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有东西要给你/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瞬间,白生让我心头莫名一阵悸动,他身上的伤是柳龙庭和山神一起弄的,所以他也担心柳龙庭会伤我,毕竟我和柳龙庭的实力悬殊太大,他也不是很了解我和柳龙庭的关系。

原本和柳龙庭吵架耳不好的心情,听见白生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顿时就温柔了下去,扶着白生坐在沙发上,跟他说不会的。柳龙庭他舍不得杀我,说着我叫白生先趴着别动,我帮他看看他身上的伤口。

之前我和柳龙庭受伤这么多次,都是白仙在家里帮我们治伤的,现在久病成医,一些皮外伤没伤及到内脏的,我自己都会包扎知道上什么药。

不过好在白生他也是修炼的大蛇,虽然身上受了重伤,但是他自身复原的也比我们平常人快,我就在他的伤口上敷了些消炎止痛的药。然后再帮他包扎伤口。

看着我上药和包扎伤口的娴熟模样,白生就问我说:“静静,你之前是学医的吗?”

本来我名字的这个静静两个字单叫是比较俗气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白生叫起来特别好听。他的声音略微的有些嘶哑,但是却又温和,听起来安静清和,如沐春风。

我现在也比较喜欢和白生说话,于是耐心的跟他说我之前是学美术的。就是画画的,之前我仙堂里供着一位白仙,我这上药和包扎的手艺,都是跟他学的。

“那白仙呢?我进仙堂也没看见他,其他几个仙家也不爱说话。”

现在一说到白仙,我就想起白仙大半夜的听我消息赶过来为凤齐天包扎伤口,而等我回来之后,他的尸体却悬在了家里的门上腐烂发臭,是我对不起他,如果不是我传唤他过来帮凤齐天看伤的话,他也不会死。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我不想把这种不好的事情告诉白生,于是就跟白生说:“他后来修成了正果,上天当上方仙去了,你以后也会修成正果的,仙堂里的那些仙,你平时少和他们说话就好,以后也不要住仙堂了,屋里还有个房间,一会我就去收拾好,你住在我隔壁,以后要是谁敢欺负你对你不利,我也不会放过他。”

我这话按指柳龙庭,当我说着这话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还在我身后的柳龙庭,而柳龙庭对都没对我的眼神。转身就想走,但是我立马喊住了他:“站住。”

柳龙庭本来不想理我,犹豫了几秒,停了下来,问我说什么事?

“白生的衣服都破了。我要去给他买衣服,给我钱,我没钱了。”

从前我都不好意思问柳龙庭的钱,虽然他不在乎钱,但是我是人。我在乎,所以我就用我的标准底线去衡量我和他的关系,怕的我和他之间要是谈钱的话,怕伤感情,但是现在我完全不怕。什么最伤感情,我就做什么给他看。

如果刚才我对白生无微不至的照顾柳龙庭还能忍的话,但现在他一听我要拿他的钱去给白生买衣服,顿时就有些温怒,转过身来问我。语气都变得有些暴躁:“凭什么我要给你钱养别的男人?白静我告诉你,你别太过分。”

看着柳龙庭皱着眉头怒视我的样子,我顿时就跟他笑了一声:“你要是看不惯,那你就放我回去啊,我回去了自然就不会朝你要钱。”

听我说这话的时候。柳龙庭看了一眼靠在沙发上的白生,气的垂在腿边的手,都握的指节发白,然后转头又看了一眼我,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转身进卧室,随后手里拿了一叠现金出来,走到我的面前,不动声色的怒视我,跟我:“不是要钱吗?都给你。”

说着。直接将这钱往我的脸上一摔,有点疼,一张张毛爷爷从我脸上飘下去,掉落在我脚边。

柳龙庭这是拿钱在侮辱我吗?可是我一点都不觉的是我受到了侮辱,受到侮辱的是柳龙庭,他要我住在他这里,还负责给我钱供养别的男人衣食住行,这还好他不是我的老公,要是我的老公的话,头上绿帽层层高。

白生之前一直都在山上修行,现在第一次下山,对我们这车水马龙的都市,显得有些拘束小心翼翼,但却处处维护我,他的气质神韵和柳龙庭很像,但行为又像当初我被柳龙庭带进他们的这个世界时候一样,我在他们这些神鬼的面前,也像白生在我们人的社会一样有些不知所措。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对白生越来越发的忍不住疼爱,心里甚至还闪过如果他要是愿意的话。我这一辈子都愿意和他在一起生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想想这不可能,我不想再重新走我和柳龙庭这条老路了。

白生在家休息了几天之后,伤口恢复的也都快差不多了,在这几天里,我问过白生修炼是修炼哪一方面的,白生告诉我说他是修炼的是五行秘术,能帮人改运祈福,但是修为尚浅,所以一直都没有机会试试身手。

改运祈福,我倒还是第一次听,不过这仙家修行本身就是五花八门,自己喜欢什么就修行什么,而且这很多动物仙,很多也都是为了试身手和提高自己才会去选择当出马仙的,而当了出马仙之后,要接的单子也不会少。

本来这两天我寻思着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的单子给白生接,没想到还没等我去调查,今早刚起来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人来找我看事,在一两分上楼后,果然是有个这大热天他却穿着还挺严实的男人来敲门,还戴着副墨镜。

看这男人的打扮,我心想他会不会是坏人,但是想到这是柳龙庭的家,就算是坏人,我怕什么?于是就果断的开门,而那个男人在我开门的时候,取下了墨镜。一张看着有点熟悉的脸,这好像就是我们市里一个当官的,经常在我们市里的电台里出现。

按照道理说他们这种人身上的阳气很重,也是吃皇粮的,邪祟一般不敢近身,之前巫英说我想摆脱柳龙庭的时候,也跟我说过要找个这样的人嫁了,但是我看着我面前这人都四五十了,这要是他儿子还差不多,不过顿时也没了兴趣,就问他说找我什么事情?

男人给了个名片给我看,也没直接说他的身份,毕竟他们这种人找我们,被人看见了,是要说闲话的。而这个男人的官也不小,我就把他请进门。

“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能帮上的我一定帮你。”

男人见我说话这么直白,也不躲躲藏藏,跟我说:“我这次来,想请仙姑救救我儿子,钱好说,只要仙姑救我儿子一命,并且不把这事情说出去,仙姑以后想干什么事情都方便。”

这果然是权就是任何事情的通行证。我转头看了眼白生,示意白生这单子能不能接?白生看了这男人一眼,微微点了下头。

男人看不见白生,我就对这男人说:“我仙家答应给你看事,你说说你具体遇到了什么事情吧。”

不过还没等这男人说出口,柳龙庭从外面开门回来,见屋子里有人,他的感应能力要比我强,于是就直接问了我一句:“来看事的?”

男人转头看向柳龙庭,有点不放心他,我就跟这男的解释说他就是我的一个仙家,叫他别担心,毕竟我还指望想接这个单子,一是想赚点钱,二是白生正好也需要机会。

而柳龙庭见我这副迫不及待的想接单的模样,也不想再管我,横眼冷盯了的一眼,也不顾有外人在,直接跟我说了一句:“来我房里,我有东西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