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受到威胁/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我还以为凤齐天真的要我,他现在这么一笑,我顿时就像是被耍了似的,顿时就在他的胸口锤了一拳,说他怎么能这样?而凤齐天见我打他,将我向着他的面前抱上去,扬着唇似笑非笑的的看着我的眼睛,问我说:“小白,你说你会爱上我吗?”

凤齐天人也不错,而且还是城隍神。以后和他在一起,也不用再经历外面的风雨,指不定我这辈子,活到老死,都会和他这么安逸下去。

“会吧,只是我会老,等我老了,你就不会像是现在这么问我了。”我对凤齐天说。

“就算你老了,我也会陪着你一起老,不过我不会让你老的,我回让我的小白,永远都像现在这样,年轻漂亮,青春永驻。”

当凤齐天和我说这话的时候,如果我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世界上每个女人的心都是软的,我甚至是庆幸我这辈子遇见了凤齐天,如果不是有他在的话,可能我下半辈子将不断的漂泊。活在被柳龙庭支配的恐惧里。

我拉好凤齐天的衣服,将脸靠在他的胸口,没有再说半句话,寻求他身上给我与我的温暖,而凤齐天也伸手搂住我。不再询问我什么,或许我们都心知肚明,他知道我要嫁给他,只是为了摆脱柳龙庭,而我也知道我一但嫁给他之后,就要和柳龙庭彻底的断绝关系,兴许,我今后会真的爱上他也说不定。

因为怕柳龙庭出来作乱,所以我们的婚礼策划的还是很低调的,凤齐天并没有对外面谁说和他成婚的是谁,不过我的城隍娘娘的牌位早就挂在了城隍庙里,现在我和凤齐天的婚姻,也只不过一个形式而已。

这几天,我也没外出,奶奶她们,都是我打电话通知的,当奶奶知道我要嫁给凤齐天之后,说了几句祝福的话之后,就再也没说什么,我邀请奶奶来参加我的婚礼。奶奶找借口推脱了,而我打电话给我的爸妈,不知道是不是奶奶已经把我的事情告诉我爸妈他们了,我爸妈的电话都没人接,这毕竟人嫁神的事情。是少有的,是视为对神明的不尊,并且虽然人敬畏神,但是毕竟是不是同一个物种,我奶奶也了解我之前和柳龙庭是怎么样的。她一直都希望我能和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结婚,而现在我又选择了凤齐天,奶奶怕我又走上之前的老路,所以根本就不想再管我,也管不了。因为我嫁给普通的人,柳龙庭更是不会放过对方,而起码和凤齐天在一起,他想对我们不利,也要考虑我我和凤齐天的能力。他能不能打得过。

因为柳龙庭,不管我做出什么选择,都是众叛亲离,没人能保护我,只有我自己选择。

白生走了好几天。在我帮着布置着婚房的时候,他忽然回来了,可能是之前我是受到了柳龙庭的影响太深,觉得白生长的像柳龙庭,但是几天不见,或者是我将注意力转到凤齐天身上的时候,忽然发现白生其实也不和柳龙庭有多少相像的地方,除了高度差不多,白生的羸弱模样,就连气质都不是很相像了。

当白生看着我在挑选喜服的时候。直接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问我说:“静静,你要结婚了?”

我不知道白生死怎么看出来我要结婚的,这件事情之有我和凤齐天还又我家人知道,于是我就笑着问了一句白生。问他说这几天他去哪里了?还有就是山神已经死了,他就不用再担心以后会有谁欺负他了。

不过柳龙庭说山神有个分身逃走了,虽然柳龙庭说那个分身不会有多大的本事,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这次是我主动杀山神的。就是为了夺回我的心脏,斩草除根,不然春风吹又生,到时候这个分身一但成长起来,将又是我的一个劲敌。

“不过白生。现在既然你已经是我的仙家了,并且你的命也和山神息息相关,山神的主体确实是死了,但是他还有个分身在外面,没多大的本事。我跟山神有过接触,你去找找那个分身,找到的话,就回来通知我。”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平静的命令我的仙家去为我做事情,而白生也一直都记着我救了他一命,并且他也不属于柳龙庭的掌控,于是在我吩咐了他之后,点了点头,转身出去寻找山神的分身。

不过在百生出去的时候,忽然转过头来对我说:“柳仙家来了,你要结婚的事情,最好是别让他知道,不然他一定会破坏你的婚礼的。”

本来我和凤齐天结婚的事情,白生是并不知情的,现在他一直都这么提醒我。让我反而觉得十分别扭,不过在他的话音刚落下之后,我闻见了柳龙庭的气息,柳龙庭确实是来了。

这种时候柳龙庭来找我,我心里对他的报复感油然而生。他不是想证明我是不是前世给他笛子的那个人吗?那我偏不和他找,他不是骂我是破鞋吗?那我就想告诉他,就算是我再怎么破,我也比他好,起码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有个像凤齐天这么爱我的人,而他呢?他除了我爱他,根本就不会有人再爱他,现在我也不爱他了,他比我更可怜,更是条可怜虫。

当柳龙庭出从外面进来的时候,看见屋里里里外外布置的喜庆一片,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可能也是猜到了点什么,于是向我走过来,沉着声音冷笑着问了我一句:“怎么了?凤齐天这是要结婚了?看上了哪家姑娘?”

柳龙庭死的时候我舍不得他死,但是现在看着他这么阴冷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有很我自己为什么会对这样有一个冷漠的人有这么深的执念,他对我冷笑,我也对他没有好生气。回答他说:“他看上哪家的姑娘,关你什么事?”

“关我什么事?只要他娶的不是你,他娶谁都无所谓。”柳龙庭无所谓的跟我说完这句话后,然后又停顿了下神声音,继续跟我说:“但是如果他娶得的是你。话可就不是这么说了。”

柳龙庭聪明,聪明到能随意的玩弄人心,但就算是他再聪明,那又怎么样?如果我和他真的要打起来,我们现在也是势均力敌。况且凤齐天是城隍,他自己有自己的巨大信仰,在他的地界里,柳龙庭就算是想闹事,也得和我们撞得个头破血流,我就不相信,我在他心里真的有这么重要,他从来就没为我付出过什么,更不会拿他的命来为我赌。

我没理柳龙庭,而柳龙庭看我对他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直接抓住我的手强硬的将我往桌上一压,抬眼打量了我一眼,语气忽然变得恶毒:“白静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背叛我,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柳龙庭说完这话,也没跟我有过多的纠缠,直接甩开了握住我的手,转身就消失了。

柳龙庭这次来,就是为了警告我,而我之前虽然听过柳龙庭说狠话,但是也没看过他变成人的模样后,对我露出这么恶毒的表情,他一向是说到做到,而明天就是我和凤齐天大婚之日了,我怕我和凤齐天结婚之后,柳龙庭真的会对我做出什么罪恶的事情来。

不过我既然答应了凤齐天,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反悔,既然柳龙庭要因为我和凤齐天结婚就开始对付我的话,那我随时奉陪!

第二天,晨曦的阳光从东边升起,凤齐天挽着已经梳妆打扮好了了我,从家里出去,向着已经新建好的城隍庙走过去,风是清和的,而我们的婚礼,正如约举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