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离开/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口挂着白仙的尸体?

想到几天前我回来的时候,看见我们门上挂着的那只刺猬,我以为是什么邻居小孩子恶作剧,在我家门上挂了个刺猬,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次刺猬,竟然是白仙的尸体?

仙堂里一片沉静,我喊了句巫英,巫英也没出来。

我转头看向门口,并且起身向着门口跑过去,地上的腐尸一堆堆,那些女尸因为天气的炎热而腐坏的速度极快,一个个的肚子鼓胀了起来,浑身也开始长满了青色的尸斑,当我的脚踩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一块块的烂肉黏在我的脚底。那种感觉,阴暗绝望到令人窒息。

一打开家门,只见现在那只刺猬的尸体还挂在门上,只不过几天的时间过去,刺猬身上已经就如同屋里的女尸一般。身上长满了蛆虫,苍蝇环绕。

我伸手将刺猬的尸体从门上取下来,捧在手里看着,白仙虽然脾气不好,但是我求他的事情,他没有一件是拒绝的,而且他都快能修炼成上方仙了,可是却在这这种时候,被柳龙庭杀了!

鼻子忍不住一酸,柳龙庭真是个灭绝人性的畜生。他为什么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我转头向着屋里走进去,将刺猬一把就向着柳龙庭的脸上丢过去,问他为什么要杀白仙?!

柳龙庭一把就抓住我朝他丢过去的刺猬,然后再将腐烂的刺猬嫌恶的往地上一丢,侧过眼来看了我一眼,没事人似得跟我说:“因为他帮了你,帮你治了凤齐天,所以他该死。”

什么叫他该死?柳龙庭这么做,就是为了想杀鸡敬候吗?为了震慑别的仙家,如果还有谁听我的调遣,也就会落得一个和白仙的下场,而且我实在是不理解柳龙庭,我的仙家们都没什么用处,规模都还没有庞大起来,他就这么急着控制我所有的仙家,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想为了惩罚我对他的不忠,让我无所依靠吗?

我认输了,这随意杀生的事情上,我斗不过柳龙庭,但是如果我的仙堂里的仙家如果真的全都让柳龙庭拿走了,以后我连我唯一的依靠都没有了,于是不得不对柳龙庭低下头,把原本根本就不屑于跟他解释的,跟他说:“其实我并没有和凤齐天发生什么关系。那天晚上,确实是银花教主想借用我的身体吸食凤齐天的精气,并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当我将这话解释出口的时候,我心里厌恶透了我自己,为何这么没用。还需要委曲求全。

“我知道,白仙死前,跟我全说了。”柳龙庭回答我。

“那你为什么还要杀白仙?为什么还要惩罚我?杀这么多人?”

见我连问了这么多问题,柳龙庭背着手向我走了过来,嘲讽的跟我笑了一句:“我杀人。并不是因为你,至于你有没有和凤齐天发生什么关系,其实我也不是很在乎,而我会惩罚你,是因为你没如教主的愿。如果你顺应了凤齐天,指不定我还会感谢你,而白仙,也不会死,他是你间接害死的。所以他的死,你也有份。”

看着柳龙庭距离我近在咫尺的那张嘲弄我的脸,我他妈就想给我自己一巴掌,我竟然还以为柳龙庭是在意我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所以才会这么凶残。没想到果然是我想多了,柳龙庭将我诱引的让我让我潜意识里认为他是在乎我,而当我真这么以为的时候,他却狠狠地又扇我一个耳光,告诉我赤裸裸的现实。

不过毕竟我也不是第一次和柳龙庭交手,在他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抬头看向他:“不是因为我?那是因为什么?”

“也不能说全不因为你。”柳龙庭跟我说这话的时候,神色顿时就冰冷了下来,抓住了我的头发将我的脸往后一扯,让我抬起头来看着他:“如果不是你叫凤齐天发什么誓,就不会引来天雷,而这天雷在击中凤齐天的时候,将教主还没完全聚拢的元神又打散了,你说,我该不该杀你们,不仅白仙,凤齐天和你,都要死!”

怪不得这几天我都没见过银花教主,原来是她的元神全都被打散了!这还真是感谢凤齐天,他一个无意之举。竟然让我出了一口恶气。

我听了柳龙庭的话,根本也不顾被柳龙庭扯痛的头皮,跟他笑了起来:“所以你就杀人,想吸更多的精气渡给银花教主?可是你跟我做了几天,为什么却又舍不得将精气给她呢?怎么来了?对银花教主的爱变质了?”

当柳龙庭听我说这话,就像是被人揭到了短处般,一把就放开了我的头发,转过身去,对我说用不着我管,如果我识相的话,就尽快的去收拾下我自己,我们要出门了。

“出门去哪?为银花教主找聚拢元神的方法吗?”我问柳龙庭。

“对,这普天之下,也只有山川之神有聚灵纳气的能力,我已经和山神约定好,将你奉献给他,他就会将教主所有的精元都聚集在一起,并且帮我让教主提前出世,完成教主的夙愿,而这对你来说,也是条好归宿,毕竟将山神伺候的好的话,也可以不用去死,其实我早该就料到你这么值钱,你注定是不平凡的。”

柳龙庭为了救银花教主,竟然将我转卖给了山神?而想到山神,我就想到从前他对我用过的那些残暴的招数,我跟了过去,今后过的肯定是生不如死!

一个瞬间,我的心脏就像是放入速冻的冰箱,瞬间冰凉彻骨,可是我到现在,被柳龙庭这么残忍的压迫,心底深处,一直都记得柳龙庭之前对我的那么一点点好。都对柳龙庭抱有最后一线希望。

“柳龙庭,我问你,我好歹也跟了你这么久,难道你对我,真的是没有,哪怕是像是尘埃这么大的一点点感情吗?”

问他这话,不为别的,只是想给我从前付出而渴望得到回报的一个交代,没有任何爱情是心甘情愿的为爱付出而不想得到对方的真心相付的。

“几个月的时间,对你这种活不到百年的人来说。都算是短的,更不要说我,跟你在一起的时间,就像是你跟一个陌生的人吃了顿饭,你会无缘无故的对这个陌生人产生情感吗?”

柳龙庭反问我,而当他反问了我之后,也不再管我,转身进了浴室。

是啊,当柳龙庭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也觉的此时的我,就跟他一样的下贱,他明明知道银花教主在害他,恨不得想杀他,可他还是对银花教主忠心耿耿,而我明明知道我在他的生命长河中。只不过是昙花一现,在我最恨他的时候,却还希望我能在他的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存在的位置。

我跟他一样,都是最可怜而又最可恨的人。

当柳龙庭洗澡的水声从浴室里传出来之后。刚才紧闭着的仙堂门,现在才慢慢的打了开来,巫英躲在门后,看了一眼我,又看了眼满地的尸体,然后朝我走过来,凑在我耳边小声的跟我说:“快逃吧,趁着这个机会,你的仇老天会帮你报的,柳龙庭杀了这么多人,大限将至,活不了多久的,在他最后的时间里,他是不会放过你的,现在你唯一能依靠的就是河神,去他那,让河神庇佑你,你们找个办法把孩子打下来,只要摆脱了柳龙庭,以后你想过什么生活,都能自己选择,快走吧,我帮你拖住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