了,怎么我身边的谁她都想害?

我立马拒绝:“不行,你要是敢去害凤齐天,我现在就把我们合作的关系跟柳龙庭说,你不让我身边的朋友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毕竟这种时候银花教主还是有些控制不了柳龙庭,如果我告诉柳龙庭我们合作的关系,她也怕柳龙庭有什么情绪,将她出生的时间推辞到更晚。

“我也就是说说,你别往心里去,再说我上辈子和凤齐天还有过一些交集,这有了交集就是朋友,朋友怎么能害朋友呢,你说是吧!”

银花教主见我生气,又亲亲热热的跟我解释。见我的手机一直都在响,就跟我说:“赶紧接电话吧,看看凤齐天是因为什么事情找你,这要是小事无所谓,这要是错过大事情了。就遗憾了。”

看着银花教主讨笑的嘴脸,我心想这个女人可真善变,不过我也佩服她,拿得起放得下,自己心里明明心高气傲的上天,谁都瞧不上,但是她肯放下身段在柳龙庭和我的面前苟言笑语,恐怕她的心里,早就将我和柳龙庭一样,背着骂了不知道多少遍。

不过她说的也是事实。这种时候,凤齐天打电话来干什么,这我和他相约的时间也还没到啊。

我划拉了一下屏幕,接了电话,只听我一接电话,凤齐天立马问我在哪里?他刚知道消息,我和柳龙庭被城隍盯上了,现在问我还在不在我家市内?

我跟凤齐天说不在,现在已经出来了。

“已经出来了啊,那就好,话说你和柳龙庭怎么了?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被追杀?我听说是柳龙庭杀了人吸了精气是吗?”

现在我真的是一个字都不想提到柳龙庭,想到之前他要被城隍抓走的时候,我还傻乎乎的想过要替他顶罪,现在想起这种事情来,就恨不得骂那时候的我自己千百遍。

“不知道,也不想问,对了你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吗?”我问凤齐天。

凤齐天从电话里面也听出了我的语气不耐烦,顿时幽幽一叹:“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了,只是今早起来,特别想你,就想打电话给你,听听你声音。”

这恶心巴拉的,凤齐天什么时候也这么矫情了,我骂了一句凤齐天,正准备挂电话。而凤齐天在我挂电话的时候,赶紧跟我说:“现在城隍已经不追究这件事情了,你回来吧,在外面离家远,我们想顾着你都顾不着。”

凤齐天说的这话。就像是我家人似得,顿时就将我想回去的念想全都勾了出来,我在这异乡,只有我一个人,哪怕是死了。我家人都不知道我死在哪里,我想回去,想在我生命的最后时间里,陪陪奶奶她们。

“我看看,如果有机会的话。这两天就能回来了,到时候我来看看你。”我回答凤齐天。

凤齐天听我说要回去,立即就开心了起来,跟我说好,到时候去了他那可要多玩几天。可别像是之前那样一下子就走了。

我口头答应了凤齐天,毕竟我也是快要死了,他为我付出这么多,我多陪陪他几天也是应该的,然后跟凤齐天再谈了几句别的。就把电话给挂了。

银花教主见我把电话挂了之后,对我啧啧啧了几句,跟我说:“想不到啊,这凤齐天对你还是忠心耿耿,我听别人说,他之前在地上做了几百年的仙家,也真是不怕委屈啊。”

“是啊,他对我是好,就像是柳龙庭对你一样,不过他和柳龙庭还是不一样的,毕竟我真心待他如朋友,而你只把柳龙庭当走狗。”

银花教主见我这么说她,顿时就不开心了起来:“你可别这么说我,要是凤齐天真心待我,我一定也会将他真心对待,毕竟他的身份权利大的很,而柳龙庭,他看上我,不过就是看上我身份罢了,要不是我是银花教主。他认都不会认识我。”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身份多牛逼呢。”我顿时就嘲讽了一句银花:“之前柳龙庭跟我说过,你是三大主教里住没用的,你后面为了提高你的身价,才会让柳龙庭去给你吸食精气,真是不揭穿你我心里都难过。”

见陈年往事被我一语揭穿,银花教主顿时就生气了,气的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起来:“那又怎么样,是教主,柳龙庭就是一个卑贱小仙,他做什么都是自愿的,我又没强迫他,我告诉你白静,这种事情你以后要是再敢提,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说着,银花教主直接往我的肚子里一钻,不见了。

跟柳龙庭谈回去的事情,是我自己先提出来的,不过柳龙庭依旧是对我没什么好脸色,在我说了这话后,他并不同意,后来还是银花教主旁敲侧击,他这才答应我们回东北。

柳龙庭不想回东北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他要吸食精气,东北是他老家,在外面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在自己家里肯定不能这么猖狂,在家里不管是好的坏的,只要是没惹到我们随意杀生,那一定就惹过节,不过我倒是好奇银花教主怎么舍得帮我,这回去,也没她什么好处啊!

从苏杭回来的那些天后,柳龙庭天天也在家里,并未出去寻找合适的妖祟诛杀吸食精气,但是在家他也没碰我,柳龙庭碰不碰我。我倒不是特别的急,但是银花教主比我急,想进了各种方法让柳龙庭把他的精气全都给她,柳龙庭就是不依,并且在我身上越来越乱找茬,看我越来越不爽,他那架势,如果不是因为银花教主在我体内的话,他现在就忍不住要把我杀了。

我对柳龙庭对我什么态度已经无所谓,不过二十五号马上要来了。我准备了些东西,去见凤齐天。

凤齐天的城隍庙还没修好,他的神像被移至另外一座神庙里,我见凤齐天的时候,柳龙庭也没跟过来,因为银花教主说让他看不见我几日,也好让他的耳根子清净清净。

银花教主说柳龙庭已经有些脱离了她的掌控,但是在我看起来,柳龙庭依旧是银花教主说什么就是什么?在我去找凤齐天的时候,凤齐天因为神庙还没建好,也轻松自在,来下塘县的路口接我,不过他一看见我的时候,眼神在我的脸上看了好几眼,问我说:“这个月你是怎么了?怎么瘦了这么多?柳龙庭呢。他怎么没来?”

我并不想把我的事情和凤齐天说个明白,因为他也帮不了我,说了也没用,于是干脆就跟他开玩笑的说柳龙庭确实是对我不好,都把我养瘦了。所以这次我来见他,就没带柳龙庭了。

听我说这话,凤齐天的眼神顿时一暗,然后又继续对我笑了笑,跟我说:“他对你不好,你就在我这多住几天,等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了,要等他来求你原谅,才能把你接回去。”

柳龙庭会求我原谅?我死也脑补不出这是一副什么样的光景,而当凤齐天的司机接我们到城郊一处静谧的别墅区的时候,我问凤齐天这是哪?

凤齐天一边扶我下车,一边笑盈盈的跟我说:“这是信徒送的,现在庙还没修好,暂时我就住这里,不过那信徒是送给我们俩的,也有你一半的份,你来了,就多陪我住几天”

我去,看着这气派房子,我忽然觉的当个地神,比在天上当神仙自由自在多了,本想夸赞句凤齐天他这日子过的真好,忽然我肚子里的银花教主忽然控制了我的身体,笑着挽过凤齐天的手臂,向着凤齐天的肩上靠过去:“好啊,你想让我陪你多久,我就陪你多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