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两次机会/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柳龙庭就快死了,我心里自然是痛快的,不过现在巫英叫我去找河神,要河神帮我把胎儿打下来,以后重新生活。

可现在看这满屋子都是已经死了的女人,想到我之前被柳龙庭所践踏过的尊严和所承受的屈辱,我不甘心我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就走了,既然他一定会死,那我就要亲眼看着他死,只有看着他一点点的丧命,看着他痛苦的死去,这样才能消除我对他的恨意。

我转头看了我身边的巫英一眼。原本她一直都不赞成我跟柳龙庭在一起的,甚至为了拆散我们,什么都不怕,用了各种计谋算计我们。而现在,想不到她也畏惧于柳龙庭的淫威,她现在也是仙家,为什么柳龙庭杀白仙的时候,她为什么都不阻拦或者告诉我一下。

不过想到巫英现在还算是为我考虑,我也不想和她多解释,只跟她说了一句:“我不走,我要亲眼看着柳龙庭死。”

“这你还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呢?你赶紧走吧。不然柳龙庭从浴室出来了,你就走不了了。”

巫英这话说的有点着急,并且在说着的时候,伸手还将我往外推,仿佛生怕我死在柳龙庭的手里似的。

我知道巫英之所以会跟着我,是因为她之前想跟着我修炼成正果,现在我的堂口被柳龙庭控制住了,并且以后指不定我都不会走弟马这条路,我现在和巫英的关系虽然说不上差,但是对于我们私下的交情,也没有好到她这么紧张我的生死,宁愿舍命的拖住柳龙庭让我走。

“要走你走,我说了我要看着柳龙庭死。”

我又回答了一句巫英,心想着柳龙庭用我跟山神交换,那说明我在山神那还有点什么别的用处,但毕竟我跟山神的恩怨也是因为柳龙庭而起,我就不相信山神答应和柳龙庭做交易,就代表他和柳龙庭的恩怨也没了,如果到时候我能煽动山神对付柳龙庭,那我就可以看一出好戏。哪怕山神并不答应我,那我起码也在想杀死柳龙庭的这条路上勇往直前了。

见我一直都不答应,巫英就有些生气,但是还是耐着心的跟我说叫我走。如果不走的话,以后柳龙庭对我还会更残暴,我现在还年轻,没必要招受这么大的罪。我不知道巫英这会到底是怎么了。说了不走还一直都劝我走,这让我顿时就有些恼火,而柳龙庭也是,一直都在浴室洗澡。时间都这么长了,也不见的他出来,而且巫英跟我说的话这么大声,他不可能听不见。难道他就真的不怕我带着我肚子里银花走了吗?还是他早就料到了巫英会对我说这些话,于是故意看着我们演戏,等我走的时候,就中了他的埋伏。

柳龙庭的心思太诡异。诡异到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琢磨透他到底在想着些什么?而不管他想什么,我说了不走就是不走,而当巫英一直都劝我没有效果的时候,柳龙庭这才穿起衣服从浴室里面出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我看见我身边的巫英的眼神貌似和他的眼神交流了一下,巫英忽然就不说话了,向着仙堂里匆匆的走了进去。

柳龙庭现在洗了澡,这才十分嫌恶地上的那一具具女尸的污秽,于是一边擦着他头发上的水,一边将阴观音叫了出来,叫阴观音处理下后事,别让城隍发现了。

阴观音依旧是那张万年顽石脸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等柳龙庭吩咐完之后,他身上就开始散发出一道道黑气,这些黑气将地上的尸体层层笼罩。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气,仿佛就像是能将所有物质都腐蚀,地上的一具具尸体,还有空气中那腐烂的味道,仅仅在几分钟之后,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怪不得柳龙庭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就在家里摆尸宴,如果他没有这么会为他处理后事的阴观音,恐怕也不会这么大胆猖狂。

而柳龙庭等家里都干净了之后,这才转头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我:“刚才巫英,是想帮你逃跑吧。”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我现在不还在这里吗?就不劳烦你把我追回来了。”我没什么好生气的对的柳龙庭说。

“就因为想看着我死?所以连活命的机会都不想要了?”柳龙庭对我说这话的时候,那两片吸满了水气而显得无比光滑柔软的娇唇轻轻扬起,对我露出一抹十分不屑的笑。

“当然。”我回答的干脆:“不然你以为我是舍不得你?”

“最还是想看着我死,别对我报有什么痴心妄想。”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情绪又冷了下去,也不再理我,转身向着屋里走进去,并且把门也给关了。

现在我们屋外的房门大开,对面邻居出门的时候,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从门里出来,见到我家房门开着,我一身脏脏的坐在沙发上,就向着我家门口走了两步,估计是想来跟我说为什么我家这几天怎么这么臭,但是走到我家门口的时候,忽然一闻,发现也没什么味道,于是就没进来,直接按着电梯下去了。

现在大厅里静悄悄的没一个人。而柳龙庭真的似乎就不怕我走般,都到这种要拿我去和山神交换了,还放心我将我一个人就呆在大厅,而我也巡视了我家周围,确实也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气息,柳龙庭竟然也没布置什么逮我的套子。

这让我都有点不明白柳龙了,他这有点反常啊,平日里他做事可是十分缜密的。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根本就不会放空城计,而现在他竟然坦坦荡荡的什么都不准备,就掐定了我不会逃走吗?

不过我既然就没打算走,也不会走,毕竟是要去当成东西被柳龙庭拿去交换了,我就去洗头洗澡,而当我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之后,黄三娘也来了,看见了我,和从前一样的态度,对我说了句好久不见。然后嘘寒问暖,等着柳龙庭,我们一起出门。

山神以山为家,并且独来独往习惯了。所以我们要找他,十分简单容易,只要找到个有山的地方,就能找到他。而现在我跟柳龙庭一起坐在车上,我见车里谁都不说话,气氛未免有些沉默,于是就对柳龙庭说:“这不是就要把我送给山神了吗?你的银花主人就要出来了,你怎么就一点都不开心?这很反常啊!”

我的语气里满是戏谑,银花教主就是柳龙庭的主人,而柳龙庭就是她的走狗。

柳龙庭听我这么戏谑他说话,并没有理我,转身看向窗外的风景,也不看我。

“刚才你是不是想放我走?”我向柳龙庭凑过去,继续问柳龙庭,我似乎能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他的心里在想什么?他不是不知道我被送去给山神后,按照山神对他的仇恨,山神不把我弄死都不会善罢甘休,而他就算是说着伤透我心的话,但是对我的看管却松的就像是故意给机会让我逃走一般,并且机会还给了我两次,一次是他洗澡的时候,一次是他关门进房不见我的时候。

如果我猜的正确的话,而这两次机会,我都没有如柳龙庭的愿。

柳龙庭听我说这得意的语气,冷冷一哼:“你觉的我会放弃我喜欢了几百年的人,只为了让你有条活路?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而就在柳龙庭说完这些话的时候,黄三娘转头跟我们说了一句:“你们有什么决定赶紧做吧,山神已经在前面等我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