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罪恶深渊/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当我念完帮兵决的时候,银花教主似乎是铁了心的想要凤齐天的精气,瞬间又将我掌控我身体的主动权给拿了回去,抱着凤齐天往我身下一滚,被动反为主动脱他的衣服,亲咬起来。

在我亲着凤齐天的时候,凤齐天还是很开心的,跟我说:“主人,我们在一起吧,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所以我也不奢求你只爱我一个,只希望你心里有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现在我哪里有心情听凤齐天说这些,在争分夺秒的运气,想抢回控制我身体的权利。好在凤齐天对我主动的感动大过于他对我的想要,所以并不着急要我,银花教主急的很,就开始骂凤齐天能不能不要墨迹了,要做就赶紧做。说着差点就往凤齐天身上坐下去。

而此时此时,我特别感谢凤齐天,毕竟他是爱我的,并且他还是第一次,见银花教主朝操控我的身体横行霸道的时候,他看着我们的模样,竟然害羞了,跟我说能不能把灯关了,就借着月光。

毕竟这种事情凤齐天不配合也不行,当银花教主实在是被凤齐天说的没办法的时候。就叫凤齐天先下床去把灯给关了。

屋里一暗,当凤齐天点着烛火很有情调的向我走过来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银花教主急的都快想杀了凤齐天,但是也没办法,等凤齐天将蜡烛立在桌边,却又开始跟我说着情话,然后才慢慢进入正题。

凤齐天是个新手,看着他笨手笨脚的样子,不过银花教主在,当银花教主指引凤齐天进来的时候,屋外一阵大风刮起,一道闪电,瞬间就劈碎了玻璃,直直的向着凤齐天的背上劈下去!

而也是因为这闪电,将银花教主一吓,我整个人恢复了意识,凤齐天身上就披着一件衣服,那道闪电直接就将凤齐天的后背劈出一个大坑,鲜血直流,而我此时看着不断从凤齐天身上留下来的血,还有我和他的姿势,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要该怎么办才好?

“凤齐天!”我一边拿着有衣服往凤齐天的身上盖,一边大声的喊着凤齐天。

而凤齐天此时应该是劈中了五脏六腑,不仅身上喷血,就连口中也喷血。见我担心他的死活,还勉强的跟我笑了句:“不碍事,刚我都忘记了白天给你发的誓,现在遭报应了。”

这要怪就怪银花教主,如果不是她急着想要凤齐天的精气。凤齐天也不会这样,虽然现在我身上也没穿什么,看着凤齐天都尴尬,但是毕竟这也是关系到他命的时候,于是赶紧的将衣服穿好。然后抱着凤齐天直挺挺的躺着,我传唤柳龙庭已经好久一阵时间都没有来,看来他真的是已经厌恶我到了极点,哪怕是我有生命危险,他都不肯来救我。

柳龙庭指望不上。我就念了请神决请白仙,一不过好在白仙在一两分钟后,立马背着个药箱子,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我面前,一看见我就对我抱怨:“姑奶奶哟。你下次能不能别半夜三更的折腾我这把老骨头,我都快要被你折腾死了。”

看着白仙的性格脾气,就跟从前一样,这让我一个瞬间忽然想到从前一心对邪祟的时候,于是心里心情也稍微的好了些。跟白仙说这就是最后一次啦,以后再有什么事情,我也不会在半夜劳烦他老人家了。

“哼,算你听话。”白仙哼了一句,然后往着床上的凤齐天看过去一眼,顿时就啧啧啧了几句:“这城隍爷是遭老天爷的报应了啊!”

我看了凤齐天一眼,对白仙嗯了一声,好在白天凤齐天发了个誓,也是这个誓言救了我,不然的话,以后我跟凤齐天都不知道再该怎么相处下去,其实现在,我就跟他有些相处不下去了,坦诚相待过,相互看过了对方身体的男女友情,已经不算是友情了,这次把凤齐天医好后,恐怕就是我和凤齐天,见的最后一面。

“那能不能赶紧治好啊?”我问白仙。

“能是能,只不过需要些时日疗养。毕竟这是老天爷惩罚的,不能一下子就治好咯,得给老天爷一点面子。”

白仙跟我说着后,伸手慢慢的抚摸在凤齐天的背上的伤口上,问凤齐天疼不疼,要是疼的话,他就轻点,不过轻点药效就不太好。

凤齐天现在还是有知觉的,听见白仙问他疼不疼的时候,伸手一把抓住我放在他身边的手,紧紧的握着,往他的怀里放进去,然后对白仙说:“不疼。”

白仙是我堂口的兵马,我有点害怕他看见我和凤齐天这暧昧的模样的,有点想把手从凤齐天的手里抽出来,但是看着凤齐天背上涌出来的一道道血,我又有些不忍心,而白仙见凤齐天一直都握着我的手的模样,也看出来了点什么,跟我说:“小白啊不是我说你,你眼光真不咋地,你要是和小凤仙在一起,现在也是个城隍夫人了,这小凤仙可比那姓柳的要爱你,这可都是我们看在眼里的,你看柳龙庭,刚早早的就听见你的帮兵决出来了,到现在都还没来,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

白仙这话的意思,是柳龙庭听见我的帮兵决出来了?

一般来说他的速度要比白仙要快很多的,白仙都能在两分钟之内赶过来,就更不要说他,那他怎么还没来?难不成是半路出什么事情了?

想到柳龙庭半路出什么事情,我心里倒有些爽快,跟白仙说懒得管他了。爱来不来。

白仙将凤齐天的伤口处理好了之后,就回去了,不过凤齐天受了伤,他城隍庙里又都是些小鬼,照顾不好他,于是我就留在他身边给他擦了几天的伤口,不过这说来也奇怪了,自从上次这阵天雷之后,我肚子里的银花教主,也不出来跟我说话了。

这请柳龙庭柳龙庭不来。他不关心我也就罢了,还不关心她的心肝女人,这银花教主也宛如失踪了一般,这让我心头就有些疑惑。照顾了凤齐天几天后,见他的伤口也正在愈合,我就朝凤齐天辞别,毕竟我还有我的仇还没报,不能一直都陪着他。

我要走的那天,风齐天说要送我,他对我们之间那晚的事情,对我的态度也并没有改变很多,如果说要改变的,可能是从前他把我当成最亲的朋友,而现在,他把我当成了他已经确定关系的亲人爱人。虽然知道留不住我,但是走的时候,就像是自己的老婆要出远门似得,各种交代叮嘱,生怕我忘记了一条就会对我不利一样。

不过在走的时候。我想到这是我今生见到凤齐天的最后一面,心里有点难过,临走的时候抱了一下他,不过什么话也没说,自己坐车走了。

离开了凤齐天掌管的地盘,我在想我回去了要怎么和柳龙庭说我肚子里银花教主的事情,只是还没等我进家门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不知道是哪个熊孩子,在我家们上吊了个已经开膛破肚的刺猬,并且一股十分难闻的腐烂味道从屋里传了出来。

我敲了门,没人应声,就听见屋里传来女人做那种事情时的喘声,我眉头一揍,隐隐约约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于是赶紧拿出钥匙一开门,眼前的景象顿时让我大惊失色,只见家里满屋里都是女人的尸体,大热天的这些尸体都开始在腐烂,而柳龙庭就神色冷漠的坐在沙发上,他身上抱着一个被他玩极致了的女人,见我回来了,转过脸来问我说:“你还知道要回来,是凤齐天的功夫没我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