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她的眼睛/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问到凤齐天这问题的时候,凤齐天的脸色顿时就有些犯难,跟我说可能是以为银花教主是从我的肚子里生出来的,所以就和我长得像吧。

“但是银花教主前世,也和白静长得,是一模一样的。”

说这话的,是柳龙庭,之前我记得我将这个问题问过柳龙庭,但是柳龙庭没有明确的回答我,看来柳龙庭自己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怎么一回事。

凤齐天本来就回答我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有些支吾。现在柳龙庭也配合我问他,可能他心里就比较排斥柳龙庭,现在柳龙庭一问,顿时就把凤齐天的怒火微微的勾了起来,转眼看了眼柳龙庭,跟柳龙庭说:“我这不欢迎你,麻烦你出去。”

凤齐天都这么明目张胆的赶柳龙庭走了,而柳龙庭即使是凤齐天说了硬话,他却一点想起身的意思都没有,侧眼看了我一眼,跟凤齐天说:“我的弟马就在这里,我的弟马不走,我凭什么离开?”

这句话说的理直气壮,凤齐天原本就是神明,从前只有别人向着他说话的。现在忽然这么被柳龙庭一怼,竟然一时间把凤齐天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看着柳龙庭这做的有些过分了,就转头对柳龙庭说他够了,然后再送了我拉着凤齐天的手,对着凤齐天说:“你先上楼休息吧,就别跟柳龙庭一般计较了了,降低自己身份。”

就算是现在凤齐天是城隍,但是他的官职也比柳龙庭大了不止一星半点,而凤齐天听我帮着他说话。像是为他刚才不理我有点愧疚,于是转反手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对我说:“小白我休息一会就下来,你给我点时间接受,一会时间就好了,在我没醒来之前,你一定不准又跟柳龙庭走了。”

看着凤齐天这会都还在说着这种傻话,于是我就对凤齐天说不会走,叫他别担心。

凤齐天这个样子,让我忍不住的心疼他,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兽,可是又不会说他自己受了委屈,要是他真的能变成一只小兽的话,倒会把我招的忍不住想把它报进我怀里,让它知道我是很在意他的,叫他不要难过。

可毕竟凤齐天这么一个大男人就站在我面前,要是我这么抱他,怎么看都像是抱儿子似的,我还年轻呢,那种姿势太尴尬了。

凤齐天上楼之后。姑获鸟也到外面去了,说他要去找一些疗伤的草药,并且在走之前,还特地交代我说最好是别在凤齐天家里和柳龙庭做一些亲密的事情,要是凤齐天知道了。指不定会更加伤心的,那个玻璃心,真难伺候。

姑获鸟在人间呆了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连玻璃心这个词都学到了,不过他这么一说。我发现凤齐天还真是个玻璃心的小凤凰,又傻又可爱,傻得让人忍不住想疼爱。

不过在姑获鸟走了之后,我跟柳龙庭同坐在一个沙发上也没任何话说,正想跟他说如果他没别的事情了的话。就走吧,这里不欢迎他,我也不欢迎他,我救他只是凭着我自己的本能心善,并不是因为是他柳龙庭。所以才会去救他,叫他别误会。

柳龙庭这次被我救出来之后,倒是没有从前这么阴郁沉静,虽然还是一张冰块脸,但是有些时候。比之前要阳光了很多,在我跟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柳龙庭忽然问了我一句:“白静,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你前世是什么身份吗?”

柳龙庭忽然问我在种话,就像是我刚才问凤齐天这话的语气是一样的,不过我只是想问凤齐天,我并不想跟柳龙庭讨论这种问题,毕竟他才活了不上千年,今生又把我害的这么惨,跟他讨论我前世什么身份。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想过,但是我不想跟你谈论这种问题。”我回答的自白。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眼睛为什么看不见一些等级低下的鬼仙妖仙?如果你不想把你前世的身份弄清楚,你愿意这么无条件的就享受凤齐天对你这毫无保留的爱吗?”

这些问题,我当然想知道。但是之前被柳龙庭骗过太多次,他说的话,我现在都是半信半疑,指不定又是他给我下的什么拳套。

“那你说说我为什么看不见,是因为我前世太厉害了。是个上神,那些脏东西不配出现在我的眼里是吗?”

此时对着柳龙庭,我根本就不会想过我说这种吹牛逼的大话他会不会反感我,我甚至还想听听他是怎么分析我的,从前他从来不对我的前世多说一句话,现在反而帮我寻找前世是谁来了,真是搞笑。

柳龙庭见我没心没肺是说话,倒也嘲讽我,而是很认真的跟我说:“你说的,是其中的一个因素,如果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神明,你的本身,是看不见我们这些不入流的东西,但是除了这个原因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忽然停住了,我抬眼看着他,问他说要说句赶紧说啊,怎么停住了?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你的眼睛。是死的,已经死了的眼睛,就是你原本的眼睛没了,而代替在你眼眶里的,是一双死人的眼睛。死人的眼睛看不见灵力过低的东西,而之所以能看的清厉害的人物,那是因为受到了对方散发出来的神气供给,所以就能看见,这就好比如,一个神灵天降,而地上那些就算是死去的尸体,也会自动避开这个神明一般。”

“死的了的眼睛?”我摸了摸我的眼睛,又在我的眼眶里转了几圈,我这双眼睛从我出生用到现在,怎么可能是死的?柳龙庭该不会又是说这些鬼话来骗我的吧。

我将摸着我眼睛的手放了下来,饶有兴致的问柳龙庭说:“那你觉的,我是属于哪种情况?”

柳龙庭的目光,在我的全身打量了一番,他这眼神细腻的。让我一时间都有些尴尬,而柳龙庭的眼神在我身上上下扫视了一圈后,再向我凑近了些,直接伸手端起了我的脸,细细的打量我的眼睛。跟我说:“我觉的,你这两种情况都属于,不然,凤齐天,根本就不会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你。而你自己原本的眼睛,可能早就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在你眼睛里的,是一双,已经死去的双眼。”

柳龙庭这话把我说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谁会想自己的眼睛是死人的,不过他说我的眼睛早就不存在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之前棺材里的那具银花教主的女尸,她的眼睛也不见了。难不成我上辈子,真的和银花教主有什么关联?

柳龙庭说着这话,我都快把我自己给绕进去了,不过柳龙庭说这些话,似乎说到了兴头上,也而根本的就不等我回答他,而是继续跟我说:“我第一次看见银花教主,就是看见了她的眼睛,她给我点仙印的时候,一袭白色素衣,脸,就藏在她肩上的狐裘披风里,并且盖着层薄纱,她的眼睛,是我在这人世间最美的景色,就如宁静大海,浩瀚星空,眼睛里包罗这世间一切所有,我从见她那一眼开始,就爱上了她,并且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的眼睛,我再也没看过比她的眼睛还要好看的事物,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代替她走进我心里,为了见她一面,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心甘情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