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奇耻大辱/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凤齐天是神的缘故,我嫁给他也算是嫁给了神,和神沾亲带故了,来参加我们婚礼的,都是下塘县内的山精野鬼地仙蛮神的,凤齐天的神位是有编制的,地位高于他们,所以和凤齐天出门面对他们的时候,都要用纱巾遮脸,不能以貌示人。

凤齐天在几个小鬼飞起来给他头上给他盖着白纱的时候,低头看向我,眉眼唇里都是笑,薄薄的白纱盖着他的脸,朦胧又白皙,而就在小鬼给我头上盖着白纱的时候,凤齐天看着我,趁着我不注意,隔着一层白纱。弯腰就向着我的唇上亲了下来。

现在我唇上还擦着口红呢,凤齐天这么一亲过来,我的口红直接就被凤齐天亲了过去,而且他这一松口,他的唇瓣上就染着我的嫣红,洁白的纱巾上。顿时就印下了个凤齐天和我亲吻的红印子。

“你真是,这都弄脏了,等会还怎么出去啊?”我一边想伸手擦干我头纱上的唇印,可印都印上去了,这怎么擦的下来?

本想让我身后的小鬼再去给我拿出一条,不过凤齐却直接将我头上的纱巾拿了下来。然后将他头上干净的盖在了我的头上,然后再将印着我口红印的纱巾盖在了他得脸上,跟我说这样就可以了。

我看着口红的印子就在凤齐天脸边的位置,他好歹也是个城隍神,去见自己管理的仙鬼的时候,怎么能就这样就出去了?

于是我就问凤齐天他不嫌脏啊?

“我嫌弃什么。我心里美的很呢。”

凤齐天说着这话的时候,伸手拉起我的手,向着庙外等候的那些仙鬼精怪的面前走出去,我一身的凤冠霞帔,而凤齐天此时也穿的精致,红衣长袖。喜服上绣满了凤凰祥云的暗纹,新郎官的帽子压在他满头的白发上,看起来精神又喜气,在我们面对着所有仙鬼的时候,我心里是有点紧张的,我怕有人会反对我和凤齐天在一起,也怕柳龙庭忽然这时候来捣乱,不过还好,我和凤齐天站在庙前的高台上,凤齐天宣布我们的婚礼的时候,并没有谁反对的声音,在我们拜天地的时候,柳龙庭也没有出来。

在我和凤齐天完婚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感觉,解脱,或者是难过,更或者是失落和安定,兴许,这些感觉,我哪种感觉都有。

人和仙结婚的方式不一样,神将结婚称为结发夫妻,然后向上苍禀报,上天就会有了记录,在我和凤齐天拜完天地之后。凤齐天当着无数仙鬼的面剪我和他的各一缕头发,并且叫人拿来了一段红绸,将我的黑发与他的白发绑在一起,然后卷入这红绸中,并且将这包着头发的红绸点了火,看着燃烧着的红绸扶摇直上的青烟。凤齐天抱过我的肩,很郑重的对我说:“静儿,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我的夫人了,不管以后遇到什么,都有我保护你。谁要是再敢动你,我一定会让他永不超生。”

这句话算是承诺,而我听着凤齐天这句承诺的时候,眼眶一热,眼泪顿时就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我嫁了两个人。可是都不是我爱的人,柳龙庭不会娶我,我总会成为别人的人。

见我忽然哭了,凤齐天顿时就有点慌了神,问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我身体不舒服还是他说错话了,要是他说错话了的话。我就告诉他,不用给他情面的,说着这话的时候,一边把我抱进他怀里,心疼的给我擦眼泪。

不知道是不是结了婚的男人,都会有说改变。风齐天抱我的动作,没有了之前接触我时的那种生疏和激动,反而是更加的稳重了下来,看着我的眼神,心疼里也透露出一股温柔安定,让我原本还很担心的心情。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我总算是伸手主动的向着凤齐天用腰带掐着的一段结实的细腰上抱过去,对凤齐天说我没什么,我就是感动了,所以想掉眼泪。

这话说的真真假假,我自己也分不清,而凤齐天听我说这话,顿时就笑了起来,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说这就感动了,以后还有我感动的地方呢,说着转头向着我们台下仙鬼宣布我和他就是正式的夫妻了,以后给他上供的贡品,必须都要给我上供,然后还和他们宣布了一些别的事情,说做这一些的主要意思,就是拉高和他在城隍庙里的地位,让我和他平起平坐。

我们的整个婚礼过程,异常的顺利,顺利的让我都有点感到害怕,宁静的就像是暴雨前夕的平静,沉闷的有些异常,并且我从和凤齐天结婚之后,我心里就时不时莫名的心慌,就像是会发生什么事情一般。

白天我和凤齐天一起,去招待那些宴请的客人,凤齐天特别的高兴,客人敬的酒他一杯杯的喝,我不知道凤齐天的酒量,就劝他少喝一点,本来凤齐天是听我话的。可是那些劝酒的客人,老是借用我的名义让凤齐天喝,凤齐天也推拖不得,我想说也没什么办法,不过毕竟凤齐天是神灵,这么一点酒也不会对他造成多大的影响,在晚上凤齐天还算是很清醒的抱着我入洞房的时候,将我放在床上,像是欣赏自己珍藏的心肝宝贝似的,一直都看着我,舍不得碰我,不过毕竟我们是夫妻了。洞房花烛夜,男女之事难免,在凤齐天上床来半压在我身上的时候,细细的看着我的脸,对我说:“静儿,我们生个孩子吧。以后我们就能看着我们自己的孩子长大,儿孙膝边绕。我不想再回天上了,我们就这么过一辈子吧。”

之前凤齐天这么努力的治安这一片土地,就是为了想再和他的主人回到天上,但是现在,凤齐天和我结婚了之后。却不想再回去了,这让我心里对他有点愧疚,觉得是我又辜负了他,本来想对他说等我死了之后,他有机会的话,就回去吧。

但是让我没想的是。我的话还没说出口,而凤齐天也还正笑意盈盈的盯着我的脸看,忽然一道猩红的血丝,从凤齐天的的嘴角溢了出来……。

我心里顿时一惊,伸手想摸凤齐天的嘴角,问他这是怎么了。而这时,一阵十分恐怖的声音就从凤齐天银白的头发里传了出来:“哼,什么真情假爱,一个神兽,娶了自己的主人,想拖住自己的主人不说。还想让自己的主人给自己生孩子,这等以下犯上的肮脏事情,竟然还想昭告天下?!”

这声音是柳龙庭的,我伸手摸向柳龙庭的白发,一只如筷子粗的白色细蛇,瞬间就缠在了我的手指上。这只细白长蛇,通红着一双眼睛,并且在我没在意的时候,张开一张粉嫩大口,露出两根尖细长牙,向着我的手指上瞬间就用力咬了下来!

一股钻心的疼痛顿时就从我的手指尖传进我全身。而我手指尖的那条细蛇顿时就变得庞大,一只狰狞着面孔的巨大蟒蛇,瞬间就压在了我和凤齐天身上,尾巴直接卷着凤齐天用力一摔,瞬间就将凤齐天转摔到对面的墙上,而此时凤齐天就像是中了什么魔咒一样,从墙上摔下来,丝毫都不能动弹,嘴里的鲜血,泉涌般的全都从他的嘴里流了出来。

我不知道柳龙庭是怎么混在凤齐天的头发里并且躲过我们发现的,但是现在他出现在这里,想到他昨天对我说的话,我的恐惧感顿时就油然而生,赶紧的拿起床边的凤鸣笛,而还没等我吹起来,柳龙庭顿时就一尾巴向着我手里的凤鸣笛扫了过阿里,巨大的力量将我的手骨头震出了一阵咔嚓的响声,凤鸣笛顿时就从我的手下掉了下去。而大白蛇猛地向我凑过脑袋来,凶狠的对我说:“白静,不,应该叫你上古大帝,九重天帝,这沦落人间却嫁给了自己的坐骑,对你来说,是不是一种奇耻大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