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偷东西/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奶奶?”我喊了句奶奶,奶奶没听见,只是伸手向着我手里的凤鸣笛,轻轻的握住了。

我很少见奶奶这么失态过,于是松了握着凤鸣笛的手,而奶奶就将这笛子拿了过去,捧在掌心里,细细的看着这凤鸣笛。

这凤鸣笛,是柳龙庭给我的,并且在此之前。他从来都没有拿出来过,况且柳龙庭和奶奶的关系一直都很一般,柳龙庭不可能吃了没事就把这笛子拿出来给奶奶看,可如果柳龙庭没有给奶奶看的话,这笛子是一个神女几百年前送给柳龙庭的东西,而奶奶只有几十岁的寿命,奶奶又是怎么认识这笛子?

在我好奇的时候,奶奶模了笛子好一会,才又十分小心的将笛子放在我的手里,抬起头来一直看着我的脸。问我说:“静静,这笛子,你哪里来的?”

“柳龙庭给的啊。”我回答奶奶。

而奶奶在我说是柳龙庭给我的时候,都还没让我进屋,就立即关门跟我说:“走。带我去见柳龙庭。”

我这好不容从柳龙庭那回来了,现在奶奶又叫我带她去见柳龙庭,我心里自然是有些不愿意,不过也不不知道奶奶找柳龙庭有什么事情,怕他们两个人起了冲突,柳龙庭会伤害奶奶,于是也只能跟着奶奶下楼,打了辆车,又向着柳龙庭家里回去。

在车上奶奶将这笛子还给了我,叫我好好的拿好了。可千万别再丢了,我这被奶奶说的不明不白的,就问奶奶她以前也见过这根笛子吗?她去找柳龙庭干嘛啊?

奶奶只是看了我几眼,没有回答我,说有些事情,我以后就知道了。

奶奶不说,我也没好一直都缠着问,在到家后,白仙也刚到家不久,他见我又回来了,有些惊讶,而柳龙庭就像是已经猜到奶奶会来找他一般,坐在沙发上,看见奶奶忽然造访,也没什么表情,十分平静的问奶奶想喝点什么?

而奶奶跟本就没搭理柳龙庭的话,而是十分生气的向着柳龙庭走过去,扬了扬她拿着我的凤鸣笛,气势汹汹的骂他:“你为什么要偷东西?!”

柳龙庭看了一眼奶奶手里握着的凤鸣笛,又看了眼奶奶。向着奶奶抬起了他那张洁白的下巴,笑了一声,问奶奶说:“奶奶何出此言?”

奶奶见柳龙庭一副装蒜的模样,气的差点就把话给骂出来,不过就在奶奶刚想将话骂出口的时候。像是顾及着什么,语气镇定下来,跟柳龙庭说:“你跟我出去说。”

柳龙庭看了一眼白生和我,对奶奶笑着说:“要是不想被白生和白静听见的话,我们去书房说。他们也听不见。”

刘龙庭这话简直就是赤裸裸的针对我,奶奶估计是也是不想让我听,但是奶奶不好说要避着我,但是柳龙庭却十分坏心眼子的揭穿了奶奶。

奶奶冷冷的瞪了眼刘龙庭,哼了一声。直接先进了书房,而柳龙庭也跟着奶奶进去了。

看着奶奶和柳龙庭神神秘秘进了书房,我心里十分好奇,于是就白生招了过来,问白生他能不能听见书房里奶奶和柳龙庭说话的声音?

白生认真听了一会。说书房里做了法,他听不见,我又不死心的向着书房的门走过去,贴在门上,可是书房里静悄悄的一片。我什么都听不见。

也不知道奶奶跟柳龙庭在屋里到底在说着些什么东西,不过刘龙庭和奶奶谈话的时间也很短,还没五分钟时间,书房的门打开了。

奶奶脸色平静的从书房里走了出来,脸上还红着,就像是刚才大吵了一架气焰还没消下去一般,见我站在门口一直都等着她和柳龙庭出来,于是就将她一直都拿着我的笛子递给我,又抬起头来看我,像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但是又说不出口,然后转移了话题,叫我没事就多回家看看,家里她一个人做了菜都吃不完。

说着就跟我说她先回去了。

“我也跟你回去。”我赶紧拉住了奶奶。

可原本一直都希望我和她回家住的奶奶,现在竟然跟我说就在柳龙庭这住着吧,现在外面不太平,叫我别吃了没事就老乱往外跑,说着就自己开门出去了,都不要我送给她。

奶奶忽然变化的态度,让我怀疑柳龙庭是不是对奶奶说了什么。于是转身去书房问柳龙庭他是不是威胁我奶奶了?

柳龙庭躺在书房的躺椅上,见我质问他,转过脸来看我,反问我说:“我拿什么威胁你奶奶?你吗?”

这怎么可能是我,要是拿我威胁奶奶,奶奶哪里还能走的这么淡定。

“那你跟奶奶说了什么?为什么刚才奶奶一近来,就说是你偷东西,这根凤鸣笛,是不是你偷来的?”我绕过椅子,向着柳龙庭的身边走过去,此时看着他慵懒的躺在椅子上的模样,一脸风轻云淡,跟奶奶气的红脖子红脸的模样,简直反差太大,我就是讨厌他这一副什么时候都是这么淡定的模样,让我根本就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该怎么对付他。

“你能不能用脑子想想,我为什么要去偷一个我吹不响的东西,然后几百年之后,再把这笛子送给你?”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对我勾唇笑了一下:“不过按照你这么说,这笛子要真的是我偷来的,你不该感动吗?我在几百年前就为了准备了这根笛子,把它当礼物送给你,你为什么都都不感动一下?”

当柳龙庭又骂又爱的跟我说这些的话的时候。我一时间竟然都找不到反驳他的理由,于是叫他别开心的太早,早晚有一天我会变强,他现在怎么压制我,以后我十倍还给他。

柳龙庭并不在乎我说的这些话,只是叫我等会去洗好澡,别忘了白天我是怎么承诺他的。

这种时候,柳龙庭还想着这种事情,亏我之前这么喜欢他,还真以为柳龙庭只是喜欢我。才会这么频繁的和我做,他和我做亲密的事情,不过也只是为了给银花教主精气,满足他自己的欲望而已。

我没理柳龙庭,直接出门了。

晚上我们睡觉的时候,我也没按照我答应柳龙庭的去做,柳龙庭也没有刻意的提醒我,我心想这是不是他说着只是吓着我玩的,毕竟如果他真的想跟我好的话,也不会这么强迫我不想跟他干的事情。我厌恶他,厌恶他已经脏的不行的身体,那次满屋子的女尸,和他刚和女人做完立即就拉着我开始的那种场景,这让我想起一次就恶心一次。每次洗澡的时候,就恨不得将自己擦脱层皮,都是柳龙庭害的。

不过当我关上房门柳龙庭也没命令我过去,这让我放心了不少,于是就站在床边脱衣服,换睡衣准备床睡觉,可当我正脱完的时候,床上伸过来一双手臂,顿时就搂着我光着的腰,向着被子里压了进去。

是柳龙庭。他自己没经过我同意就进来,并且根本就还没来的及我跟他说话,就疯狂起来,我使劲的推他,柳龙庭就将我要的更紧,我骂他的时候,柳龙庭就含住我的唇,将我双手反扣在头边,叫我别说话,好好感受他。

从一开始对他的恶心。到后面的恶心又离不开他,怕他忽然就抽走了,我简直就是的恨死我自己,而我这样子似乎就是柳龙庭想要的模样,在我情绪稳定下来之后,他开了灯,跟我说:“白静,你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我感觉最美妙的事情,就是一想到自己身下的女人是你,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