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小孩续命/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见我答应下来,顿时就开心的不断的跟我说谢谢,只要我救了他的儿子,以后我干什么生意别的什么事情,只要我跟他说一声,他能做到的,就一定帮忙。

我和白生跟着这男人一起去他家的时候,这男人又戴上了墨镜,叫他司机开车,他和我们坐在了车子的后面。

其实我心里很紧张的。我好怕我对付不了那个东西,到时候自己会受伤不说,恐怕还会拖累白生,本来还想好好的给白生一个机会,现在第一次出马就出师不利的话,那以后真的是太晦气了。

现在看着我手里拿着的哪知凤鸣笛,柳龙庭说这支笛子要是配上凤鸣,还会发挥出更巨大的作用,这要是凤齐天在就好了,要是凤齐天在的话。我就可以叫他变成凤凰配合我,毕竟他可是这世界上最后的一只凤凰了,但是他现在远在下塘县,又在修庙,肯定没时间过来。就怪柳龙庭,有本事就解除了我和他的关系,现在占着位置什么都不干,他还有脸说。

为了试试柳龙庭说的话是不是正确的,我将我手里的笛子给了坐在我身边的白生吹。白生在我的指导下,捏住了笛孔,但是不管怎么样,确实也吹不出笛音,而我本来还想给我身边这男人吹的,但是看了下他这大把年纪,这吹这笛子就跟我间接接吻似得,于是我也没给他吹,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当初这神女为什么要送一只吹不响的笛子给柳龙庭呢?实在是奇怪。

我们到男人家里之后,家里年轻的保姆顿时就过来给我和白生端茶倒水,因为现在白生变成人的样子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保姆看着白生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毕竟白生看起来羸弱,又长得好看,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花一般娇,粉一般嫩,就算是个女人看见了他,都控制不住的涌出大男人的心眼,忍不住想保护他。

不过男人知道对神鬼也是要敬畏的,就算是现在看见我的仙家一直都跟在我身边,也不敢对白生提只字半语,只是带我去房间看他儿子的时候,他儿子房间里的空调开的极低。但是他儿子身上又盖着层厚厚的被褥,把他儿子整个人,都裹在了被窝里,连头都看不见。

听这男人说,他儿子叫姚凯瑞。在英国上的大学,本想回国后在自己的国家有一番作为,但是没想到一回国后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这一年来,真是把他和他老婆愁的……。

后来的话男人没说下去。估计是也说不下去,自己这么有希望的一个儿子,忽然被邪祟缠上,碍于他自己的身份,又不好找高人。现在估计是听见我的名声不好,他找我要是被曝光出去的话,别人也不信,毕竟他堂堂一个大官,找个最不靠谱的。谁信啊。

白生向着姚凯瑞的床边走了过去,抓住被子,慢慢的掀开他身上的被子,而在白生掀开被子的时候,男人细心的怕他儿子冷。赶紧的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当我向着白生走过去和他一起看姚凯瑞到底是什么状态的时候,只见被子一掀开,姚凯瑞光着身子躺在了床上,而他的身上,密密麻麻长满了一个个的人眼睛,这些眼睛还会动,就像是人似得,见我们掀开了被子,那些眼睛的眼珠子就齐刷刷的望向我和白生。有些眼睛的眼珠子还在眼眶中乌溜溜的乱转,就像是故意给我们看似得。

这浑身长满眼睛的人,不要说姚凯瑞有多痛苦,就算是我们外人看见了,心里都不能接受,而这时白生却比我来之前想象的要稳重了很多,又心细,他见我看见姚凯瑞身上的眼睛而浑身一震的时候,顿时就温柔的伸手向着他怀里揽进去,然后盖上被子,问男人说:“你儿子是中了咒,你家里有人,是不是续命了?”

续命?

说起续命,我顿时就想起重庆红衣男孩事件,说那个男孩子穿着红泳衣泳裤的死亡方式,也是为给高管续命而死。

而现在白生说的续命,是不是和那红衣男孩儿事件是一样的呢?

男人听到白生对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顿时一白,语气也支支吾吾了起来:“什么续命不续命的,我家里没人续命过。”

听着这男人支吾的话。我转头对白生说,问他判断是不是正确的?

白生对我点了点头,说肯定,因为姚凯瑞身上的这些眼睛,都是怨魂附在了他的身体里,是被人下了咒的。

既然白生肯定了,我自然是相信他,然后就问男人说如果他还想救他的儿子的话,那就麻烦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们,不然他儿子就是死路一条。

我说的直白严厉,男人不想说,但是又看了眼他床上的儿子,实在是买办法了,去门口听了下,见楼上没人,于是再把门繁反锁了,再进来跟我说:“前两年,我刚上任,但是查出来得了胃癌,我现在正是在意气风发的时候,如果就这么死了,就一切都完了,于是我不甘心,经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高人,这个高人帮我续命,杀了一个孩子,把那孩子的寿命都给了我,这是我的错,不怪我儿子。如果老天要惩罚的话,就惩罚我吧,还请仙姑救救我儿子!”

男人说着这话的时候,都在我的面前跪了下来,我看着床上他儿子呆滞望着天花板的眼神,那张年轻的脸看着我心里不是滋味,用脚踢了跪在我面前这男人一脚,然后问白生还有什么解救的方法吗?

白生跟我说这姚凯瑞深山,不止一个冤魂,加起来起码有几十个,怨气太重,而且他身上的咒还在,应该是有人借用给他爹续命的时机,将咒下在了姚凯瑞身上,并且随后去开了杀戒。借用他姚凯瑞的名义,将帐算在了他的头上,我们得先把这些冤魂除了,他在把咒给解了,以后就不会有事了,只不过他只会解咒,无法对付这些怨灵。

可是我也不会对付这些怨灵啊,如果我们这次来了,又什么都干不了就回去的话,我心里也有点不甘心。于是问这男人,当初他请的这个高人,叫什么名字?现在这续命已经是禁术,而这凶残的人,竟然将这么多的小孩杀了,用来给别人续命。

“叫薛泽天。”男人赶紧的回答我:“跟仙姑你一样年轻的一个男人。”

薛泽天?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当男人说到他跟我一样年轻的时候,我顿时就想了起来,薛泽天,就是凤齐天前任的出马弟子!

之前我跟他打过交道,四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年轻活力,我以为是他保养得好,他一定也是用这种续命的方式,给他自己续命了,然后再将这孽障,全都算在了姚凯瑞的身上,所以姚凯瑞身上才会有这么多的冤魂。

不管怎么说,这姚凯瑞是无辜的,我叫白生打开了被子,叫他们先出去,我要试试柳龙庭送我的这凤鸣笛的威力到底厉不厉害。

白生有点担心我,但我也怕我等会控制不好这笛子反而伤了他,就叫他别担心我,而当屋里的就剩下我和姚瑞凯两个人的时候,我拿起笛子,向着唇边凑过来,顿时,随着笛声响起,一道道的白气,慢慢的从我嘴边的笛子里飘了出来。

起作用了!

那些依附在的姚凯瑞身体里的冤魂眼睛,听到这笛声后,忽然一个个的全都从姚凯瑞的身上鼓了起来,就像是一个个的大包似得,想从他的身体里飞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