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余情未了/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惊呆了的看着满屋子的女人尸体,都是些妙龄女郎,跟我差不多大的年纪,外貌有美有丑,横七八竖的,全都被随意的丢在家里的地上。

满地的尸体,吓得我连屋子都不敢进去!直直的站在门口,朝着柳龙庭大声的喊了一句:“柳龙庭,你是疯了吧!”

柳龙庭虽然从前杀人,但是起起码杀的不敢这么明目张胆,起码还会找个替罪羊,但是现在,柳龙庭竟然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在家里摆起了饕餮大宴,吃的全是这些女人的精气,他这么猖狂。难道就不怕报应提前来临被杀死吗?就他这样还想以后都和银花教主好呢,到时候银花教主都保不了他!

“过来。”柳龙庭无所谓的朝我喊了一句,语气清郎有力。

地上的这些尸体,堆压的根本就没有还能走的地方,一个个的面目喜悦。让我想心疼,怜悯,可是又想到她们是死在柳龙庭身下的,却还这么开心,顿时心里涌出一股说不明白的恶心加[“过来。”柳龙庭无所谓的朝我喊了一句,语气情郎有力。

地上的这些尸体,堆压的根本就没有还能走的地方,一个个的面目喜悦,让我想心疼,怜悯。可是又想到她们是死在柳龙庭身下的,却还这么开心,顿时心里涌出一股说不明白的恶心加]上我也不想朝柳龙庭走过去,他已经恶贯满盈,就算是不等我杀他,他自己也会遭报应而死,这里死了的女人,加起来起码都不低于三十个,到时候城隍肯定还会查这件事情。

不过我现在可没之前这么傻,会想着替柳龙庭脱罪,于是我看了柳龙庭一眼,冷冷的对他一笑:“怎么了?你杀了人还想拖我下水?你自己等死吧。”

我说完这些话,转身就想往屋外走,离开柳龙庭这个魔鬼,是他自作孽不可活。

而就在我转身的时候,我身上一阵冰凉贴了过来,我转头往我的身后看过去,只见阴观音现毫无表情的就站在我的身后,见我想走,直接伸手将我整个人往屋里一拖,并且把门也给锁上了,拎着我就向柳龙庭走过去!

屋子里的腐臭味实在是太浓烈,我一边死死的捂住口鼻,一边使劲的拍着阴观音,叫他放下我!

而阴观音根本就不听我说的一句话。直接将我往柳龙庭的身边的尸体上一丢,然后再抄柳龙庭微微的弯了个腰,消失了。

我现在就坐在已经冰冷的尸体上,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亲密的接触尸体。而且都是一些脱光了衣服的女尸,我心里说不上来的害怕恐惧,躲瘟疫似得躲开这些尸体,挑着地方站起来,骂柳龙庭。他想死就一个人去死,别害我,我已经被他害的这么惨了,求他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一命。

柳龙庭听我说这些话。一句话没说,一把将他身上的女人丢开,他的恶心东西,全沾满了别的女人的污秽,他的这幅样子。我看都不想再看第二眼,倘若不是我心里已经开始恨他,恐怕现在哭的死去活来的就是我。

“对啊,是我害你,是我毁了你。可现在你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吗?既然你说是我害了你,那我就不妨再做到底,我要让你知道,在我心里,你就和地上这些死了的女人,没有任何差别。”

柳龙庭的表情无比的平静,一边说这话的时候,一边拿起桌上一罐还没有拆过的白色瓶子,拧开瓶盖,倒出一把蓝色的药片直接就他口里吞进去。

我不知道柳龙庭这是要干什么?吃药自杀?

但是看起来又不像,银花教主还没从我的肚子里出来,他绝对不会自杀,现在他越是沉着的样子就越让我恐慌,毕竟现[]在我和柳龙庭实力还是悬殊的,他吸了泷儿的精气,现在又吸了屋里的这些女人的精气,加上有阴观音帮忙,能力远在我之上,他现在就是个变态疯子,我还是有些不敢招惹他。本来打算跟他说几句好话先保我自己安全,但是我话还没说出口,柳龙庭忽然伸手过来抓住了我的手,直接将我用力的往他身上一抱,扯开我的腿就像是他刚才抱得那女人似得往他的怀里坐,而我裙子褶皱起来,他就着别的女人的东西,蛮横的将我向着他腿上坐了下去。

过程之快,当我挣扎着反应过来的时候,心里的屈辱,在这个时候顿时就扩大百倍,原以为我再怎么在柳龙庭眼里不值钱,他也没必要这么羞辱我,柳龙庭他真就是垃圾!

“你他妈放开我,你就是条贱狗,垃圾,我咒你早点死,死无葬身之地!”我气的发疯,扬手直接向着柳龙庭那张丑恶的脸上扇过去!此时恨不得用全世界最恶毒的语言贱骂柳龙庭,腹中他的东西撑大的让我感到无比的想吐恶心,恶心到让我恨不得直接拿把刀,将他贴着我的地方,全都一刀刀的割下来!

可是我越挣扎,柳龙庭缠的我越紧,似乎不要尊严的顶着那张被我扇出五指红印的脸,抬起眼帘来冰冷的看着我:“你不是一直都在做着希望我早点死的事情吗?现在我如了你的愿,我自己找死,难道你还不开心?”

开心?当我听到柳龙庭这话的时候,恨不得将他祖上十八代全都杀一遍:“我为什么要开心?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你让我恶心,现在我只要一看见你的样子,你知道吗?我在反胃,我为我之前这么爱你而后悔,愧疚,对不起柳龙庭。如果因为是我对你的爱让你这么肆无忌惮的折磨我,还恳求你,就当我没喜欢过你,我不爱你了,我真的一点都不爱你了,放过我吧。”

在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我看见柳龙庭的眼眶都红了,原本按住我腰的手,现在伸上来狠狠的掐住了我的脖子,指节一用力。我喉管瞬间一扁,那种压迫的不舒适感瞬间让我抓住了柳龙庭的手腕,使劲的想推开他!

可是我不管怎么推,柳龙庭就是不放我,并且他脸上的表情还是阴冷的可怕,几乎是用没有半点情绪的语气跟我说:“你不是跟我说只会爱我一个人吗?你不是跟我保证说不会背叛我吗?现在说不爱就不爱了,怎么,跟凤齐天苟合了一回,就想把我甩了?”

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更加用力的掐紧了我的脖子,我甚至都能听得见他指间骨头因为用力而发出来的脆响。而我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柳龙庭说的是什么鬼,什么我跟凤齐天苟合,难不成那天晚上我请他来,他看见我和凤齐天在一起了?

想到这,我忽然有点明白过来柳龙庭为什么忽然这么丧心病狂。他这么聪明,可能是已经猜到了银花教主想抛弃他寻求新的精气来源者,他觉的他在银花教主那失去了作用,所以才会这么急着吸食精气,给银花教主。想要挽回银花教主。

想到他爱银花教主,比我当初爱他还要卑微,真是报应。哪怕是现在我被柳龙庭掐着脖子他要弄死我,我也忍不住张嘴笑了起来,嘶哑着声音骂了一句柳龙庭:“知道被抛弃是什么滋味了吧,我告诉你,银花教主根本就不爱你,她现在所对你的好,只是为了让你快点把精气给她,然后她再把你杀了,因为她觉的跟你在一起,你卑微的身份让她丢脸,她跟你亲昵时的厌恶,并不比我对你的厌恶少,这些都是她亲口跟我说的,怎么样,被爱的人厌恶,心里很难受吧!”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无比畅快,我就想看着柳龙庭伤心欲绝的模样,让他跟我一样尝受被喜欢的人抛弃是种什么痛苦!

而在我憋着气跟柳龙庭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见柳龙庭眼里的神色却反而镇定了下来,掐着我脖子的手一把就放了开来,因为他这忽然一松,我顿时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而柳龙庭看着剧烈咳嗽的我,嘴角轻微一扬,回答我说:“即便她厌恶我,与你何关?你不会对我余情未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