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毁容/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感觉我的手都被大白蛇的巨大尾巴给打断了,剧痛钻心,疼的我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一时间就没办法去考虑大白蛇跟我说的是什么,等反应过来,直接用另外一只手随后就拿了身后的枕头向着大白蛇的脑袋上用力的砸下去。

可是枕头太软,并且在打向那只巨大的蛇头的时候,大蛇张开它的一张血盆大口,直接咬住了我手里的枕头用力一扯,我手里的枕头顿时羽毛漫天飞。一口巨大的蛇腥味迎着我的脸面向着我剧烈的扑了过来,熏得我作呕,身边也没了别的什么武器,气的我就用最毒的语言去骂柳龙庭,骂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非要害我不放过我!

柳龙庭在我骂他的时候,并没有变回人身,而是整个头顿时就往我的脑袋上一扬,猛地向我的肩上咬下来,两根尖长的牙齿,顿时就穿透了我的肩胛骨,温热的血顿时就从我的肩膀上滚滚流了下来,跟我身上的红色嫁衣混在一起,一阵咆哮声从大蛇的嘴里呜咽的吼出来:“你问我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出尔反尔,为什么做不倒又要跟我承诺,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你就是这么爱我的?转眼就嫁给了别人,你以为你是什么,是鸡女吗?人尽可夫,你真是下贱!”

我下贱?

柳龙庭这么骂我的时候,将我原本封在心里的愤怒顿顿时就被激发了出来。也不想顾着疼,直接伸手使劲的推开咬在我肩膀上的大白蛇,扬起脸直视它那一双通红的眼睛,骂他说:“是,我下贱。但是你比我更下贱,你说我是九重天帝,上古大帝,凤齐天是我的坐骑,我一个堂堂天帝嫁给了自己的坐骑,是奇耻大辱,那我更觉得,你连凤齐天都不如,从前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才是侮辱,你身份低贱,连银花教主都看不上你,你却妄想我爱你,对你从一而终,真是可笑,你天生卑贱,却有着异想天开的美梦,以为这全天下都是你主宰的吗?你只不过就是一条修炼了八百年的蛇仙,要不是有我们人类对你的尊称,有我供奉你。你连蛇仙都不是,就是只妖怪,一个妖怪,也配有资格谈论爱情?畜生就是畜生,就算是再怎么修炼人形。也还是畜生。”

我骂的十分难听,直直的盯着大蛇的眼睛,眼神无比的冷静。

而大白蛇可能也是没想到我会忽然对他说出这些话,瞬间就有些惊愣了,毕竟之前我在柳龙庭面前。从来都没有嫌恶过他的身份,都是把他高高的捧起来,而如今,他一二再而三的害我,他不是在乎我吗?那我也要让他尝尝。从被我捧到天上,又把他摔到深不见底的地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看着我冷静又充满了怨恨的眼神,大白蛇的脑袋向着我的脸前转过来,巨大的半个身子盘在了床上。还有一半盘盘堆在了地上的地摊上,看起来让我恶心又恐惧。

“你是说,你觉的我卑贱,比凤齐天都比不上?”一阵阴冷的话,从大蛇的嘴里传了出来。

大蛇的巨大的通红双眼就在我的面前。他呼出来的粗重气息浸透进我每个毛孔,我知道柳龙庭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狠毒起来,简直是比山神还要来的可怕。

有这么一个瞬间,我惧怕他的淫威。想服软求他放过我,但是想起从前我再怎么顺从,他什么时候给过我一条退路?既然横竖都得死,那我根本就不想再在他面前展现我的任何脆弱。

“是,不管我是什么身份,你在我眼里,就是个畜生,杀人偿命,我后悔我不该可怜你,去救你,如果可以,我现在就恨不得把你杀了,把你打入十九层地狱,永远都不能翻身投胎转世。”

我说的恶毒,在我说这话的时候。我注意大白蛇眼里的任何一丝的情绪变化,只见他原本是悲伤,然后又是愤怒,我以为它会暴走,我这么侮辱他,他一定会撕碎我,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柳龙庭极致愤怒的时候,他嘴里出来可怕的传出来一阵阴笑:“想杀我,留着下辈子吧,你说我下贱,我就下贱给你看,我就要让你尝尝明知道我是下贱,却要明明白白的受我侮辱,践踏,被我支配,是一种什么恐惧,这辈子,你休想离开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我的手上,我要亲眼看着你是怎么被我折磨死的。”

大蛇阴冷的说出这话的时候,血盆大口直接朝着我的脑袋上一口咬了下来,我根本就来不及喊叫,眼前一黑。蛇身缠住了我的身体,就像是吞食实物一般,将我整个人都吞进了他的肚子里!

我全身都被一股粘液包围,并且强大的胃酸都开始在灼伤我身上衣服和肌肤,也不知道我在这黑暗里呆了多久。只知道在我的眼睛又看到一丝光亮的时候,我看见我柳龙庭家里的熟悉场景,是柳龙庭家里卫生间,头顶上花洒的水如同倾盆大雨般的朝我撒下来,而一只大蛇,正慢慢的将我吐出来,冰冷的水珠掉落在我的额头和眼皮上,疼痛无比,就像是被烧伤了肌肤一般。

但此时我睁眼还没看到外面几秒钟,眼皮就再也支撑不住重量,又沉沉的睡混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是被一阵水给泼醒的,睁开疲惫得眼睛,我发现我现在还是躺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并且身上一件衣服都没穿,并且我的脖子里,像是套进了一个解释的铁环,我艰难的扬起手,想把我脖子里的铁环拿下来,但是不管我怎么使劲都没用。那铁环就牢牢的套在脖子里,并且随着我扯动的时候,我背后传来一阵阵铁链哗啦啦相互碰撞的声音,我往我背后一拉,是一根铁链牢牢的拴住了我,并且那铁链的那也头,被紧紧定在了卫生间的墙上。

柳龙庭是打算把我像是畜生一样锁起来?

我慌忙的就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卫生间的镜子,赶紧的向着镜子前走过去,本来是想看看我脖子里的环能不能拿下来。但是当我一看见我在镜子里的脸的时候,顿时就惊呆了,我的脸,眼睛以上以及右眼角,皮肤全都溃烂了。露出了一大片鲜红的肉,可能是伤口已经经过了处理,并没有流血了,但是这一大片的烂肉让我看的触目惊心,我的眉毛什么的。都没了,活脱脱的,就像是一只怪物!

一声尖叫,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就从我的口中发了出来,我的脸,我的脸毁了!

看着镜子,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这就是事实,我一遍一遍的摸我眼上已经溃烂露肉的皮肤,剧烈的疼痛从我的脑门上传了上来,在股刺痛提醒我这一切是真的,我的脸烂了,这股疼痛也让我想起,我在大白蛇的胃脑门被胃酸腐蚀的痛楚,我的脸是被蛇的胃酸给腐蚀坏了。

一个瞬间,我心里空的仿佛就像是一个空了的瓶子,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都被毁了,我以后,还怎么活下去。

在我神情恍惚的时候,柳龙庭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向着卫生间里走了进来,他此时光着结实的上身,下身穿了条居家的宽松裤子,露出一断线条分明的腰身,表情平淡。

如果就看着他的这幅模样,一定觉的他就是人畜无害的居家好男人,但是柳龙庭看见我醒了之后,并没有跟我说什么话,而是直接往我身边的浴缸里一躺,转过头看向我,跟我冷漠的说了一句:“过来,服侍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