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夺权/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情未了?我听到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咳得更加厉害,简直是可笑的都不知道怎么骂他,他竟然认为我会对他余情未了?

当我喉咙里被柳龙庭掐出来的气缓过来一会后,我转过头,冷笑着对柳龙庭说:“柳龙庭,你不觉的你问这话很搞笑吗?你以为你是谁?还对你余情未了?我告诉你,如果现在王权贵还活着,我宁愿跟王权贵回去好好过日子,也不愿意跟你在一起,你在我眼里连王权贵都不如,你也不瞧瞧你这贱模样,也就是这些死了的女人被你骗!”

反正我现在就是什么话最难听,就用什么话说给柳龙庭听,我就巴不得看见他跟我一样痛苦的表情。而柳龙庭却不管我对他说什么,依旧是改变不了他一丝一毫的情绪,还是十分冷静的掰起我的身子反着往沙发上一扔,让我趴在了刚才那已经死了的女人尸体上,然后柳龙庭从我我背上压过来。唇瓣贴过我的耳朵,轻声跟我说:“对,我是连王权贵都不如,我是下贱,那我就让你看看我这个下贱的人,是怎么把你折磨的比我还下贱。”

说着用力将我一推,我差点就从沙发上摔下去,而柳龙庭此时在我身后死死的拽住的我的头发,不让我逃走,而他的动作一次比一次凶狠。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哪里得罪柳龙庭了。如果知道的话我一定要更加凶残的多得罪几次,可是现在看着我身后柳龙庭丧尽天良的疯模样,我只想摆脱他,但是这种时候我不知道我该叫谁来帮我,我不想将我认识的人卷进我和柳龙庭的事情中间来,我怕因为我的原因,而遭到柳龙庭的报复。

“求我原谅你,求我原谅你和凤齐天的事情,我就对你好。”

柳龙庭自己也知道他太过于变态暴力,开口要我求他。

我从前从未觉得男欢女爱的事情,竟然能折磨到人恨不得去死,看着我的血随着柳龙庭的动作,一下下的涌出来,向着我的腿一道道的流下去,那股钻心的痛,不能因为我的不愿意而停止下来,所有对柳龙庭的憎恨,现在演变的愈发的强烈,我想我从今以后,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招惹柳龙庭,可是如果想要有以后,我现在就得活下去。

我一定要杀了他,一定要!

当这个念想几乎是在我心里形成信仰的时候,当我的头发再次被柳龙庭拉扯起来,我放下我所有的自尊。把我自己变得就跟柳龙庭一样的贱,大声的对他喊:“对不起,柳龙庭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原谅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当这话从我的口里喊出来的时候。我都快要疯了,我能想象的到我此时就像是一条狗般的被柳龙庭套着,他要我做什么我就要做什么,不然换回来的,又是血的代价。活着能承受的痛苦,比死亡要多出千万倍。

而柳龙庭听我说完这话后,确实也慢了下来,但是也并没有放过我,继续将我往他的怀里搂进去。缠着我根本就不让我有离开的机会。

时间一秒一分,一时一天的过去,外面骄阳如火,而柳龙庭也不开空调,几天的时间过去。屋子里的恶臭越发的浓烈,而这几天柳龙庭一刻都没有放过我,汗水混杂着屋里的恶臭不断的从我的汗腺里涌出来,而柳龙庭竟然不嫌脏和臭的不断啃咬我全身,不断的让我迎合他。让我说爱他。

就跟柳龙庭一样,下贱一旦开了头,就会的无休无止的贱下去,为了避免我还没等到杀柳龙庭我就先死了,现在柳龙庭叫我说爱他我就说爱他,他叫我认错我就认错,而在我这我些被柳龙庭他自己调教的甜言蜜语的攻势下,柳龙庭确实是对我温柔了很多,但是却不曾停下来,我一次次的在他怀里昏阙,又一次次的从他的怀里醒过来,我不知道柳龙庭为何会变得这么反常,但是看家他吃药的药瓶后,我这才认识了药瓶上的英文单词:Viagra。

我看了这单词,我想冷笑,但是又笑不出来,柳龙庭也是不怕死,一口气全都吃了,而他确实也没死,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我的身上。并且这过程中他竟然没有将他的精气给银花教主,而银花教主现在在我的肚子里,这种时候她竟然也不主动吸食柳龙庭的精气,从凤齐天被雷劈中到现在,她都没有和我再说过一句话,如果不是我的肚子现在还微微的隆起来,她仿佛就像是已经不存在了一般。

三天的时间过去,当柳龙庭终于逐渐得恢复了正常之后,从我身上下来,而我躺在沙发上,浑身都是淤伤牙伤,此时,心里的什么信仰,期待,都被柳龙庭消磨的一干二净,但是对他的憎恨,一丝未减,想起这几天里他不断的强迫我给他说那些肮脏的话,即使是现在想起来,我都觉的羞辱,那个该死的男人,他为什么不早点去死,为什么要这么玩命似得折磨我?!

“你饿不饿?”柳龙庭站起身来,拿起沙发靠背上的衣服,也不顾他现在身体是脏的多厉害,就往他的身上套。

而我浑身全部是淤伤,此时根本就不想理他,他那种惺惺作态的假情意,让我看的恶心。

柳龙庭见我不想跟他说任何话,将衣服穿好后,向着我身边坐过来,自顾自的跟我说:“我知道你恨我,但你以为我就不恨你吗?我更恨你,你让我相信你爱我如命,但却将我抛弃的也是雷厉风行。你明知道我见不得你跟别的男人好,你还和凤齐天发生这种关系,你把我叫过去,就是为了让我看你们在床上如何欢好吗?这么报复我,你是不是很开心?”

柳龙庭现在跟我说这话可真可笑,他以为他是谁?值得我报复他?他心里从来就没有过我,我除了杀他,还能拿什么报复他?现在以为跟我说上两句好话,我就会原谅他,忘记他对我的不好。然后和他和和睦睦的在一起,一起让他的银花教主出生,当他们的牺牲品?

做梦吧,他和银花教主,我一定要拖一个做我的垫背。

因为现在银花教主还没有什么消息,我也不好判断她现在倒是什么打算,这个臭女人,要不是因为她想吸食凤齐天的精气,我也不会慌乱之中请来柳龙庭,让我受到柳龙庭这种惩罚。

我不想跟柳龙庭解释我什么都没有和凤齐天发生,既然他以为发生了,那就是发生了,毕竟他自己也说过,我在他眼里就是爽破鞋,这双破鞋即使他不穿。别人穿走了,也还是会令他不舒服,我就要让他不舒服,看着他不爽我就开心。

“柳仙太瞧的起我了,我怎么敢报复你。我只是在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毕竟我跟柳仙你,也没有什么名副其实的关系,我们什么瓜葛都没有,所以还麻烦您老人家高抬贵手放我一马,以后想做却不是给银花教主精气,就去找别的女人吧,我不想当免费的小姐,而且你都不知道从我不爱你后,我每次跟你做,想到你是一条蛇,我就恶心。”

柳龙庭在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感觉他的盛怒又要起来了,可是我不怕,我就是想看他生气暴跳如雷的样子,不过柳龙庭还是将这股气给沉了下去,对堂口里喊了一声:“你们这些仙家,以后的主人只有我一个,如果谁还敢听从白静的话,那就像是门口吊着的白仙,我让你们死的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