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最后一面/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山神就站在我的面前,他现在这次带来,也并没有带虚,是一个人来的。

每次我跟山神见面,几乎都是场交易,不过看着他现在对我并没有恶意,我就问山神:“什么事情?”

或许是因为我现在有了凤鸣笛,所以对山神虽然还有些胆怯,但是并没有像是从前那般害怕。毕竟我这请山神的位置,离凤齐天家里也不远。只要是山神敢碰我,我直接可以叫凤齐天过来,我们一起对付他,不过他还没等我说请他什么事情,他自己就先说出来了,难不成他在虚的天镜里面,看见了我和凤齐天商量着对付他?

想到此我心里有些后悔,后悔在和凤齐天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没布置结界挡一下。

山神听我问他,微微侧着头,盯着我眼里对他惊恐又极力表现出淡定的表情,嘴角抿了一下,转开话题:“你怕我?”

“我为什么要怕你?”我回答山神,并且跟他说:“有什么条件你就直接跟说吧,别这么拐弯抹角。”

见我这么直接,山神也干脆将侧着看着我的的脸面正起来,双手背在身后,抬起下巴,盛气凌人的笑着,对我说:“如果我没死。你答应我,你一定要死在我的手里,我要将你五马分尸。”

我还以为山神是想说什么,这不是废话吗?我杀不死他,我自然会被他杀死,但是当山神这么一提醒我之后,我忽然考虑到万一我没有杀死他的后果,如果我没有杀死他,风气天也会跟着遭殃,而且山神说到做到,手段残忍至极,他说让我被五马分尸,我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么一想,我竟然还没跟山神过招,就有点慌乱,但嘴上还是很冷笑的说了一句:“这我没杀死你的话,你杀我不是应该的吗?叫我答应你,还不是多此一举?况且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山神见我明明有了些惧意,但语气还是这么咄咄逼人的模样,就对我说:“这怎么会是多此一举?我就是想看见你害怕我的样子,胆怯,无助,又想杀我的表情,怎么样,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柳龙庭。后悔了吗?”

山神说着这话,转身向着我旁边的一片大山望过去,他身上偏素的衣袍被他脚步轻轻带起,一段绣有云鹤烟气的蔚蓝色缎带就从他衣摆的边沿露了出来,这精致的缎带顿时就给他一身素服增添了一抹惊艳。就宛如开在深山的娇香幽兰,雅致又耐人寻味。

如果不是山神是个坏到骨头里的坏蛋的话,那他的衣品是我见过所有妖神仙鬼里最好的,起码我每次见他,都穿的正经。哪怕是一件很普通的衣服,也穿出了味道,精致又含蓄,跟他猖狂阴晦的性格,一点都不搭配。

“我后不后悔。关你什么事情,反正现在我话已经带到了,凤齐天寿辰那天,你要是有胆量的话就来,别让我瞧不起你。”

我说着转身就想走。也不想再跟山神废话下去,而山神在我走的时候,在我身后冷笑了一句:“我有大地庇佑,只要在有山的地方,你们根本就杀不了我。”

我没理山神。直接回去了。

不过在回家的路上,我确实是考虑到山神最后说的那句话,他是山川之神,在有山的地方,我们根本就杀不了他,而杀不了他,我们就没有什么东西用来威胁山神,让他把我的心脏还给我。

既然山神自己说他是山川之神,那我们过几天杀他肯定不会选靠山的位置,我到家后和凤齐天商量。将他的寿日庆典在河边举行,不过如果真的只在河边上的话,我还真的怕山神怂了就不来了,于是就选了一段河流经过一岸青山的河流段,然后我再洛神帮忙。只要等山神一来,我们就围攻他。

不过毕竟我们的计划,还是缺乏了让山神必定会来的因素,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山神在乎什么?就连他拿走的我的心,貌似也都像是一时间的兴起之意,我们根本就琢磨不透他,不知敌方心里所想,所以对付起来也困难。所以当策划这件事情策划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又帮着凤齐天主要的策划他的寿辰怎么过了,毕竟这是凤齐天下凡以来,我给他过的第一个生日。

城隍寿日很快就到了,在我们的安排下,寿典就在河边举行,虽然下塘县的人少,但是为凤齐天庆生的人可不少,据那些从河边回来小鬼说,满满一河的水,都飘满了写着对城隍祝福的小花船纸灯,可漂亮了。

而我和凤齐天还在城隍庙里,等柳龙庭他们过来了。才过去。

今天是凤齐天的生日,所以我也配合他,穿了一身好看的衣服,还画了个漂亮的妆,在等着凤齐天的时候,我问凤齐天他今年有多大了?以前他过生日的时候,都是怎么过的啊?

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凤齐天掐着手指一算,跟我说:“有四千九百多岁了吧,之前在天上的时候,是我主人帮我过的庆生,来下界之后,这还是我过的第一个生日。”凤齐天说着,笑着转头看向我,眼里满是暧昧。

“你在天上都这么多年了,这要是按照地上的说法,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那你不就上万岁了吗?”我惊讶的问凤齐天。

凤齐天听我这话,顿时就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天上地上的年轮是一样的,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说法。只是在某个地方,被筑了结界,才有了这么大的时间差……。”

当凤齐天说着这话的时候,门外面想起了一阵车轮滚动的声音,我向着门外走过去,只见是柳龙庭开车过来了,我出门看着他的时候,他正好从车里出来,可能今天是凤齐天生日的原因,他穿的也比较正式,没穿我们现代的衣服,是明清时期的男人衣服,一身白色马褂长袍,领间盘扣精致,而他的一头短发打理的也很风雅,如刀削般的精致脸面,白皙的面皮,配着他这一身白衣,显得精神又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灵。

柳龙庭从车里出来看见了我站在门前看他,对我笑了一下,他这一笑,让我再凤齐天这呆了几天的我,看起来陌生又熟悉,而姑获见柳龙庭来了,看了他一眼,说道:“柳仙家今天打扮的这么精神好看,是想临死前给小白留点好印象吗?”

姑获忽然说这话,让我有点蒙蔽,姑获能看透人心,难不成柳龙庭在来的时候。就算到了我会杀他?所以他这次确实是来送死的,所以精心打扮了一番,现在被姑获看出来了?

这杀不杀柳龙庭,原本这件事情八字还没一撇,现在姑获这么一说。反倒让我更加笃定了这件事情,今天,我就要让柳龙庭为他之前说对我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我在手机里面也和柳龙庭说了,他过来是帮我拿心脏的,心脏在哪,只有等我们控制了山神才好找,而柳龙庭也答应了我,帮我拿到我自己的心脏,不过我并没有因此有一点感动,柳龙庭他连我整个人都愿意拿去和山神做交易,他帮我找回心脏,是他应该的。

想到从前初次见到柳龙庭的时候,他凶神恶煞的把我吓的半死,然后又爱他如痴如狂,而到如今,我和他都如此沉稳的一步步走进我们自己知道的计划里,一个等着被杀,而另外一个,准备将其所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